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归正自己 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以前,学法抓得比较紧,背过两遍《转法轮》。因为学法比较多,九九年“七二零”,虽然邪恶开始疯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对大法和师父的造谣诬蔑铺天盖地,但我头脑很清醒。

因为失去了集体修炼环境,为了让同修们都能跟上正法進程,我经常到常人复印店复印师尊发表的最新经文、大法资料等提供给同修学法、讲真相用。后来联系到做资料的同修,我又主动给大家传送资料。再后来在自己家也建了一个小资料点,自己制作真相资料供给本片学员。再后来又教大家如何使用手机讲真相,给大家买手机、电话卡,调试手机,修手机等。

因此我跟同修们联系的比较多,大家就把我当作协调人了,经常有同修找我交流、切磋,我就成了个“大忙人”。家里经常有来往同修,有时一天来好几拨人。久而久之,不自觉的自己思想中就承认了同修说的:“你修得好”,“喜欢和你交流”,于是来者不拒。时间长了,学法不能入心,遇事不能认真的向内找,发正念也静不下来,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后来的麻烦不断。

二零一零年,我曾被邪恶抄家,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当天回家了,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由于自己没有认真向内找。二零一三年,与我配合过的技术同修遭邪恶绑架后几天就被迫害致死,我也上了邪恶的“黑名单”。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省公安、市公安、区公安及派出所一帮警察把我作为“重点”绑架到派出所。因为我不配合,什么也不承认,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通过给他们讲真相,发正念,再加上同修在外面发正念,在派出所关押了五十四小时后被放回家,并把从我家里抄走的电脑和一部份大法书归还给我。这次事后虽然向内找了可是找的很肤浅。到了二零一六年四月,有两位我认识的同修被绑架,其中一同修十几天就被邪恶迫害死了,因此邪恶又将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问。我还是什么也不知道、不承认,不配合,六小时后把我放回家了。可从此以后片警就经常打电话骚扰我丈夫,询问我的情况,恐吓他,说我是什么什么“国家安全部挂号的”,“被全程监控的”,让我丈夫看着我,不要和别人联系,不然抓住要怎么怎么样。丈夫不是修炼人,看到有的大法弟子被判刑、打死,他很害怕,虽然没有对我采取什么严厉的措施,但不象过去那样全力支持我做三件事了。

我想我得认真找找自己了,正法到最后了,邪恶已经消灭的所剩无几,为什么我的修炼环境反而不如以前了?通过大量学法,向内找,我看到了我在修炼上出现了很严重问题,下面把我这一段时间的修炼体会和同修交流,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批评指正。

1、认真学法,归正自己

从二零零四年,我一直是以背法的形式学法,每天背一讲《转法轮》,然后再看一遍,基本上是八天学一遍《转法轮》(第四、五讲一天学完)。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底我女儿生了双胞胎,不在本市,需要我去照顾,我放不下儿女情就去了,因太忙,耽误了学法,每天只能快速的看一讲《转法轮》,学法不入心了,也不能按时间正常发正念,更没时间去讲真相救众生,搞得自己精疲力竭,很累很累。后来女儿找了个保姆,过完年我就回来了。按理说回来后应该静下心来多学法,多发正念,可由于自己是协调人,走了两个多月,同修有很多事情要找我,我又放不下同修情(其实有些事情同修自己完全可以解决,象手机的小毛病,mp3出了什么问题,电话卡没有了等等),所以回来后的几周内天天忙着解决同修的各种问题,有时间还想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知道自己落下没救的众生太多了,干事心很强,不能静下心来学法,虽然还是每天背一讲《转法轮》再读一遍,背错了也不再从新背,读的也很快,学法完全是走形式,后来干脆不会背了,发正念心也静不下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接着就出现了上面所说的那些麻烦事。

向内找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就开始归正自己:要求自己不管几点睡觉(一般都是十二点后睡觉),每天早上五点五十分炼完功后发正念,接着就认真背法(过去发完早上正念后会再睡个回笼觉),背得不熟的地方从新背,背完后再认真的读一遍。如果有多余的时间就看师父的各地讲法,这样坚持一段时间后,觉得心情很舒畅,发正念也能静下心来,能量场很大,有时真有一念力可劈山的感觉,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效果也很好。

我们这里有几个小公园,经常有大学生及跑业务的年轻人在里边散步,我主要是面对这些年轻人劝“三退”。一般情况下,不管遇到几个人,有时多达六、七个,我只要一讲他们一般都能退出加入过的中共或团队组织,“三退”率比较高,和我在一起讲真相的同修说我能量场强,一开口就把他们的不好的思想、念头给消掉了。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加持,帮助我,也与自己注重学法、多发正念有关。这一段时间同修都知道我被邪恶全程监控,找我办事的人少了,我就利用上午学法、发正念;下午学法两个小时左右,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晚上有时也出去劝退,有时在家看明慧交流文章,或看师父的各地讲法,充份利用时间,效果很好。

2、去掉不让人说的心

九九年“七二零”后,本片的同修一直把我当作协调人,有一些同修很多事情都要找我说说,或出出主意,或帮助解决解决什么问题,对我产生了依赖心,都对我说好听话,很少有人指出我有什么执着。时间长了,我的很多执着心都起来了,觉得自己就是修的好,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在大法中求名的心、不让人说的心、不修口等等都表现出来了。最突出的就是我和同修A之间的间隔。我们俩是同修也是同事,比较熟悉,也比较了解,说话很随便。修炼以后,也许是熟悉的原因,说话不讲方式,看见不符合自己想法的事情就指责对方,彼此不谦让,互相之间造成很大的伤害。有一次她说:“哪哪个学法小组有这样的问题,哪哪个学法小组有那样的问题,你应该安排时间去参加他们的学法,帮帮她们。”我一听就火了,因那一段时间正在教大家用手机讲真相,这一片同修中老太太较多,开始用手机讲真相很困难,经常出问题,那一段时间我忙的不可开交,心里也很急。我说:“他们都是老学员,有什么问题可以自己解决,我这么忙,哪有时间啊,再说了你怎么不去?”她说:“你是协调人呀,有些事情我已经替你做了。”我听了更生气了,大声说:“你替我做了,那谢谢你,大家都是协调人啊,都是义务为大家服务,谁做不行啊,为什么非得我去做,你这不是把我当作领导了吗?”等等。她也很生气,我们不欢而散,事后,我向内找,知道自己错了,很懊悔,我问自己:你这是修炼人吗?这连常人都不如呀,就只许你安排别人做什么事,就不许别人建议你做什么事吗?你这不就是个领导吗?不让人说的心这么严重了还不自知,让邪恶钻了空子,造成同修的间隔,多危险啊!我得向她道歉。后来我向她道歉,她说她也向内找了。她说你知道你那天说话时脸都是红的,我就是要去去你不让人说的心。你想想除了我谁说你?我向她道了谢。

其实A以前为大家做了不少服务的事,讲真相劝“三退”做的很好,每天都能劝退几十人,只因我的自我太重,没有把别人的亮点放在心上。后来我经常发正念清除对她的偏见,铲除妄图间隔同修的邪恶因素。后来我太忙时经常请她做一些事情,手机有新程序要修改就先教给她,让她再去教其他人,有些事情也只有她能做,她很配合,我们合作得很好,后来我去我女儿家,家里的事情都是她做的。现在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间隔了。

在这件事情上,我俩个都得到了升华,正像师父说过的:“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1]

修大法真幸福,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谢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