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骨折三天后康复上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以前,妻子常说我脆弱,有一点小病都坚持不住,就象有大病一样;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有了坚定信念和坚强意志,在师父加持下闯过了多少关难,这里说说两次脚伤,见证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九年,我(教师)和同事去看望一崴了脚的同事。同事用摩托带我回单位时,大门关着,因小门特窄,得慢慢進去,当摩托進小门后,坐在后座上的我感到过不去,忙喊同事“停车!”结果同事踩闸时反踩了油门,摩托猛向前走,一下子把我的右脚绊在门脸脚上,“咯喳”一声挤了進去,我的右脚歪向外侧,疼得不能站立。

当时同事有点傻眼,一会儿才想起要送我到医院。我想起自己是修大法的,有师父管,没事,就坚持不去医院。带我的同事和围上来的同事一定要送我去,我想要是不到医院查一下,让同事们不理解,为应付大家,就让同事带去拍片。医生说两处骨折,一处脱臼,需打石膏住院治疗。我坚决要回家,让医生简单处理了一下,也没打石膏,同事把我送回家。

回到家,一站疼得钻心。妻子抱怨我不打石膏,又逼我吃药,等到下午,在沙发上坐着,腿脚疼的也够呛。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怎么能被干扰呢,炼动功。第一套功法每个动作是要用力往下蹬的,我心里请师父加持,当用力蹬地时,真是疼得钻心。我硬是坚持炼完第一套。

第二套是站桩,需半个小时,平时都有点不好坚持下来。当我横下心站到十分钟左右时,腿开始哆嗦,坚持到十五分钟时,腿好像不那么疼了,只有麻的感觉。当炼完第二套时,感到腿反而轻松了。我就硬是坚持炼完四套动功。

第五套功法盘坐,那才是最难坚持的。当时坐着腿都不能打弯,我想师父说大法是超常的,只要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就什么都能过去。我咬着牙试着盘腿,腿一弯,没等搬上去,已出了一身汗,经几番折腾,终于单盘上了,但是坚持一分钟就疼痛难忍,真如针刺刀剜,咬牙坚持,且又闹心,我就一遍遍念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三天后就能坚持盘半小时了。第三天,同事们打电话说要来探望我时,我已骑车到单位门口了。我只耽误了两天工作,我去探望的同事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只是脚骨头裂了一点,一个多月后才拆了石膏,三个月后才上了班。

时隔三年后,我上门台时,因太猛差点跌下来,“咯吧”一声拧了左脚,立即疼的不敢挨地,我只好用右脚单腿跳到屋里。妻子要送我去医院做检查,我说没事。“你真的觉的没事吗?”妻子问。我说:“我是修炼人,肯定没事。”妻子因见证我上次伤脚不治而愈和多次过病业关经历,也没硬要我上医院,我就坚持炼功。

第三天,住在城里的女儿需要她妈给看孩子,妻子要告诉女儿我需要照顾,不能离开。我说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坚持让她去。那时我的脚肿的穿不進鞋去。她一到城里,女儿打来电话说要拉我去医院检查。我说根本没事,过几天就好了。结果妻子第二天从城里返回来,说女儿要她劝我到医院检查一下,如骨头坏了,只打上石膏不住院。我说有师父管,没事,不用上医院。妻子说,孩子们说只想做个检查,看看骨头坏了没有。我还是不去。

妻子也急了,赌气说:“真没事吗?没事,我还回城里,你能开车送我去吗?”我毫不犹豫的说:“行!”开车需要脚踩离合,可想疼痛的程度。我知道这是邪恶想利用这来干扰我,使我动摇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使世人对大法及大法弟子产生误解。妻子这时反倒犹豫了。

从城里回来,脚疼痛感小了,走路也比原来轻松了。两周后,我基本恢复了。崴脚的朋友在我第二天出的事,两周后我又去看他,却看见他打上了石膏,正躺在床上,用人照顾着呢。原来见他时,说没事,只是脚骨裂了点缝,不用打石膏,休息一段就好了。他是医生,又让人照顾着过了两个多月,才正常活动了。

我多么希望世人都能明白法轮大法好,都能在大法中受益,这该是多大的福份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