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害怕旧势力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最近,我身体经历了一个较大的事故,不能站立,卧床在家。然后,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加上每天的学法,感觉自己有一些突破,尤其是认清了旧势力。

在卧床的初期,剧烈的疼痛使我彻夜难眠。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出现魔难,向内找。大大小小的事情,从自己的一思一念到所做所为,觉的自己太多没有做好。回想起出事故两天前,发现了自己思想中出现了追求常人对我“佩服”、新同修对我“崇拜”的不好的念头,师父也点化了,我却没有及时解体它们,粗心大意的放过了另外空间对我伺机下手的旧势力。加上身体的剧痛,我陷入了自责的深渊。

其中最严重的一天,我的全身疼痛到每一秒都在颤抖,痛苦中我熬过二十四小时,不停的自责演变成了自卑和恐惧,感觉自己一无是处。哪怕用自己做的好的方面来安慰自己,比如我今年救了那么多人,还让两个人得法,这些也只能让心里稍微好受一些,恐惧和自卑还是占据上风。“这下完了,你不能出去救人了。”这个念头充满了我的思想,我知道我活着的意义除了自己修炼外,更更主要的就是救人,不能出去救人了,那我几乎就成了废人,一种悲凉感打击着我。我全身瘫软,头昏眼花,好像要死了……

就在这一绝望的瞬间,我只剩最后一念:“旧势力,无论我过去做的多不好,被你抓住了把柄,要置我于死地,我现在也不能放弃修炼的决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每一个下一秒就是我修炼真善忍的机会,是我追随大法,听我师父的话的机会!”这一念一出,我心里马上轻松了,安然入睡了。

但是,接下来的日子,我依然不能控制自责与悔恨。我表面知道这是对执着的执着,但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去摆脱它。晚上身体受伤的部位疼痛不堪,同时感到有一个东西附在我的心脏上,抓我的心脏,那种酸痛令人恐惧不已。(我听说其他同修也经历过心脏被抓的感觉) 这个心脏的酸痛经历过很多年,这个酸痛在这之前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了,可是最近它又每晚必来,增加我的肉体痛苦,打击我修炼的信心,它好像让我看到:“你把我没有办法,你解决不了我。”真是有一种看不到希望的感觉。

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特别害怕旧势力,包括这一次出了事故,我表面跟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决不承认旧势力,大家都在帮我发正念,帮我否定旧势力。其实,我隐藏极深的一念就是:“我出现这个魔难就是我自己有漏的必然结果,谁叫我不做好?活该!没做好就必然承受这个后果。”这一念十分顽固。其实旧势力就巴不得我这样想,这样就会消磨我的意志,让我陷入恶性循环的自责之中,不能自拔,就是旧势力想看到的结果。

我过去从来不愿承认我害怕旧势力,过去一直不承认,其实也是党文化灌输我的不良习惯,决不承认自己有原则性的错误,总是掩盖,层层掩盖。没有看到大法弟子有谁害怕过旧势力,都是在否定它呢,自己不会比别人差吧,那种争斗心,面子心,掩盖了自己的真实情况,哪怕我一个人独处,对自己我都不承认我害怕旧势力。我看到自己的这个真实情况后,我大胆的告诉了一位同修。我告诉他:“其实我心里十分害怕旧势力,一做错事情,马上就想到了旧势力会对我怎么样,尤其从洗脑班出来后。”

我告诉这位同修后,他没有大惊小怪,而是沉默了一下说:“其实我也曾经很害怕旧势力,也是从监狱出来后,一直自责。最近才摆脱这种内心深处的自责。” 有了同修的理解我轻松了一些。他说:“不用自责,那些迫害,那些旧势力强加的魔难,连师父都不承认,你为什么还要挂在心里呢?那不是不听师父的话吗?”他提醒我再看师父二零一六年讲法。

师父说:“没有关系,师父看见了,有的难是人承受不了的,那都不算,跌倒了再爬起来才最了不起的,从新做好!只要你能够一直清醒的走过来,一直在修,一直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就了不起,师父就承认你!”[1]

