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大法 母子坚如磐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现已年近七十。实修近二十年来,虽然与儿子经历了邪恶的屡次迫害,但我始终坚信大法!我觉的,作为一个修炼者,就是要像师父说的那样坚如磐石!

寻找回天路

家族中,我的爷爷、外公都是当地有名的大善人,而我的母亲,不但经常進庙拜佛,还坚持念经盘腿。生在这样一个敬神信佛的家庭,使我从小就对神佛之事特别相信。但是,因为社会原因,母亲很少向我细提她为何要念经盘腿。

成年后,遵父母之命,与邻省一个有腿疾的男人结合。成家后,我丈夫以腿疾为由,将家务、农活,一股脑儿的甩给我,他自己则守在村上的磨面坊里很少回家。这样,夏收夏种、秋收秋种、管护庄稼、养育孩子的重担,便落在我的身上。丈夫是残疾人,我又是外地媳妇,便时常遭受村民的欺负。这一季,我家种的小麦被邻居割了一绺,下一季,人家又将玉米种过来一行,这都是常有的事。更可气的是,我家盖房时,邻居坚决不伐长在我家房基上的树,没办法,只能将树砌在墙里面,天一下雨,雨水顺着树干往屋里灌,泡坏粮食和家具。

风里来雨里去,吃苦受累又加上心情极差,原本瘦弱的我,慢慢的疾病缠身。先是胃不舒服查出有胃溃疡,再接着,鼻炎、耳鸣、头晕,再后来又加上干腔病、脱肛、腰椎骨折。各种疾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有时真想一死了之,可是想到年幼的孩子,还有养育我的父母,我的心又软了,我想,不管怎样苦,我都得活下去!

一九七九年,母亲在盘腿中离世,一时在老家传为神迹。母亲托梦给我,说她在一个开满桃花的山中享福,并告诉我:苦修不止,保你回天堂。可是,怎样才能修炼?回天的路在哪里?我茫然不知!

记得母亲经常去庙里拜佛,我以为那就是修炼,于是便经常与村民一起去庙里拜佛。那些年,不管我病得多重,只要知道有人進山拜佛,我都会随他们去。省内名山上的庙宇,我几乎访遍了,有一处庙宇,我竟然去了七次。我坚持烧香拜佛,以为那就是修炼,以为那样就可以得到神佛的庇佑,让我身心健康,可我慢慢的发现,我的这些行为,相对于我的目标来说,真的像竹篮打水一样!我在苦苦的思索,苦苦的等待,谁能救我?回天的路在哪里?

见证大法神奇

一九九七年九月的一天,我们村有位炼法轮功的回村洪法。当看到师父法像的那一刻,我浑身一震,紧接着热泪盈眶,当时心里立马反映出:救我的主神来了。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村里当时只有一部《转法轮》和教功录像带,我与村里的同修便相约每天早晚集体学法炼功。

从炼功第一天起,身体老是发冷的症状减缓了,随着炼功时间的增长,身体开始发热,暖融融的,炼功三个多月,以前折磨我的各种症状竟然全都消失了!我浑身轻松,走路觉的真是身轻如燕,骑自行车,感觉像有人推着跑,甚至还来了例假!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的现象,在我身上真的出现了!我由衷的感谢师父!

炼功快一年了,因为我不识字,也没有书,所以不能天天学法,什么时候我才能自己天天学法呢?我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九八年八月,我终于如愿请到了《转法轮》和另外三本大法书,同时请到了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抱着大法的书,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指点我认字学法。白天问同修,晚上对照讲法录音,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学、念、记,书上的字在闪光,五光十色的進入我的眼睛,進到我的身体。几个月时间,我已经能熟读整本《转法轮》了,过了将近一年,那三本书也能通读了,还背下了《洪吟》。从一字不识,到熟读大法经书,家人与同修共同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对照师父的讲法,我开始严格的要求自己了。以前对那些欺负我的村民,我经常带着怨忿心,学法后,想到,或许是我以前对人家不好,才导致这一世人家这样对我,这样一想,没有了怨忿心,慢慢的能与他们平和相处了。在丈夫无理取闹时,我也能心平气和的与他讲道理了。用大法归正自己,时时处处明白自己是个修炼人,做出的事情自然能让常人认识到大法的非凡!修大法后,我每次骑自行车出去,遇见路上障碍行人的砖块乱石,我总是自动下车清理;水洼与小河中,常能见到我与孩子铺设的石块。做法一变,我发现周围的环境都变了。我想到了师父讲过的一句话:“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2]。

