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为什么会波动

谈谈“正确对待交流”和正确对待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今天上网,看到师父发表了新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为了学师父的新经文,我就把当日文章全部下载下来。当打开下载的文件后,我立刻认识到自己修炼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没有摆正大法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感到自己真应该在法中成熟起来了。

我这里不是说文章作者不该写这篇文章,因为每个人路不同,认识不同,明慧本身就是大法弟子交流的一个平台,这里也不是说明慧同修没有做好。我认为明慧同修只是把这篇文章作为每日交流,没有选在《明慧周刊》上的做法是理性的。只是我们有些同修的人心被触动后,没有向内找,而是随着执着心走,引起了波动。

我们所有受到波动的同修都应该找找自己为什么会被波动。我找自己,发现一个严重问题,就是没有正确对待同修交流。这体现在一看到明慧网页上有什么文章很吸引我(某种程度是符合与满足自己的人心而不是借鉴),就很动心。在某种程度上,把同修交流的文章看的比法还重。从师父的谆谆告诫中,我们都知道:修炼路不同,别人的体会只能借鉴,真正的提高一定是在法上。

我有时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对同修引用师父的讲法的部份只是一带而过,认为自己都知道了,对同修体会看的很认真,特别是涉及另外空间部份非常感兴趣。有时看同修的交流文章超过了学法的时间,不是保证每天学法的基础上看交流体会,而是看完交流后,剩下多少时间再学法,有时就不学法了。

更为严重的是,在修炼中不论自己或同修出现问题时,首先想到是某篇同修体会的认识或某同修怎么做的,而不是想到法怎么讲的、师父怎么说的。不自觉的把同修的认识与体会当成法来指导自己与同修修炼。这种认识发展下去,就会导致严重的学人不学法,就会给演讲乱法者提供机会与空间,就会不自觉追捧那些乱法者,把他们的认识当作法来指导自己修炼,害人害己。

作为一个修炼人,遇到问题时,首先想到的不是师父与大法怎么说的,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了。现在认识到这虽然是人心造成的,不管是什么心,根子上是没有摆正大法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

再有,把旧势力的干扰看的比信师信法还重,这也是一种没有摆正大法在心中位置的表现。我二零零零年流离失所一年后,被绑架后送到看守所,因为一年多没有接触到同修,也没有得到任何师父的新经文,不知道正法与修炼的形势,非常渴望见到同修。

几天后,有几个被绑架的同修被安排到我所在的监室。见到同修,我非常高兴,非常想与同修好好交流。可是同修对我说:一切都是旧势力安排的,一个念头,一个眼神都是。给我的感觉同修非常无奈,旧势力安排就好像一座挡在大法弟子前面一座巨大的山,没有什么希望走过去。自己以前做的一切都好像都是旧势力安排的了。

开始,我有些迷茫,因为自己毕竟很长时间没有学法了。但是我很快就归正自己,我告诉同修:只要我们按照师父的要求,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谁安排的对我们都没有用,我们都能走过来。只见这个同修对我无奈的摇摇头,没说什么。仿佛在说我:“你怎么会认识到这些!”现在我认识到,如果我们把任何干扰都看的过重的话,我们已经不知不觉中偏离了信师信法的正路。

除了上述讲到的有些同修把看交流看的比学法实修还重的问题外,我还发现有些同修包括我本人在思想中把看师父的各地讲法比看《转法轮》看的重,认为《转法轮》都很熟悉了。我自己有一段时间非常愿意看各地讲法,对《转法轮》看的很少或有时不看了,用看各地讲法代替自己的学法。慢慢我发现自己对看《转法轮》有了排斥的想法,我立刻警觉了,认识到这种状态的不对了。我开始努力强迫自己看《转法轮》,开始感觉什么也看不出来,就不想看。我知道这是不正的念头,我抑制这种想法,就是努力去看《转法轮》,慢慢的能稳住心了,后来越来越爱看,越看越想看。再后来,我开始背《转法轮》,背书的过程中,我体会越来越深,我还发现师父各地讲法中讲的都在这部法里,我修炼中的一切都在这部《转法轮》里,就包括我今天要做什么,怎么做,怎么应对出现的问题都在这里了。

最近,师父在讲法中一再强调学法中主要学《转法轮》,我认为我们很多同修没有理解师父说的“我把我所能够给予你们的一切都压進这部法里去了”[1]的深刻含意,没有认识到学《转法轮》对指导我们修炼的是多么重要与关键,没有认识到真正的宇宙大法就是这部《转法轮》,其他各地讲法都是解《转法轮》。

个人的一点认识,不符合法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