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主意识修炼

谈走出魔难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九年,我发现乳房上长了个手指盖大小的硬块,当时我没有在意,根本就没当回事,觉的自己是修炼人无碍。后来硬块越长越大,近几年已经长到超过鸡蛋大,时而痛、痒、流血水,人也黑瘦的,饭也吃不下,吃了就堵,吃什么都没有胃口。更糟糕的是,去年春天丈夫下岗后在家又得了抑郁症,痛苦不堪,我既要照顾他,否定旧势力迫害,又要过关向内找执着心修掉执着心,还要同时做好三件事,自己身体状况时好时坏,总是不能根本改变。期间确实找到许多过去没有意识到的执着心。

去年十一月,丈夫身体好转,和我一起再一次学法讲真相。今年二月十三日,我与丈夫在汽车站点讲真相,被一自称便衣警察的扯住不放,并点着我丈夫的名字,说要报警察到家里抓人,我丈夫根本就不认识他。从那后我丈夫的抑郁症又犯了,现在还在吃药。

魔难中的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几次无望中想放弃过关,到医院割掉疙瘩。在长时间的魔难中,我的意志力一点点的被吞噬着,好在有大法,有师父看护,同修的鼓励,我就找啊修啊,再找啊,现在,我有了走出泥潭的希望,知道如何去面对魔难,也找到了从前没有注重主意识修炼的大漏,现写出来,也给和我一样在魔难中的同修一个借鉴。

一、没有主意识修炼表现在方方面面

炼功时心不净

修炼近二十年,炼功很少有被能量包着的感觉,那种被能量包着的感觉屈指可数,甚至炼功有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听不到音乐,要是有点证实法的项目,或者是要干点什么,就满脑子都是这些事,遇到技术上的难题,偏偏在炼功时偶然间想起来,能有答案,多年来不以为然。

修炼到最后了才发现这不是个小问题。我现在炼功时,就时时排斥那些和炼功无关的念头,尽量静下来。哪怕是背法,如何写真相信等等,平时认为很正的念头,我都觉得不应该在炼功时出现在思想中,因为我现在的时间就是主意识炼功。我要专一炼功。结果我发现自己定住了,能量也上来了,我突然想到师父把炼功的机制下给了主元神。

一刻都静不下来的心

干什么都不专一,就连上厕所,手里都得拿个手机翻翻,打个电话,看点什么。还有吃饭不专心吃饭,总要找个话题说说,同修之间见面没话找话,想不说不做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当意识到这些不是自己的时候,我发现了一颗一刻都静不下来的心,一刻都静不下来,那么一刻都表现在被执着心主宰,那师父怎么能把功给执着心呢?!当能分清一刻都静不下来的心不是自己时,我就排斥一时一刻、一分一秒中思想中冒出的念头,全盘否定,不是我,都不是我,我不要,我都不要。干什么就干什么,思想不分岔,分岔的就不是我,是我在修。这样我现在基本上发正念也能定住了,而且能量也很强。

误把做事当成修炼

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样,每天只要是做了三件事,心里就踏实了,也有理由放松了,少做一样就情绪低落,要是一段时间没做,那就像要崩溃了一样。把做事当成了修炼,把修炼当成了工作,工作之余就是业余时间了。工作的时候像演员,工作之后就卸妆,该啥样还啥样。表现在:

1、找不到自己。把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感觉到的、感受到的等思想中出现的念头都当成了自己,分辨不出执着、外来因素、好的坏的及干扰。

2、心不正。不能专一的在大法中修,微信中同修办的网站的文章时不时的也看,觉的对讲真相有好处,其实满足了喜好心、填补了寂寞的心。心不正还表现在不在法上做事,按固有的观念行事。

3、总想指导别人。比如说教式的告诉别人如何如何,学法时总是形成点观念指导自己修炼,把这当成了悟道。

现在,我意识到做事不是修炼,做事可以修炼;修炼贯穿在我要按大法的标准脱胎换骨的全过程,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必须在修炼中,都不能放松。修炼中要主意识说了算,最终达到神的标准。做好三件事是修炼中的使命,和修炼相辅相成。

二、如何面对魔难?

我不要魔难,但是它来了怎么办?首先是全面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个人悟这个过程是我走出人的过程;师父讲:“修炼中要消业”[1]。个人悟消业中也是师父洗净我们的过程,是找到自己主思想的过程,是提高心性坚定正念的过程,师父讲:“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1]业消了,心性提高了功长上来了;过程中向内修掉了很多执着心,去掉执着走向了神。

以上个人所悟,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