读到这里,我感觉师父没有怪罪我,而是鼓励我,眼泪忍不住流下来,知道师父承认我,我信心大增。

接着学法,师父说:“可是旧势力给我破坏了。给我破坏掉了,它说你说的那个我们不会,我们会的就这个。你不会你就别参与啊,它要参与。”[1]

我悟到旧势力搞的一切都是错的!既然旧势力都是错的,那我害怕什么?我心里更加轻松了。我觉的我真的不害怕旧势力了,但是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点。

旧势力是如何毁坏传统文明的,毁坏人伦道德的,毁坏大法弟子救人的环境的?看看中国大陆的乱象,我增加了对师父这段法中对旧势力的描述的感性认识 。

尤其是最近,我看见大陆常人的道德在急速败坏。人们基本没有正常思维,开口就是说谎,一出现矛盾就人身攻击,一涉及芝麻大的利益关系,就针锋相对,互不让步。网络上别人的观点不同,就破口大骂,完全不试图去理解对方,那些伤害人的话简直不堪入目。我身边的人,母子之间,兄妹之间,夫妻之间,一旦涉及金钱利害关系,马上剑拔弩张,反目成仇,甚至你死我活……人们的电话也经常收到各种诈骗短信,诈骗电话,几乎人人都会收到,上当的人不少。

再看看很多人沉迷于日用品传销、保健品传销、金融传销,只要听说点点鼠标就有钱赚,钱可以生钱,不用付出真正的劳动,那人们就往里钻,对空手套白狼表现极大兴趣。人们的心里时时刻刻想着如何不付出什么就可以挣到钱。真正愿意用双手的劳动换来报酬的人越来越少,只有那些工地上的建筑工人、城市的清洁工、送水工、保姆总体上要好一些。连那些公务员,大学老师,中学老师,不是炒股就是放民间高利贷,不是金融传销就是普通传销,反正就是不满足自己的本职工作的收入。这些不是旧势力一手造成的吗?

旧势力搞的邪恶中共毁坏传统文化,把中国人已经变的很难听真相了,多少常人都是天上来的王,无量宇宙的王,都在邪党造成的这种乱象中急速败坏,以至难以听真相,只对利益感兴趣。极少数好一点的常人也是唉声叹气,只求保全自己不被食物中毒,不被坏人诈骗。

把师父对旧势力的描述和大陆社会乱象结合起来看,我开始蔑视旧势力。

师父叫旧势力不要插手,它们非要插手,因为它们,有的大法弟子还没有完成自己修炼的路,就被夺走了生命;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放弃了修炼;有的本来有缘,可是被迫害形势吓的不敢走入大法。多少常人被迫害形势吓的不敢听真相;多少常人在败坏的社会中,一心想钱,对听真相不感兴趣。

这个结果,旧势力还有什么话可说?它已经无法收拾,无法偿还这一切!它们非要与师父对抗。听师父的安排,不要插手,就那么难吗?想到这些,我从不怕到蔑视旧势力。它们就那么自私,那么不甘寂寞,就那么不懂得这部大法就是洪大宇宙唯一的保证,不容怀疑,不容插手。

想清楚了,心性提高了,晚上睡觉,那个迫害我、吓唬我、抓我心脏的邪恶生命退去了。是法给我智慧和神通把它化解了。这之后,我的心情好了,我躺在家里期间,不能行走,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家,让我救度。其中一人从了解迫害真相,到已经能在有意无意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难怪旧势力得到的是被大法“全面解体”的下场,因为它只会搞破坏。认清它、看穿它,就不会把它当回事,不把它当回事,这一念本身就能解体它。它就没有能力欺负大法弟子、挡住大法弟子救人的路。

感谢所有在此期间来看望我、鼓励我、给我指出执着的同修,包括为我远距离发正念的同修!

感恩师父的看护和鼓励,请师父接受弟子跪拜!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