我的身心巨变,得到了村民与亲朋的一致好评,他们从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有些村民,因此而走進大法,可喜的是,我的儿子因为耳濡目染,逐渐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大法修炼者。

儿子学法后,主动洪法,又带动邻村的三个年轻人一起学法。四个年轻人同时想到了村口那条通往县城的五里长的土路。于是他们共同动手,用一个月时间将路整平、夯实,并铺上了厚厚的一层炉渣。儿子原先脾气暴躁,好打抱不平,学法后,他用法规范自己的言行,逐渐改掉了暴躁的脾气。村里人看到我与儿子的变化,都由衷的赞叹大法的美好。

坚如磐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铺天盖地的造谣中伤,我与儿子在短时间的迷茫后,即开始向世人讲清真相。先开始,我在附近讲真相,儿子利用做生意的机会给较远的人讲真相,后来,儿子联系上做资料的同修,就从同修那里传回师父的新讲法,又利用晚上去各村发真相资料。

二零零一年六月,儿子在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警察把他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五十多天,期间随身携带的三千元被非法搜走,后罚款五千元,才将我满身伤痕的儿子放出。由于儿子坚持不写“三书”,不承诺放弃修炼,警察不时上门恫吓骚扰,我儿子只好离家四处漂泊,但即使在漂泊中,他也没有忘记大法弟子讲真相的使命。

二零零一年腊月初六,儿子在外县贴真相标语时再次被绑架,这次直接非法劳教两年。在非法劳教期间,儿子坚持不“转化”,被强迫坐天牢、蹲铁笼、绑死人床、架飞机、在酷夏的太阳下曝晒、寒冬往身上浇水,后又强迫做奴工。苦熬两年,回家时已失了人形。人刚回家,“六一零”与国安、国保的人就又天天上门骚扰,逼迫我儿子写“三书”放弃修炼。我儿子寻机再次出走。这次,省、市、县三级“六一零”、国安、国保联合出动,伙同警察十几人从我家搜起,几乎把我家在本省的亲戚家里搜了个遍。此后的日子里,他们采用监视、跟踪、监听等各种特务手段探寻我儿子的下落。

二零零七年三月,儿子再次被绑架回县拘留所,酷刑折磨二十天后,再次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酷刑折磨,我儿子以绝食、割腕、吞食异物等方法抗议。(编注:这完全是中共警察酷刑迫害造成的,但请大法学员千万不要以这种过激的方式反迫害,这种做法不符合大法法理)大约一月多,他吞下的刀片卡在喉管,被送往医院,经检查,医生断言活不过两天。劳教所为推卸责任便让送人的一方把人接走。但是,当地“六一零”、国保、国安却通知我去接人。知道儿子有危险,我顾不上想啥,便租了车去接儿子。见到昏迷中脱了人形的儿子,慌乱了几分钟,想到我与儿子都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有师父管一定不会有事,于是,镇定的把儿子抬上车。半路上,儿子醒来要吃凉拌土豆丝,我就停车到路边饭店买了一盘,儿子吃了一半,回到家又要喝胡辣汤,喝完吃完就不断地上厕所,上完几次厕所后儿子越来越清醒,到早晨五点彻底清醒了。在儿子由昏迷转向清醒的过程中,我始终没有见到那卡在喉咙中的刀片。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儿子!

