十六年青春 十六年血泪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密山市黑台镇塔头村三十七岁的樊明胜坚持修炼法轮功,十六年的青春,一直在被迫害之中,被关精神病院摧残,多次被非法拘押、劳教,被迫带着年幼的孩子流离失所。

关精神病院摧残

二零零一年春天,樊明胜就因修炼法轮功被送进密山市精神病院五十三天。在精神病院被迫害期间,为让樊明胜放弃修炼,强行给他打毒针,打针后致使全身发软,大小便失禁,昏迷了三天三夜,醒后强行给他服用有损神经的药物“氯丙嗪”,此药精神病人吃适量了抑制精神病,正常人吃多了也会精神失常。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当地政府人员趁他恍惚期间谎称是二八办的让他写“三书”并欺骗樊明胜家人,在樊明胜没配合的情况下,院方为让他放弃,强行给他做对付最严重的精神病人才能用的“电休克”,做前先给他打“强心针”然后五、六个人按手按脚,还有一人强行往嘴里塞木塞子,此“电休克”只有当地精神病院的院长能做,用电电击樊明胜的太阳穴(掌握在二、三秒之间,时间长了人就被直接电死了)电击后人就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然后再三、四个人轮流做人工呼吸。樊明胜为缓解疼痛和各种药物对他的摧残在医院炼功,院方背着他家人把电量调到最大,致使樊明胜大脑严重受损,醒后头痛的四分五裂,一个姿势五、六个小时都不敢动,两眼发直一坐就是半天。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非法劳教两年

从精神病院出来后没过半年,樊明胜又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密山国保大队为做转化,把他又押在看守所。为抵制迫害,樊明胜在看守所绝食,看守所给他插管灌食,手指粗的胶皮管子一插就是几天几夜,并指使犯人看着不给拔出来。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当时正是七月份天气,几天后樊明胜就被插的呼吸困难,有的犯人看不下去偷偷给他往嘴上沾水,七天后严重脱水,满嘴爆皮说不出话来,看守所怕死在里面担责任,又向樊明胜家勒索几千块钱,因家里当时没钱,最后几百块钱也让接走了。

本想出来就完事了,谁知上午接回家,下午当地黑台派出所又派俩人到樊明胜家看着。樊明胜只有拖着疲惫的身子趁警察不注意,半夜离家出走。为了迫害樊明胜,他们发动所有警察和村民半夜到处抓他。

樊明胜由于身体虚弱,第二天凌晨又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就在当天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直接就送到鸡西市劳教所,当时樊明胜只有二十一岁。进劳教所后才知道被密山国保非法劳教了两年。

在劳教所遭折磨

到鸡西市劳教所后没几天,劳教所便开始强行转化樊明胜与其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制让大法弟子观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和造假的宣传。樊明胜与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马春成、叶正辉、史振伟连续几次一起站出来讲明真相,告诉人事实的真正经过,被恶警把他们拉到集训队用警棍和小白龙(硬塑料管)殴打,每次都被打的皮开肉绽。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鸡西劳教所变着法儿的迫害大法弟子,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每天强制坐小板凳,强行穿犯人衣服,强行剃改造头,不许学法炼功。

樊明胜在劳教所的头一年里基本上是旧伤未去又添新伤,轻时遭拳打脚踢、棍棒相加,重时拉到小号上地环。樊明胜写公开信给劳教所政委、所长,反映迫害的情况和事实,他们却单独给樊明胜添了俩个犯人包夹。为了强行给大法弟子剃光头,劳教所警察祁敏、张国华命七、八个犯人把樊明胜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李永胜拖到卫生间强行把头剃的一绺一绺的,打坏了剃刀还偷着向樊明胜父亲要钱。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一次为了不让樊明胜与李永胜炼功,恶警用比小手指还细的尼龙绳把他俩按倒缠上双手双脚并往一起勒,让上身头和胸仰起来离地,下身脚背过去离地,绑的越紧,头仰着和双脚离的越近,因为人两头离地,只有肚子挨着地面,尼龙绳一会就勒进肉里,几分钟人就呼吸困难、手脚失去知觉。

为抵制迫害,樊明胜多次绝食。劳教所利用灌食迫害大法弟子,手指粗的胶皮管子从鼻子插到胃里,插进去后不是马上灌食,而是问大法弟子放不放弃修炼,回答炼后,把胶皮管子拔出来再插,樊明胜曾被这样问着插着七、八次,为了不让他反抗,七、八个犯人和警察按着他的双手双脚,还有一个坐在胸上。由于插拔的次数太多,樊明胜的食道被插破,血水和着食物吐的满身都是,最后胶皮管子从鼻子插进去就从嘴里出来。

而他们灌食用的奶粉,表面看着是奶粉,而实际里面加进了成斤的食盐,放的盐太多在杯子里都不溶化就被灌进去,灌后由俩个犯人拽着樊明胜的头发架着他在大厅来回溜。由于盐的浓度太大,致使樊明胜胃粘膜被盐水杀脱落,高烧三十九度四,拉脓血性痢疾,一宿十几次,最后看人快不行了才被送到医院。即使这样,劳教所警察仍旧把他用手铐铐在床头上。

怕樊明胜死了担责任,劳教所把樊明胜父亲和四叔找来,欺骗他们说为挽救樊明胜,诱骗他们签“死亡书”并给做了录像,樊明胜四叔感觉不对没签,而樊明胜父亲刚签完,前脚刚走,警察张国华便给狱医打电话,只说一句话“过来插管灌食”。

