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加格达奇朱桂云医生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兴安岭加格达奇法轮功学员朱桂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退休后自己开一家妇科诊所。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以后,朱桂云屡受干扰,自己的诊所硬是被警察给搅黄了,给朱桂云经济上和身心上带来严重损失和伤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至六月的一天,加格达奇公安局和曙光派出所的警察全面抓捕法轮功学员。朱桂云家平时一、两个警察上门干扰那是常有的事。有一天朱桂云在屋里看书,诊所的门没关死,下午三点左右,朱桂云很奇怪,今天怎么没人来?就出门看一看。一出门看满街都是人,好象发生了什么事。大家一看朱桂云出来了都惊呆了:都告诉朱桂云赶快躲起来,警察来了四次也没敲开你家的门,每次都来十多个警察。而朱桂云在家里一点也没听到,是大法师父保护了她。这同时朱桂云知道了在附近住的王红莲夫妇刚刚被抓;还以一个叫卢鸿滨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刚从外面回家,看到家里仓房门大敞四开,翻的乱七八糟,满地东西,发现和老伴的结婚证拿走了,老伴张桂芝也被抓走了。

朱桂云看到这种情况也不能回家了,只得关闭诊所到外地打工。在外面躲避一年,因儿子要结婚,就回家继续开诊所。但曙光派出所的片警杨青山和社区主任王洪林时常到家里来干扰。朱桂云开的是妇科诊所,这两个人一坐就是一上午,这个诊所也开不下去呀。

二零零三年,朱桂云因出去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出租车司机举报送到公安局,两名法轮功学员都挨打了。送到加格达奇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还交了几百块钱。朱桂云回家后,每天都有国保大队的警察,刑警大队的警察,曙光派出所的警察,天天来干扰。没办法,搞的朱桂云开不了业,逼得她只好又到外地去打工为生。

在二零零四年,朱桂云的营业执照到期,就回到家乡换新执照,换完执照自己又从新租房继续开诊所。诊所营业不到两个月,又被曙光派出所的警察知道。警察孙立军找到诊所对朱桂云说:你不能在这开业,因为你的档案里什么也没有,你不写保证不行。当时朱桂云指出他们是执法犯法。孙立军就找到房东(科研所上班的许辉和王凤英),不让房东租房给朱桂云,房东被逼只得把房钱退回给朱桂云。孙立军又找来一个药站的王福和,把朱桂云的药柜搬回家,药柜药品都当废品处理掉了。好端端的诊所就这样被这些警察给搅黄了。

现在朱桂云的营业执照还在手里,已经十五年了。按照国家规定,医疗机构一年营业最低十二万五千元来推算,十五年下来那就是一百多万,所以朱桂云少说也是损失几十万元。而这巨大的经济损失是加格达奇公安局、曙光派出所的警察直接造成的。你开业,它们就干扰。你不开业,这些人也消停了。

二零一五年秋天,大约十月底,朱桂云刚出小区大门口,就被曙光派出所的警察给劫持到派出所审讯室,把她写的控告江泽民的诉状拿出来问是不是她写的,朱桂云堂堂正正告诉警察是自己写的。

警察又问了她一些问题让她在上面签字,朱桂云就在上面写:法轮功是上乘佛家大法。没写完,就被刑警队长抢走了。说不让她签了,再签就完了。决定送朱桂云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天。这时来了四个曙光派出所的警察有杨青山和柴俊峰,拿两张上面写的什么不知道,就说必须签字按手印,可以在家炼功,四个人硬让签,不签不行。逼着朱桂云签了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