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迫害 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

一、从直销的魔难中艰难地爬出来

二零一五年春天,我从邪恶的黑窝闯出来了。刚到家才知道丈夫在我被迫害期间离世。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使我有些迷茫。面对正在念大学的孩子,萌发了想南下谋生的念头。由于身体被迫害的弱不禁风,就打算缓两个月养养身体再走。

此期间匆匆写完《起诉江泽民》诉状后投递出去,因为是为了完成任务的心,还有怕心等,信件被公安派出所扣下,当天在我后面去邮信的同修被绑架。我更加害怕了,没几天把房子租出去就离开了家。

来到陌生的城市,住在常人朋友家里,失去了修炼的环境。我们在一起总是唠常人事,这位常人朋友曾患多种疾病,吃了一种由美国科学家研制的营养品后好了,她就在做此营养品的直销。起初,我没有动心,明白修炼人没有病不吃药这层法理的。旧势力就换种方式,操纵常人朋友经常在我面前介绍化妆品,也是她买的产品中的一个系列,无污染、无添加剂、纯绿色,能把脸上的雀斑、疙瘩等去掉。我有点动心了,但怕出差错,先买了一套此化妆品试一试,脸上的斑似乎没有了,觉的确实挺好的,朋友说你要能吃点葡萄籽,效果会更好,葡萄籽也不是药。我觉的有道理,就买了一瓶吃。渐渐的我开始观察、研究、上网查看其公司背景是否合法等,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确认此产品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威望。于是我决定从事这个行业,作为一种谋生的方式。

在陌生的环境,没有人际关系是做不了直销行业的。我就回到家乡,向身边的同修介绍产品,有两个同修为不修炼的家人各买一套,还有一位同修是间接性地从我这买的。

期间有同修建议我看《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当有弟子问:有学员在同修中推广传销、直销的商品,听不進别人的善意。师父说:“谁在学员中传播那些不属于正法的事情,谁就在干扰大法弟子、破坏正法形势!比魔干的罪还大,按照那个旧势力说,比魔干的还凶。是真正的在破坏。过去我说过,谁能破坏了大法弟子修炼形式啊?外在的因素,经过这场迫害,破坏了吗?只是锻炼成熟了大法弟子,筛下去的是沙子。谁能真正的把这个修炼团体破坏了?把大法破坏了?谁都做不到,实践证实了。我说过,就是这样,干扰的是有执着的人,法是破坏不了的。能够起到坏作用的,只有内部人。是凡干这样事的人都不是大法弟子,你就不要把他当作大法弟子对待,不管他修了多长时间。”[1]

当时看完这段讲法,我心怦怦直跳,心里也犯嘀咕: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不会吧?传销是骗人的,各国家都不允许,可直销各国家都在搞啊?而且可以办营业执照,还交税呢?但是师父的法讲的又这么严肃,关系到自己还是不是大法弟子的问题了,得慎重考虑。

其实这一连串的疑问,已经是不敬师不敬法了,对师父的法大打折扣了。结果在名利心的驱使下,我开始邪悟了:以后绝不向同修介绍此产品,向不修炼的人介绍应该不会错吧。之后,我跟买产品的三位同修切磋了一下,她们也认同我的观点,不再向同修介绍,只是向亲朋好友介绍。可一个也没做成,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虽然我没有继续做下去,但也没有停止不做的念头,只是自己还在买着吃。

二零一六年正月,我开始坏肚子,五天体重掉了六斤,不能吃油腻的东西。不长时间,全身发黄,白眼珠子都发黄,身体奇痒无比,浑身无力。从直销朋友那里得知,这是吃营养品的返毒期,过一阵就好了,我也就没当回事。一个月过去了,仍不见好转,朋友又说:你得加量才能好的快。然后我就由两种增加六种,吃的我直恶心,甚至看见水都恶心想吐。师父说:“你的每一个执着,都会造成你修不成。”[2]可我还不悟,仍痴迷营养品。

