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身心受益 修自己救人忙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和老伴去为一个工地的工人做饭。那个工地在河边,那里曾经淹死过人,都说那儿不干净。干了不久我生病了,两个月从工地回到家后我就不能吃饭。中、西医都看了,好药坏药都吃了,就是不管用;找神婆看,在神婆家感觉好多了,一出她家门马上恢复原状,天天吃不下饭,身上没有一点力气,瘦的皮包骨,说白了就等死了。

一九九七年年底,女儿的同事知道了我的情况介绍我炼法轮功。到炼功点第一天,我就能吃饭了,身上也有劲了。几天后辅导员让新学员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共九天。我怕坚持不下来,开了一百多元钱的中药,打算边吃药边听师父讲法。奇怪的是,药煎一次糊了,又煎一次又糊了,我悟到不能吃药了,就把药全扔了。

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我的身体彻底好了。我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功的神奇与超常。老伴也走入大法修炼。

这里说说我二十年的修炼点滴,和同修交流。

一、风雨无阻讲真相、救人

二零零二年下半年,我陪老伴去单位看大门。同修每星期都会从外地送来一大箱资料,我每天都出去发。我白天学法背法,到凌晨一两点或两三点时就出去发这些真相资料。夏天每次出去带五十本左右,冬天每次出去带近百本,去小区楼里发,楼高六层,十个门洞,每个门洞都去。我走楼梯如走平路,师父加持着,一点累的感觉也没有。每次发到哪儿要记住,下次接着发。

二零零五年我们学法小组买了复印机、刻录机,就不用同修来送资料了,我自己复印自己发,无论春夏秋冬,没有一天不发真相资料,一片一片挨着发,这些年走过来,我发的资料遍布我住这个小城的四分之三。

后来发明慧挂历,刚开始有怕心,挂到门上,后来怕心越来越少,就面对面发,特别是二零一一年和二零一二年逢集逢会,我和同修们两人一组每人背一大包挂历去发,世人都抢着要,有好几次我就站在集市边,还没往集里進,赶集的人们就把挂历就抢完了。有一次发完挂历后拐回来讲真相,走到头劝退了六、七十人。平常和同修赶会时讲真相,都能劝退三、四十人。有时下午学完法出去讲真相,回来就退三十几人,不耽误做饭。

二、过心性关

我是个个性非常强的人,不怕吃苦,干什么都要争第一。修炼后在家在儿媳这过心性关。洗衣、做饭、带孙子等家务活全是我的事,儿媳连碗都没刷过,还对我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总是对我和老伴不满意,说难听话。我的怨恨憋在心里,一直强忍。后来,儿子和儿媳一条心,把给老伴办丧事的三万多礼钱,还有老伴住院报销的三万多元,抚恤金三万多元都揣到他们的腰包里,没给我一分钱,我心里非常不平衡,一直修不去怨恨心,被邪恶钻空子,二零一三年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邪恶非法判了三年刑。

刚被非法关到看守所时,嫌犯们对我恶声恶气,我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她们,抢着干活,她们看到大法弟子善良,改变了对我的态度,我和同修配合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三十多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当我被送走的前一天晚上,号里四十来人齐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号长提醒大家:小声点,别让人听见。她们知道保护大法弟子。

从监狱回来后,我就想师父说的:“儿子不孝顺父母,下回倒过来,就是这样轮来轮去的。”[1] “这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不是无缘无故的,无缘无故的也不允许它这样。”[1]我明白了肯定是自己以前欠儿子和媳妇的,他们这世讨债来了。自己在法中想明白了,和儿媳的关系缓和了,儿媳对我说话好听多了,我们之间能沟通、交流了,关也过去了。

三、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修大法后,我的亲戚和家人真的受益了。

二零零二年,亲家公脑溢血,胳膊腿没知觉,我对亲家公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健康得福报。他答应了。两天后我又去医院看他,只见他在医院的走廊里走来走去,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已经好了。

儿子、媳妇虽然对我不好,我知道这是在帮我提高。让我欣慰的是他们对大法有正念,尊敬师父和大法。儿媳每逢初一、十五都会专门回来给师父上香,过新年初一早上放完鞭炮,儿媳给师父上香磕头,儿子、孙子也都来给师父磕头。师父说:“常人知表得厚福”[2],“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3]显然因为儿子、儿媳对师父和大法非常虔诚和尊敬,从而得到了福报。儿子家做生意发财,在单位上班,从最底层升为领导,平步青云,现在还到政协担任了什么职务。

我今年七十二岁,修炼大法快二十年了,我还有许多人心没修去,我要抓紧时间修好自己,用纯净的心去做最圣洁的事,珍惜利用好师尊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宝贵时间,全力以赴救人,兑现史前大愿,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谢谢师尊!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大法行 宋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