儿子清醒的那天早上,我陪着儿子坐上了一辆去西安的出租车,那出租车走到半道上忽然拐上了小路,后来七拐八拐的拐到了西安。当时还奇怪出租车放着大路不走,为何偏要走小路。等我独自回到家才知道,我与儿子走后,“六一零”、国安、国保十几个警察开着车到我家找人,知道我们走了,就到去西安的沿途围追堵截。同情大法的人告诉我这个消息后,我流着泪想到了师父的一首诗:“操尽人间事 劳心天上苦 有言诉于谁 更寒在高处”[3]。师父为我们操尽了心,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精進?

由于师父的呵护,在屡次迫害后,儿子仍能安然无恙,这一点,连看守所的狱警都不敢相信,大法的神奇唤醒着每一个有缘者。儿子在西安漂泊的一天,被关押过他的看守所的一位狱警认了出来,立即惊得大叫,以为碰见了鬼。经我儿子详细解释后,终于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后欣然“三退”。

在儿子受迫害的这些年,邪党对我的骚扰与迫害也从未停止过,但邪党再猖狂,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

我始终在坚持

二零零一年儿子为躲警察离家后,为了追踪我儿子的下落,警察时不时的砸门闯入搜查,后来又在我家门外安装摄像头,并买通邪悟者暗中监视。这样,我家一有外人来,警察就蜂拥而至,动不动就将家里翻得底儿朝天,连我女儿回家,也会一样对待。在这样的境况下,邻里、亲戚不理解,丈夫脾气变大,时不时辱骂我。那时节,我就反复的念师父的诗:“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4]。

越是在苦中,越是要坚持学法,做好“三件事”,不使自己被怕心与亲情牵累。儿子后来被捕,我利用邪恶放松的机会,在坚持学法的同时,又联系到同修,及时通过《明慧周刊》了解正法形势,同时又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提高讲真相的能力。后来,就设法避开邪恶的监控,骑车到邻县讲真相。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讲真相的能力不断提高,许多次,一天能劝退几十人。在讲真相的过程中,附近村子同修所需的资料,也因为我的传送而有了保障。

二零零八年八月后,警察多次搜查我家,搜走我的MP3及若干大法书籍,同年十一月,将我骗至咸阳洗脑班,非法拘押二十六天。在洗脑班,专人监管,天天量血压,审问,逼我写“三书”,甚至想强拉我按手印。每当这时,我就一概拒绝,绝不配合。他们没有办法,就成天放污蔑大法和师父的电视节目。我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法轮功叫人修心向善,修的是真善忍!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有着非凡的祛病健身功效。他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你们这样污蔑大法与李老师,是有罪的!赶快关掉电视!他们不听,我就发正念求师父让电视坏掉。不久这电视真的坏掉了,他们只好将坏电视搬走。后来,他们再来逼我劝我,我就对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我就背师父的《论语》、《转法轮》,同时不间断的发正念。我一有时间就坚持发正念、背法、炼功,整个人焕发出大法弟子特有的气质,他们慢慢的对“转化”我越来越没有信心。天渐渐冷了,他们穿着厚厚的棉大衣都冷得缩成一团,看到我穿着单薄的衣衫,却一点儿也不冷,就好奇的问我,我对他们说,这就是法轮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的展现!非法关押了我二十六天,他们觉的实在无法“转化”我,只得让我走。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洗脑班。

从洗脑班回来后,县政法委主任又来软的,带着几个警察给我送来了夹着污蔑大法书籍的芦柑,想诱使我劝我儿子回来,被我一通义正词严的话语喝退。

此后的几年,邪恶每逢重大节日,重点时段,领导检查,都要到我家骚扰。二零一五年,因为我与儿子控告江泽民,邪恶又到我家拍照、搜查了几次。几次都是在我不在家时砸开门搜查。有一次,砸门搜查的人被我撞见,我指出他们这是非法的行为,警察灰溜溜的走了。

走过这二十年的修炼历程,我体会到,只要坚信大法,就不会迷途,只要坚信大法,坚如磐石,师父就会在每件事中启悟大法弟子的智慧,加持大法弟子的神通,从而演化与提升我们的功力。

让我们把住大法,坚若磐石,做好“三件事”,随师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新加坡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高处不胜寒〉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