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找到隐藏很深的“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我是某地公安局退休干部,在二零一六年四月下旬的老干部运动会上,老干部处长叫住我问:“你是否给最高检察院写信了?”我说:“是的。”她说:“是街道办事处告诉的,你为什么往最高检写信?我们单位就出了你这么一个人!”她非常生气,继续说:“今天你先参加项目,过后是我们找你还是你找我们谈?”我说:“我找你吧。”

事情发生后,我与学法小组同修交流,我们商量好了哪天去,同修帮我发正念,让我也摆正好心态,就是去讲真相的,看情况能劝三退最好。这样在“五一”前的那个周末,我到单位找到了那个处长。

一见面就看出她的精神很不好,用手揪着额头,眼睛发红,很难受的样子。我同她讲了我为什么炼法轮功,为什么要告江泽民,还讲了“天安门自焚”是政府一手导演的,说到十四种邪教中根本没有法轮功时(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她不相信,打电话叫来了国保大队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人到她办公室,那个人也证实,确实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他还透露现在法院和检察院对用“300条”处理法轮功的案子也有想法。但又说这是国家政策,我们得执行国家政策,言外之意就是法律和国家政策是两码事。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她说:“为了身体健康,你就在家炼吧。”

六月初,单位一个同修,没有公开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告诉我单位要给我处分。当时我立即否定,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位同修也说不一定真那样做,别当回事。可过后还是时不时从思想里往外返。

六月底,老干部邪党支部开会通知我参加,之前我从来没参加过,可这次点明要我去,说是老干部活动室搬家了,要我们认认门,方便以后过年过节领东西。学法小组的同修帮我发正念,我也想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

结果去了之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就是认认门,然后念了个文件,就散了。我想主动去给那个退休的副局长讲真相,他要明白了,整个支部的形势就会改变。第二天,我给他打了电话,约定好在活动室三点半谈,我谈了身体有病炼法轮功炼好了,谈到“天安门自焚”是政府伪造的和法轮功不是×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讲到这,他就火了,大声吼着让我出去,说他是党委委员,就是他在大会上宣布的法轮功是×教的,就结束了谈话。

到七月中旬,通知到活动室领防暑用品,还是这位副局长点名要我去,还说这是老干部邪党委的决定,这一次我又以为要给我处分了。因那天刚好是学法日,我同一位同修讲了这事,该同修马上指出那是人心,我听了之后心里不解,还顶了一句,那我该怎么说呀?同修说:“你就说你干什么去就行了,心里什么也别想。”

这次去领了防暑用品,还是什么也没发生。我马上想到我没做好,我不该耽误大家学法时间给我发正念,马上赶到学法小组道歉。回家后,师父的一段法打到我脑子里:“还有一种人,过去人家说他身上有附体,他自己也感觉有。可是一旦给他拿掉之后,他那个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觉的那个状态还存在,他认为还有,这已经是一种执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还会招来的。你自己得把心放下,根本就不存在了。”[1]

我又继续分析:为什么同修指出我的人心,自己听了还不高兴?这时又想起师父的另一段法:“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在整个修炼过程当中,在业力转化上就会出现这个问题,它比我们一般人想象的劳其筋骨要难的多。”[1]我的思想一下轻松了,我明白了,我事先做的那些个准备都是人心,只有在你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那才能考验你的思想境界,修炼的扎实程度的,也就能体现出修炼的层次。认识清楚了,我赶紧向指出我人心的那位同修道了歉。

在刚听到要对我处分时,虽然我马上不承认旧势力安排,否定它,可还是往上返,每次叫我去开会,总认为要处分我了,我还是被带动了,内心深处还是有怕心,但又不想承认有怕心,想自己基本上没有什么怕心呀,觉的有这么大的法在,我什么都不怕,要不我也不会主动找单位,找居委会,还有那个副局长讲真相了。

進一步向内找,发现自己主动去找局长讲真相,有想利用师父的大法去破这个对“我”的处分。这个“我”隐藏的很深,很狡猾,这个心是不纯的,没有把救这个局长为出发点,根上是要保护自己不受处分,是为私的。所以那个局长发那么大的火,讲真相的效果也很不好。在今后的时间里,用纯净的心态去讲真相,多救人,做好三件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