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樊明胜于二零零二年四月真的被折磨的精神失常,为了怕他喊叫,恶警把他的嘴用抹布堵上双手铐在楼梯扶手上,而法轮功学员郭俊阳只因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他们迫害大法弟子,就被恶警拉出去用电棍电的满腿大泡。即使这样,张国华仍旧利用樊明胜神智不清时骗他写‘悔过’。

劳教所为了奖金、政绩和达到上级要求不择手段,最重的一次调动整个普犯中队下来镇压,维冲枪都端到了警卫室。二零零三年春天法轮功学员姜洪福写公开信向上反映情况并与其他大法弟子抵制迫害,几十名警察把人拽出去就打,姜洪福当时脚趾盖就被打掉二、三个,打完叫人再拖进来,大厅、监舍拖的到处是血,那时他离非法关押他的日期就剩十几天,劳教所为掩盖罪行又超期关押了他三个月。

二零零三年七月,樊明胜熬过了两年的劳教,九死一生出来后,他们仍不放手,当地派出所、镇政府多次到樊明胜家逼他写‘悔过’,要挟他家人,吓的樊明胜奶奶成夜睡不着觉,父亲落下了一紧张心就突突的毛病,妹妹也因他老出事,学习下降没有考上理想的学校。

被警察故意撞残

二零零六年八月,刚结婚不到一年的樊明胜在向世人讲清真相的途中,被密山市二人班乡警察开车连续撞击四次,造成肩胛骨粉碎性骨折、脚踝骨粉碎性骨折、脊椎骨撞裂四节、肋骨撞折六根、胸腔、腹腔内出血严重受损。在送医院的途中,恶警竟当着满车的医护人员面,对他一起的警察说:“早知这样,不如当初把他一下撞死省事。”

樊明胜被撞的身体不能平躺,只能靠仪器化痰、呼吸,大小便都在床上,不能自理。因为肩胛骨、脚踝骨都是粉碎性的,医生说即使手术也得残疾、并且得在床上躺上半年以上。而密山国保大队与二人班乡派出所撞后为掩盖罪行制造假现场,又在医院告知被撞的结果后一哄而散,一切后果由樊明胜家自行承担。

由于几年来的迫害和不着消停的被折腾,樊明胜家已无力承担高昂的医药费,樊明胜不愿年迈的父亲在因为自己而身负重债,所以没做任何手术只在医院待了八天就回家了。

樊明胜回家后学法炼功仅五天就能站起来,一个月就能走,四十来天就亲自到鸡西市去找律师,老律师看了病历片子和得知具体情况后感动的接了他的官司(由于江泽民下令不许律师接法轮功官司)。按法律,有意开车撞人的民警得赔偿樊明胜十七万元经济损失,还得扒装判刑,而参与的警察都得负法律责任。

密山国保大队不但不处分肇事警察,还联合二人班乡警察伪造假现场,威胁樊明胜聘请的律师,制造伪证,并提前违法批劳教。樊明胜得知后被迫带着妻女流离失所。

又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九年樊明胜又被非法劳教半年。在绥化劳教所期间,樊明胜因向狱警揭露犯人随便殴打法轮功学员而被那名犯人报复,并找茬被四、五个犯人群殴,过后警察不但没处理打人的犯人,还给樊明胜公开加期了一个月,后又因拒绝写诬蔑法轮功创始人的卷子被加期三天。

亲人遭受的迫害

樊明胜的亲人因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善良与人类道德良知的迫害,有的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樊明胜的妻子金少华被非法拘留二次;
二姨张玉兰曾被非法拘留二次,劳教一次,被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三舅张玉堂被非法拘留四次,劳教一次,判刑二次,传唤一次,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市泰来监狱;
老舅张玉清被非法拘留一次;
二姨家二哥邢德福被非法劳教三次,判刑一次;
二姨家二嫂柏勇被非法拘留二次,洗脑一次;
二姨家三哥邢德錄被非法判刑七年,劳教一次;
二姨家三嫂杨晓林被非法判十二年;
三姨家表哥戴军被非法劳教一次,判刑六年,在牡丹江尖子山监狱迫害后于二零一零年被迫害致死。三舅家表弟张传富被非法拘留二次,劳教二次

他们为了什么,只因修炼真、善、忍,只因不愿违心的去说谎,只因不去主动配合邪恶,只因坚守人类最后的道德与良知。

还有很多迫害的事实因为时间和各种原因无法得知,十几年的迫害也不可能区区一篇文章就能说清的。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不止是针对法轮功,而是针对整个人类的,它绑架了中国的整个公、检、法、司,上到国家主席,下到平民百姓,以老百姓举报多少法轮功有多少奖金,警察迫害多少大法弟子可以升职来诱导,胁迫全民参与迫害。江泽民为了对坚守真、善、忍的民众打压,放任官员腐败,利用人的为私为利之心把各级执法人员推向罪恶,当他们迫害善良的时候多数都以这是上级命令为借口。十几年来,无论是劳教还是判刑,他们多数的借口是“扰乱公共秩序”、“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罪”:你只要还信真、善、忍,它就说你扰乱公共秩序;你只要一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它就说你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你只要一揭露它们欺骗、造假、掩盖的一切事实,它就说你颠覆国家政权。

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受害的不只是大法弟子,而是整个的人类社会。大法弟子揭露的是中共假、恶、斗的真面目,还原的是历史的真相,启迪的是人的良知,坚守的是人类的道德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