又过了一个月,身体更加严重了。有时出现肚子胀痛、腰酸背痛、恶心迷糊、上吐下泻等症状。这时,我才冷静下来向内找:我修炼了十九年,从没吃过一粒药,身体一直棒棒的、精神抖擞,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这怎么吃点营养品还倒吃坏了身体。难道我做直销真的错了?旧势力抓到了把柄,开始往死里迫害我?不行,我不能再错下去了,即使师父的法理,我还没悟明白,但我是大法弟子,就要无条件地听师父的话,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多学法以后慢慢就能悟到。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

旧势力看我要在法上提高了,就采用各种方式進行干扰,让我学法不入心、犯困,增加人中事情,让我的身体疲惫不堪,总想躺着……我也着急,就是突破不了,就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厚厚地裹着,挣脱不了,心想:要是有精進的同修带我学一段时间该多好啊!第二天,就有一名同修主动提出要陪我学法,听说这名同修特别精進,每天能学六讲《转法轮》,还不耽误救人的事。我欣喜若狂,慈悲的师父还在管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啊!我要归正自己,跟上正法進程,不能再让师父操心了。

我每天和同修一起学法过程中,我都尽量保持静心,刚出现一点杂念,及时发正念清除。就这样,我每天沐浴在大法中,法理越来越清晰,心性在不断地提高,逐渐地从直销的魔难中艰难地爬出来了。

回想自己为什么会做直销?那时人心占了上风,完全不在法上,使自己陷入误区。是法理破解了一道道误区。

误区之一:直销是国家允许的,是合法的,能办营业执照,还交税呢。其实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按照宇宙大法指导修炼,不能按照常人的理来要求,人的理是反的。师父说:“你别看人类社会发生了多大变化,人类道德水准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而宇宙的变化可不是随着人类的变化而变化的。作为一个修炼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去要求了。”[4]

误区之二:我卖的产品是美国科学家研制成的国际品牌营养品。师父讲:“科学把人领向危险的迷航”[5]。原来我太执著科学了,大法是超常的、是真正的科学。

误区之三:我看朋友吃了营养品身体确实好了。师父说:“有一个问题要说清,一般的气功治病和医院治病,就是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的难往后推移了,推到后半生或以后去了,业力根本没有动。”[4]因此,人吃营养品也好,吃药也好,还是能起到抑制作用的,但是治标治不了本,不然人怎么会相信呢?

我当时吃营养品时,只想祛斑、补补身体,没把它当成药啊。

师父说:“那么我们都想达到佛境界那样的身体,你吃补品能达到吗?肯定的达不到。那你吃它干什么?这玩艺儿也不是好吃的东西尝尝鲜儿。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就是要将你的身体越来越净化,越来越达到最正常、最好的状态,那是吃药所达不到的。那你去吃药,你不就是觉的对修炼还不放心嘛,你就是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对待嘛,不就是这么个道理吗?你不把你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对待,那我们怎么把你当作修炼人对待呀?是不是这个道理呀?不管是中成药还是西药,都是药,这一点是肯定的。你的目地不过就是有个健康身体,可是我们修炼却远远超过这个。”[6]

学完这段讲法,我惊呆了,这是师父在一九九九年前的讲法,我看过多少遍了,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呢?想想自己从黑窝里出来后,也没有静心地好好学学法,被利益心驱使只想挣钱,结果走了一段大弯路,摔个大跟头。修炼人一旦没了正念,就会不知不觉地走旧势力的安排。

开天目的同修看到每一个同修从整体上看都有旧势力对他的一套安排,这套安排也象一个庞大的金字塔,由层层旧神和底下的低灵烂鬼构成,大金字塔又由无数个小金字塔构成,每一个小金字塔都专门做一件小事情,有的迫害同修的身体,有的抓捕同修,有的活摘器官,有的干扰同修修炼……我不由得联想到自己所做的营养品直销模式所倡导的:“就象细胞一样,一个细胞分裂两个细胞,两个细胞分裂四个细胞,四个分裂八个,就这样无限制地发展下线,象金字塔形,铺开的面越广,利润越大。”唉!处处都是陷阱和魔难。

现在我与买产品的三位同修都在法上认识到做直销是错的,并找到了各自的执著心,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在这个宇宙中最珍惜我们的是师父,最希望我们圆满的也是师父!我们有决心从新开始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来弥补所造成的损失。也希望还在痴迷直销行业的同修们赶快醒悟过来,时间瞬间即逝,若真相大显的时候,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趁正法还没有结束,放弃利益之心,别辜负师父的苦心啊!

