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者无殃 德厚家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傅昭,北地灵州(今宁夏灵武县)人,他一生经历宋、齐、梁三朝,为官清廉,重德修身,关爱百姓,为人称道。

傅昭幼年丧父,生活艰辛。他十一岁时,曾在朱雀航卖日历为生,被雍州刺史袁顗(读yǐ)看见,非常称奇。袁顗亲自到傅昭的住所看望他,傅昭读书自若,神色不改,袁顗赞叹道:“这孩子神情不同寻常,将来必定能成大器。”

傅昭博学多才,贤名远闻,当时的才子虞通之写诗赠他:“英妙擅山东,才子倾洛阳。清尘谁能嗣,及尔遘遗芳。”称赞他清雅的学识能够承继前人的古风。丹阳尹袁粲钦佩傅昭的为人和学识,征召他担任郡主簿,并让自己的几个儿子拜他为师。袁粲每次经过傅昭的门口,就赞叹说:“经过他的门前,安静得如同没有人一样,打开帷幔一看,他在室内。这是名贤之人呵!”

永明初年,朝廷令傅昭担任南郡王的陪读。南郡王继承帝位后,从前的臣属争相求取权利和升官晋职,而傅昭则保持洁身自好,不趋炎附势,始终坚守正道而无可参劾,最终没有遭到祸患。

朝廷任傅昭为中书舍人,掌起草诏令,“时居此职者,皆权倾天下”,当时四方守宰(地方长官)向中书舍人馈赠的礼物,每年都有数百万。前任此职的茹法亮曾在公众场合对别人说:“何须求作地方官,光这一户一年就收入百万。”与傅昭同时任命此职的吕文显,收受钱财无数,堆山挖池修造了大片宅第,气势招摇。而傅昭却廉洁清静,淡泊自守,从不擅用职权,从不妄收一物,不欺心,不枉法,家中的用具和衣着都很简朴,以至没有烛台,经常将蜡烛插在床板上;每日安心于粗茶淡饭。

天监十一年,傅昭出任信武将军、安成内史。安成郡自宋以来因多有兵乱,每到夜晚至黎明之间,郡舍常有凶猛号叫声,人经常碰见鬼怪,黑影幢幢,在那儿任职的官吏很少有善终的,人们都很恐惧,郡舍被称为不吉利的宅第。傅昭到达该郡后,郡内人夜晚梦见兵马铠甲浩荡而来,又听到其中有人说:“傅公善人,当避、不可侵犯。”众兵士一同腾空消失。做梦的人惊起。过了一会儿,疾风暴雨倏忽而来,几间房屋全倒塌,这就是做梦者见到的军马践踏的地方,从此以后这个郡就平安了,再无此灾患。该郡境内原来有猛兽时常出来为害,傅昭到任后,实行善政,重视教化,安定民心,结果猛兽也不再为害了。大家都认为这是因为傅昭忠贞、正直,善化民心所感召,使鬼怪趋避、猛兽潜踪,灾害灭迹。

天监十四年,傅昭出任智武将军、临海太守。临海郡内有产蜜的岩地,前后任太守都自行封闭,不许百姓采蜜,由他们专收获利。傅昭认为古时周文王将园囿交给百姓,并不专利,从大事可明白小事,因此下令不封闭蜜岩,让大家共同分享。有个县令曾经送给他板栗,栗下放有丝绢,傅昭皆予以回绝。

傅昭博览群书,时人称他为“学府”。他写了《处世悬镜》等书劝勉人向善,弘扬传统文化中的教人弃恶从善、追求道德完善等道德理念。如他写的:“岁寒乃见松柏本色”,写出君子要有松柏那种不畏严寒逆境的刚强和坚毅。“不矜细行,终毁大德”,写为人处世要时时处处保持警醒,不要因为在小事小节上不谨慎而导致最终毁坏了大的德行。“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伐矜好专,举事之祸也”,写出有道德、有修养的君子,总是以谦恭好礼、守法合矩的态度自处;而骄傲自夸、好独断专行者,往往会给行事带来灾祸和不测。“忠信谨慎,此德义之基也;虚无诡谲,此乱道之根也”,指出忠信谨慎,这些都是道德仁义的基石;而虚伪狡诈,这些都是乱道的祸根啊。“改过宜勇,迁善宜速。迷途知返,得道未远”,指出要有改正自己过错的勇气,修善是越快越好。迷途知返,那么离道已经不远了。

傅昭敦朴诚实,实心爱民,为官不谋私利不做暗事,不拜谒权贵,也无人敢来请托他办事,注重修身养道,整日端坐,以读书写作为乐事,即使年老了也不显得衰老。史载“其居身行己,不负暗室,类皆如此。京师后进,宗其学,重其道,人人自以为不逮。”阅读举报他一生的行事都光明磊落,京城的后辈们,崇尚他的学问,尊崇他的道义,人人自以为赶不上他。傅昭有一弟傅映,授中散大夫、光禄卿,兄弟友爱和睦,修身励行,不合礼仪的不做。傅昭的长子傅谞(读xū),授尚书郎;二子傅肱;三子傅祖,授豫章太守司牧袁州军;傅谞之子傅准授度支尚书。傅昭一门兄弟子孙俱贤达,皆有清节。

(《梁书·傅昭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