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技术过程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我是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的,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疯狂打压迫害以后,外地同修给送来了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和真相资料。渐渐的部份同修走出来建立学法小组。同修出于对我的信任,就委托我负责给每个小组送资料,在长期资料不足的情况下,有些正常救度众生的项目根本得不到保障。

师父赐予我智慧,我会做资料了

我们几个同修切磋,不能长期依赖外地同修,于是我们就买了一台大复印机。当时中共参与迫害的部门看见大法弟子散发的真相资料,经常去大法弟子家骚扰、抄家。同修就找了明真相的常人把机器放常人家,他每天去做,然后送我家,由我负责送到每个学法小组。

没过多久,常人不给放机器了。我悟到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不能依靠常人保护。于是,我放下自保的心,背着丈夫,主动把机器搬到我家,分担当地真相资料的制作。后来,同修觉的我接触的同修多,出出進進取资料的,不适合做资料,把机器搬走了。没几天,县公安局警察非法闯入我家,搜走了师父讲法、真相资料等,我被迫流离失所。

一位同修给我送来师父发表的《建议》经文,我俩悟到该去北京证实法,于是我俩走到天安门,被警察抓走,劫持到本地看守所迫害半年。当时大部份同修都被关進洗脑班、看守所。我们悟到世人等着明白真相才能得救,于是我们通过绝食反迫害,生命奄奄一息,闯出看守所。

回家后,同修给我送了一份劝善信,我看了写的非常好。因当地资料点被破坏,我就抄那份劝善信救人。我丈夫看见那份真相,害怕的让我赶快送走,不让我和同修接触。我六岁小女儿听到警车叫就心跳,在外地上学的大女儿常打电话问我在家吗?担心我被抓,全家人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家里环境十分紧张。

师父说:“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也只是说明大法与弟子们所承受的迫害,其根本目地是在救度世人,去其众生头脑中被邪恶所灌输的毒害,挽救其将来因敌视大法而被淘汰的危险,这是大法弟子在承受被迫害时还能挽救众生的伟大的慈悲体现。”[1]

师父这段法促使我发了个愿望:我就横下一条心,在自己家要先开一朵小花。同修帮我先买了一台家庭用的小型复印机。当时的环境十分紧张,门口经常有蹲坑的,机器放哪都觉的不安全。于是我就想了一个办法,背着家里人把土炕挖了一个坑,把机器放在坑里,上边盖一块木板,再铺好褥子。丈夫上班后,我就把机器搬出来做真相资料。

刚开始复印的时候,我还有怕心。虽然在自己屋子里,可还是一惊一乍的,现在想起来真是可笑。后来复印出空白页,吓的还以为机器坏了呢,当地也没有会复印的同修,本地也没有修理部,只好打电话问厂家。厂家说,没粉了,告诉把鼓取下来,灌上粉,就可以复印了。当时我也不知什么是鼓,怎样灌粉,一窍不通。弄的满脸、两手漆黑。每每遇到问题时,我就求师父点悟,师父就给我打开智慧,我就会了。做资料的时候,我只要分心想常人的事情,或是被什么不好的心带动,机器就出毛病。当我向内找归正自己,一切就会随之转入正常。

后来我做资料被丈夫发现了,他暴跳如雷,又气又怕,要把机器给扔了,并提出要离婚,逼着让我选择。当时我把心一放到底,豁出去了。我说;“机器不能扔,扔了对你不好,既然你非要离婚,离婚就离吧,机器我走哪带哪儿。”他看我离婚也不放弃做真相资料救人,他也不管我了,让我注意点。他上班给我锁住门。从那以后,我能在家堂堂正正做资料了,俩个女儿也都支持我。

后来同修们对资料的需求越来越多,也希望资料种类能越来越全。我陆续增加了各种机器:塑封机、刻录机、电脑。开始,我和另一同修一点一点的学习上网、下载、做真相资料、小册子。后来,又陆续增加了做护身符、刻录光盘。

当时本地没有懂技术的同修 ,外地同修抽时间来教一遍,剩下的要靠自己不断实践和摸索。往往是第一天学会了,第二天就忘了,第三天还要重新学。真相资料和小册子,相对来讲还好学点,做护身符、翻墙软件、下载大文件做成镜像,再刻成光盘,就更难了。明慧下载的教程我也看不懂。孩子偶尔回来一次,我就让孩子给我写成学习笔记,将每一步操作过程用我能看懂的语言详细记下来。孩子走时,劝我还是别做了,说我大字没认几个,连拼音也不会,我一走你又不会了,找个高学历的做吧。我说:有师父在,有法在,我一定能学会的。

记的有一次,我帮同修安装了一个刻录机,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打不开刻录机。同修找专业人员也没修好。我心里想什么原因呢?师父点悟我是螺丝太长,卡的打不开。我高兴的跑到同修家说:师父点悟我螺丝太长,卡住了。我俩换了螺丝,瞬间就好了,一张张光盘刻录出来了,谢谢师父帮助。

有时会遇到和我一样文化低的老年同修,我用学习版软件,反复教同修制作、打印光盘封面,怎么教也学不会。我看同修学的太辛苦了,我想如果我要会做word文档盘贴就好了,给同修复制到电脑上,就可以打印了。

