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护佑下健康快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十九年过去了,我在大法师父的护佑中健康快乐。不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

年轻时,我因生孩子得的产后风湿病,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地方,加上不断的吃药,中药、西药、各种药一起吃,每种药都有副作用,吃来吃去,肝胆,双肾结石加上偏头痛,没有一天好过的时候。病情一年比一年加重,风湿已经侵蚀到心脏,最后班上不了了,家务也拿不起来,夏天都得穿厚一点的衣服,从来不能吹电风扇,晚上想能睡个好觉就得去吃去痛片。丈夫说这病老婆如破屋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呀?孩子那时候才十几岁,我这个病妈,说不行了就不行了,孩子上学连饭都吃不上,自己也觉的累,觉着活着苦,觉的死亡能解脱病痛是幸福的事。

一九九七年,在同学介绍下,我走入了大法修炼。也就四十天左右,我身上所有的病全没了,上不去的楼能上去了,拿不动的东西能拿动了,吃不了的东西能吃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丈夫下班回来,我说:我背你吧。他觉的可笑。我说:真的,我浑身的劲憋得难受。就这样,一连几天我背他满屋跑,他一百七十斤,我一百一十斤。他见我好的这么快,也走進了大法修炼。

二零零四年,同修们商量着要去北京证实法。一天我下楼梯时一脚踩空,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回身,左脚坐在屁股下面去了。当把脚拿过来一看,脚心跑到内腿这面了,脚翻上来了,见到这样我也没害怕,两手把脚扳正,这一扳正如万针扎一样,痛出了一身汗。我心想:没事,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呵护,我得站起来。我站了一小会,又一点一挪地走出去买了东西回来,一看脚脖肿起来了,我马上打坐,打完坐脚就拿不下来了,痛的说不出啥滋味。到了晚上,脚连着腿一起抽动着。丈夫问我怎么了,我才告诉他,并说我要去北京,他说好一块去。第三天,我们去北京,上车后我就觉的脚脖处有个轻如羽毛的东西在环转,那个舒服劲形容不上来。后来我在北京走了七天,左脚比右脚还能走,不觉的累,也没有疼痛。

三年前,我在家中滑了一跤,膝盖骨磕到地上声音很大。我爬起来就坐那打坐,疼的坐不住,把腿拿下来一看,膝盖肿得象个面包,用手轻轻一摸,里面有滑动物体。我坐下向内找,摔成这样不是偶然,一定有自己要修的地方,回想最近自己都干什么了呢,一找吓一跳,我三件事只做两件事,对同修已产生了同修情。问题找到了,归正自己第二天晚上就出去发真相,神奇的是每天发真相腿不痛,回来痛些,几天肿消了,倒不会走路了,这时才看出盖骨已碎了,圆的盖骨下面断下去一小半,上面是从中间裂了,滑动物体是盖骨下面的滑膜渗出来。我就用护膝兜着盖骨,心中就想我有师父,我师父什么都能做,只要弟子走的正。就这一念,二十天我就能上山了。后来有人说,你要到医院换个盖骨得几万,可是罪也得自己受哇。

大法的超常在我身上体现太多了。我庆幸自己得了大法,能和师尊同在一世,能听到宇宙最高的佛法,能有师父指导着修,弟子感恩师尊救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