二、无条件地向内找 认清旧势力的迫害并全盘否定

经历了四年来一次次魔难:牢狱迫害、丈夫噩耗、直销魔难、病魔缠身后,我才冷静下来静心学法,无条件地向内找:发现很多执著心没去。师父说:“真得去找找心性上的问题,看看哪里执著,哪里应该修好,这真是个人修炼问题了。”[7]

当认识到自己在直销问题上起到了比魔干的罪还大,身体才出现病业状态,就应该承担后果时,无形中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旧势力更加肆无忌惮地加重对我身体的迫害。一次出现涨肚、腰酸背痛、上吐下泻,特别难受。我就向内找自己还有什么执著心没去,并发正念解体。不管用。

我想起了师父的一段法,于是我就在脑子里反复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啊念啊,不知不觉睡着了,迷糊糊的感到脑子里还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醒来后,就感觉压在肚子上的什么东西刷地一下没了,身体立刻轻松了。太神奇了,是慈悲的师父给我拿掉的。

当我看到《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时,我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在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时隔不久,我身体又出现疼痛症状,我就发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父,我的路由我师父安排,我有人心、有执著都将在大法中归正,任何生命不能以任何借口来迫害我、干扰我,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身体的迫害。”很快身体就恢复正确状态。

在这场旧势力安排的巨难中,旧势力对每一个大法弟子都精密地安排了一套它们的系统。只要大法弟子稍微偏离了法,旧势力就会采取各种形式加以迫害。我们时刻要认清旧势力的迫害并全盘否定。

前些日子,我的身体又出现疼痛感,比以前更凶猛,持续时间长,发正念不见效,默念“法轮大法好”也不起作用。我就求师父救我,在求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很自私,一味的在大法中索取,不去付出。还美其名曰地说:我在家多学法,等身体调整好后再去救人。由于我放不下对身体的执著,没有认清旧势力和否定旧势力在我内心安排的一思一念,所以旧势力就会没完没了地迫害。

于是我每天都出去粘贴真相不干胶,在贴的过程中,我都认认真真、板板正正贴在干净的墙上、电线杆上,默默地念一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同修又送给我一部真相手机,这样我又多了一项救人的工具。随着身体一天天的好转,皮肤逐渐变白,体重也由八十来斤增加到一百多斤了。 在旧势力对我身体迫害期间,同修们给予极大的帮助。有的同修陪我学法、有的同修在法上跟我切磋、有的同修帮我发正念、清理我的空间场,还有的同修在经济上帮助,不让我有后顾之忧……使我能安下心来,更快地在法上提高上来。我的每一次升华,都和慈悲伟大的师父救度和同修们的帮助分不开的。

一天我仰望天空,想起了《永恒的故事》画面:师父从无形到有形,然后一层层向下走,层层世界的法王发誓要助师正法。当下走到我这层时,我也发誓要助师正法,随师世间行。然后加入其中,紧跟师父层层下走。我想:真我的思想是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在向师尊发誓助师正法,并随师尊层层下走过程直至人间所形成的一思一念都是后天形成的,并非真我的思想。

以后每当清理自身空间场时,我就多加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路及一切都由我师父安排。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切不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一思一念不是真我的思想,我都不要,全盘否定。

我的命是师父延续来的,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都要无条件地向内找,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 ,彻底全盘否定旧势力迫害, 坚如磐石走师尊安排的路。

个人所悟,层次所限,有很多悟到的法理没有表达出原意,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叩拜慈悲伟大的师尊!感恩师尊无量慈悲!让愚迷的弟子从新振作,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也非常感谢采用各种方式帮助我的同修们!合十 !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天路在何方〉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