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遇事无条件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多年以来,自己从法中悟到要想成为真正的修炼人,就必须懂得什么是向内找,如何向内找,如何找到存在的问题是自己真正的不足所致,如何找深、找透、找准。迷在常人很深的我,认识这个向内找,确实经历了种种剜心透骨的魔难,方才感受到法一直不断启悟着我,直到我一遇到问题就找自己,不再被外在现象、内在观念左右,我终于感受到向内找才开始成熟。

1、多次巨关巨难后,向内找才明白实质原因。

回首随师正法的历程,由于自己方方面面的人心在常人中扎下了很深的根,自己都觉察不到,旧势力借我自身的业力,观念和不会向内找,给我弄来许多巨关巨难。而自己又不能向内找,痛苦的过关中不能坚守正念,致使关难越演越烈。

(一)三次遭受精神病院摧残 究竟是为什么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第一次被诱骗到精神病院,被关了二十多天才放出,我根本不知向内找,想都没想我为什么被骗到那地方,是对着我的什么心下的手。紧接着是突如其来的县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及单位绑架我到另一所精神病院的迫害,我被迫强行服药,之后,四肢无力,行走艰难,大小便使不上劲,度日如年而又惶惶不可终日,自己承受不住,妥协后回家。

就是这样的惨痛,我还是不知向内找自己,究竟我是什么心造成的?由于一直根本不懂向内找,更不知找什么。那时,只知道要修炼下去。由于自己还是不能在法上认识,不懂得修炼人与常人的根本区别就是向内找这一关键。所以旧势力抓住我对法认识的不足,给我又设下了一个更难逾越的巨大关难。

很快,我再一次被县六一零及被胁迫的单位又一次绑架到精神病院,被他们按倒在床上,强行打毒针,致使我呼吸困难,天要亮时,等不及天亮,天要黑时等不及天黑,心里极度难受。之后被要求服药,我开始意志坚定的否定迫害,拒绝服药,克服种种痛苦全面向医护人员及看望的家属讲真相,历经近两年非人的魔难,终于闯过来了。

直到后来很久,法终于点醒我向内找这种魔难来的实质原因,我也是象开了窍的豁然明朗:这个魔难是针对我主意识太弱下手的,是因为自己很多事情不管自己,很多事情不清醒,主意识太弱所致。那时很多时候看书、炼功、发正念打瞌睡,说话张口就来,主意识没有把关等等。从而被旧势力抓住这一借口没完没了变本加厉的迫害。当我向内找悟到这一法理并且方方面面着手实修自己主意识后,这种魔难从二零零三年后才远离自己。是我符合了向内找的法理,师尊才为我作主,才不允许旧势力的这种干扰。也就是说,只有向内找,才能真正否定得了旧势力强加的这种迫害。

(二)多次被抄家 向内找才知是什么人心

我于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二零零七等多次被非法抄家,其中一次抄家够严重的,恶警多人把我摔倒地上,撕断带子,抢了钥匙,还打了我,翻走许多大法资料,几乎每搜一次家,我都被非法关押。

我多次纳闷的问自己,为什么别的同修的家未被抄,为什么我老被非法抄家?因为我这样思考,无形之中,已是向内找自己,只是不明个中实质的道理,法终于给我开启其中真正的原因:那是自己多年来做事积存已久的邋遢、随便、不严肃。家里的东西摆放乱七八糟,穿的衣服很脏很久都不洗,别人说看大法书洗手什么的,我置若罔闻,无所谓,夏日里打坐赤身短裤等等,这一切肮脏的思想、行为带到大法中来却不自知,这么不严肃的肮脏行为被旧势力逮着,那样的家还能不被抄吗?正如师父说的:“魔看到人心不正纷纷出洞祸乱世间;神佛见人心不正纷纷离位弃庙而去。庙中被求财求利的人带進很多狐、黄、鬼、蛇,这样的庙还能不砸吗?罪在世人。”[1]是啊,罪在我自己,不是师父不管,而是自己方方面面不严肃没法管,那真是我的方方面面不严肃的心招来的非法抄家啊。

(三)锁骨被打断到吊铐又是为什么

记忆犹新,迫害我达到登峰造极的莫过于我的锁骨被邪恶打成粉碎性骨折,动手术后泰山压顶式的剧痛和被邪恶吊铐窗户身体离地后的撕心裂肺。这两个问题未曾深思,但总感觉是一个很大的人心招来的,是什么?很长时间不清楚,但这些年来,我仔细回味当时受迫害严重的情景,终于找到了它—怕心,邪恶环境中拖泥带水的怕、胆胆突突的怕。

记得锁骨被打断前的情景是:当恶警变态发狂式的叫我们搞所谓的军训时,自己心里想的是不配合,但面对恶警的咆哮,自己心里发虚,忸忸怩怩挪动脚步走,一会想到不能走,就停下来了。恶警吼道:拖着走,我就又被他们拖着,但心里是害怕的,结果,招来恶警唆使群体犯人打我、踢我、踩我,最后招来恶人(练过武术的)举拳直砸我的锁骨,顿时,我感到窒息,虽然那次没有妥协,最终走了过来,但付出沉重的代价。