第二天,我的电脑上就多了三个word文档,我打开一看,是三张做好的神韵盘贴,我感动的落泪了,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给我做好了盘贴。但盘贴没有完全放在盘贴的圆内,不正,有点歪,我悟到师父点悟在修炼的路上,没有完全把自己摆到大法当中,认为自己是在为大法做什么、自己是在帮同修做什么。

我明白了自己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定要把自己摆到大法当中,大法需要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因为我就是大法中的一员。

在学安装系统中修自己

明慧网要求:由原来的XP双系统改装Win7双系统。又逐渐改装Win8、Win8.1。一位协调人让我们四位同修去外地学技术。有两位同修会安装XP双系统,我和另一位同修对装系统一窍不通。技术同修教,我一句也听不懂,原来电脑上熟悉的图标也改名字了,“电脑”也改为“计算机”了。原来打开文件就可以操作了,现在改为右键、以管理员方式运行。记笔记也跟不上,越学越糊涂。我俩也不记了,这东西这么难,哪能学会啊。同修都让技术同修帮他们买u盘,我也不买了。同修说:那么多电脑,我俩也安装不过来。

我想同修说得对,遇到困难就不干了,这不是太自私了吗?师父说:“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2] 师父讲的法点醒了我。

是大法给了我信心,没过几天,另一位外地同修来教我们,这位同修教的详细,我能听懂一点。我一步一步的做笔记。写到tc_new写不来了,同修说英文了,哎哎的,我说:你说的i我不会写,我中文拼音都不会,你们又念英文了,搞的越学越糊涂。写到安装清道夫时,又写不上来了,同修让我画一把扫帚代替。外地同修抽时间来教了一遍,剩下的要靠自己不断实践和摸索。往往是第一天做笔记学会了,安装系统时就又忘了。

装电脑系统时,我和另一同修配合,一个念笔记,一个点鼠标操作,安装好系统后,还得安装打印机。一切都完成后,再教操作电脑的同修怎样开机、关机、上网、打印等。我俩经常在街上买两个馒头,或买两个面包。那位同修更不容易,让孩子到学校小饭桌吃饭,为大法的事随叫随到,开着车风雨无阻的到处跑,同修默默奉献,让人敬佩而感动。

学这东西很难也很苦,细想想,吃苦不就是修炼人的必修课吗?这不仅仅是一门技术,这是师父赐给我们救度众生抑制邪恶的利器!这里有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

现在我们都能够独立安装系统、打印机及所使用的设备。资料点的基本技能我基本都掌握了。如资料的下载、打印、视频制作、光盘刻录、台历制作、每年神韵光盘制作、各种真相卡片制作、真相护身符制作、树挂及真相展板制作等讲真相项目,也能独立购买耗材了。

同修经常找我修理打印机、建资料点,乡下同修经济条件差的,我主动送给他们机器,相对来讲,学法就少了,慢慢的起了干事心,麻木的做事,也不知向内找修自己了。有一位同修想建家庭资料点,可家庭的环境没开创出来,趁儿子上大夜班时,让我给他修机器,那天我吃了中午饭,就给同修安装打印机去了。晚上学法小组学到十一点,我到商店买面包,已关门,到他家又冷又饿,我心里有点烦,不好的念头开始往出冒,还让我睡觉吗?3点50还得炼功呢。

他给我煮了挂面吃。发完十二点正念,我打开打印机一看墨水盒里憋气了,我就用针头往出抽气,抽完了还有,我问同修,你是不是生气了?他说没有呀,我说没生气,墨盒里的气为什么抽不完呢?先修心,后修机器,先向内找找吧,快一点了,睡一会儿吧。后来,同修又买了一套连供让我给他换连供,换了以后,机器正常了。我把换下来的旧连供给了另一位同修用,墨水盒里也没气呀!一切正常。这时,我还一味的埋怨同修,我也没向内找。回想起这件事,我真对不起同修, 同修顶着压力做资料,我生气,造成连供不好使,还一次又一次埋怨同修。

师父说:“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2] 对照法,我把做事当成修炼,没修自己,向外看,向外找,证实自我的心、急躁心、埋怨心、埋怨同修依赖我、急于求成,总想一下把同修教会。师父,我没做到啊!我在心里求师父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现在我教同修,根据年龄大小,文化高低,针对同修的接受能力,恰到好处的教同修。

其中有一个六十八岁的老年同修,我一点一点的教 ,去年教上明慧网、刻盘。今年教打印各种资料。我反复教同修用逍遥游写三退名单,他写上去的名字不分党、团、队,也没有标点。我再用画图的方法教,有时把老同修桌面的程序都给删除了,我就重新装电脑,反复的教,直到教会为止,现在同修都能够独立了做资料了。

就拿我们原来的学法小组八个人来说吧,大部份都没文化,我这个五十八岁的老年大法弟子来说还算比较年轻的了,开了七朵花,就有一个七十多岁的同修,一天书也没念过,也买了电脑。现在他们都能独立做资料了,不等、不靠,默默相互配合。

大法赐予我们智慧,在师父的加持下都做的很好,她们还主动分担了新走進来的同修所需的真相资料。我们的家庭资料点稳步走了过来,无论邪恶迫害多严重,我们的资料点也从来没有停止运转过。是伟大的师尊给了我们智慧,加持着我们稳步走到今天。

现在我悟到,当我平静的放下自我,成就他人时,大法就赐予我智慧。不会的也会了,不懂的也懂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不政治〉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