遭受吊铐酷刑也是一样,开始在邪恶环境中坚持炼功,到邪恶用被子蒙头、通夜不准睡觉,自己怕心起来,怕自己这样一直下去撑不住,不睡觉怎行?心里产生动摇,就动人念想以后再炼,就这样顺着怕心顺水推舟放弃正念,开始停止炼功,反过来求过常人舒适的生活,美美的睡觉,这是怕心下的妥协,然而邪恶并未歇手,相反抓住我这怕心强大的执着,肆无忌惮变本加厉的迫害,先是手铐吊双手腕,脚尖着地,到后来手铐吊双手掌及十指,脚全部离地。自己根本没有一点放下生死的正念,心里完全被怕心占据。撕心裂肺的剧痛,让自己的怕心到了极点。终于我摔了重重一跤。

向内找悟到:在强烈怕心作用下,不能正念正行,不能在任何时候都放下生死的坚定正念走下去,这才是自己走入旧势力设下的巨关巨难圈套的实质原因。与此同时,想到平日里遇到点痛苦就不干,就退却,就动摇,就放弃自己应守的心性,这哪是修啊?!向内找到这种招来迫害的实质,就是告诫自己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修炼人应有的正念啦,真能如此,那才是金刚不破,坚如磐石,大法铸就的伟大的大法弟子!

2、遇到矛盾真能及时向内找,就会柳暗花明。

随着实修的深入,法越来越使自己学会及时向内找,而且也越来越找的准,很多的迫害也就烟消云散,减少了许多损失。

记得二零零七年,我地区多处同修突然被非法抓捕,我也是其中之一,被关在当地看守所,我每天查找自己的不足,我找到:好高骛远不实的虚名心;爱跟学法不深的人大帮哄,学人不学法的心;修炼放松求常人安逸的心,睡懒觉、怕热、怕冷等等,找了二十八天,该找的几乎都找了,那时,关了二十八天的前后风门突然打开了,说是可以到放风场走走,没过多久,恶警说,你的案子已经移交检察院了,我不为之所动。检察院果然来提审我,我不为一步步升级打压所动,我的感受是邪恶的招用完了,玩的越高越下不来了,过了两天,他们夜里悄悄把我送回了家。是因为我向内找及时、彻底,正念坚定不动所致。而有几个同修被枉判几年。

还有比较典型的一次是,我和同修找掉队同修,没想到突然恶警窜進屋来,把我俩一齐绑架到县公安局审问,当时,我口袋里装的不干胶真相资料被搜走,那天,我俩都没怕,都在时时向内找,都在找准时机讲真相,恶警的什么威胁、恐吓都不动心,真是感觉不到一丝的怕,当晚我俩都被放回家。

这两件事说明真能向内找,真能正念足,就能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3、帮助同修,更要向内找

记忆最深刻的是我帮母亲同修找多年存在同一问题的不足,那就是母亲同修一直在我耳边喋喋不休讲我结婚后妻子如何如何不好的话:“你们结婚十多年了,可她连娘都从来没喊一声。到你家里来从来又不喊声坐,来也罢,走也罢,她象没见一样,你哥哥找的嫂子,嘴巴甜,见人就喊,问长问短……”听到这些,我从法上和她交流,说她应该修去情的执着,修去对名,要人尊敬的愿望所求,修去说长论短等等,自以为帮她找的很对了,她也在法上似乎明白了。可是,我压根儿没找自己,我究竟应提高的方面是哪些。由于自己不向内找,只想改变别人,却不知改变自己这一人的强势执着,致使我看到母亲和妻子的矛盾越演越烈。

那年过新年,母亲炒菜,叫妻子尝尝咸淡,妻子根本没理睬母亲,之后,母亲想不过味,竟然嚎啕大哭,我一如既往的象往常一样帮她,却丝毫没有效果,那时也是没有想想是修自己的什么,是不是自己也有做什么事情总是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是不是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伤害而动心?是不是自己也有爱听顺耳的话等等。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这一切听到、看到的都要自己一上来向内找,才能真正实修到自己。如果我时时处处都这样做到了,也许那个母亲与妻子多年演出的矛盾就自然平息了。因为师父说过:“修内而安外”[3]。

这些年,我经常看到同修帮别人,总是滔滔不绝,却忘了找自己,同修有时不接受,还强势压人,结果导致矛盾激化,其实反过来向内找自己,也是滔滔不绝,也是被观念拖着向外看同修的不足,强调着别人应如何如何,数不清多少次矛盾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自己不能时时设身处地找自己,才看到外面矛盾给自己的展现。其实这种现象就是自己在同修矛盾中不找自己的内心世界在外面的反映。这样的教训经历太长,太多,也正是做人向外看的执着在人中留下的根,该去掉了。

修到现在,自己悟到:遇事无条件的向内找是法要我达到的标准。也是修炼人应有的心境。也才能在做好三件事上真正突飞猛進。兑现誓约,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个人浅悟,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