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陷囹圄志不改 夫持正义告恶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现在,很多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控告迫害自己亲人的直接参与人,包括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狱警。在江泽民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十八年迫害中,许多法轮功学员家庭经历了抄家、抓捕、劳教、判刑多种迫害形式,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反迫害,李刚就是其中一个。

煤城双鸭山里的患难真情

古语云:疾风知劲草,患难见真情。在中国大陆东北黑龙江省有一个煤城双鸭山,处于完达山北麓,城外丘陵连绵,城里地势起伏,平房和楼房错落排布,李刚、孙凤杰一家就生活在这里。妻子孙凤杰善良、吃苦耐劳,在三马路贸易市场做布匹生意,进货、卖货;她性格爽朗,乐于助人,在外有个好人缘,在家勤俭持家,干啥象啥,孝敬父母,对丈夫李刚知疼知热。俩人一儿一女,女儿欣欣随母姓,儿子华麟随父姓,家庭美满幸福。

李刚户口填的汉族,实质是满族人,老祖宗弓马驰骋不会了,但是李刚爱读书,什么苏武牧羊、范仲淹贤相、许大年行善得福报,古代圣贤知道不少,一辈子就认个“理”字,耿直。李刚爱好文艺,写点诗歌,吹吹笛子,颇有生活情趣。李刚对妻子唯一一点不满意就是凤杰脾气急,正扫地呢,孩子犯了错误,拿起扫把就打,谁说都改不了。最后这唯一的缺点,是怎么改的呢?

一九九六年五月,市场一位大姐介绍凤杰修炼法轮功,孙凤杰身体好了,心性也变了,对李刚和孩子也总是笑眯眯的,教育孩子讲道理,讲要真诚、善良、宽容做人。李刚这回给凤杰打满分:嗯,够贤妻良母标准。因为凤杰不坐班,加上热心肠能张罗事,大家就推举她当双鸭山法轮功辅导站站长,这个站长没有人任命,也没人给开工资,更没什么权利,就是来了新学员教教人家炼功动作、谁缺啥义务服务一下。

法轮功学员都干什么?李刚都知道:早上去益寿山公园炼功,晚上大家在一起读法轮功经书《转法轮》等,节假日弘法。该上班上班该过日子过日子,大家都按“真、善、忍”约束自己,不做坏事做好事。自打炼功后,家楼前的雪,都是孙凤杰扫。李刚不爱占便宜,身在供应处,装修房子连钉子都是自己买,以往孙凤杰就数落他不会占便宜。炼法轮功后,凤杰变了,即使家里有单位东西,她都会让李刚送回去,境界不一样了。凤杰身体也好了,再没昏倒过,头痛也好了,李刚亲耳听、亲眼见各种疾病痊愈的例子太多了,法轮功做好事的也太多了。李刚对大法师父是由衷的敬佩,对大法“真、善、忍”法理发自内心的认可。

江泽民出自对大法师父的妒嫉,在大陆以群体灭绝的方式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孙凤杰经历了非法抄家、酷刑、四次抓捕、一次劳教、判刑十三年,在牢狱中度过十五年。李刚家的布匹生意原来有几十万的固定资产,在尖山区平行路十九委住的几百户人家李刚家第一个安电话,现在布店关了、商店黄了。去监狱探视两头跑的李刚,只有几百元的退休工资,李刚吸烟,买最便宜的,2元一包。有时为省2元的公交车费,走挺远的路。去哈尔滨十小时,多数是坐硬板,41块钱,来回82元。一个烧饼、一碗面条就是李刚一顿饭。

每到八月十五、中国新年,李刚点上灯,点上蜡烛,有饺子、有菜,摆上四双碗碟和筷子:这是凤杰的;这是欣欣的;这是华麟的。从三十一直摆到大年初一,他要为凤杰,为儿子、为女儿守住这个家。

李刚二零零四年写过一首《梅花颂》,开篇两句是:百花园中梅芬芳 一身正气迎春光。十一年后,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五日,一场漫天大雪席卷龙江大地,双鸭山“610”车没等上道,封路了。六日是孙凤杰冤狱期满的日子,“610”提前告诉李刚,他们要接孙凤杰,李刚说:不需要!不欢迎!那天,地净天远,孙凤杰一步一步走出了黑女监灰色的院子,把门的警察问:“叫什么名字。”“孙凤杰”“什么罪?”“没罪,炼法轮功。”

凤杰双鸭山历劫 李刚劳教所过年

一九九九年“7.20”对法轮功的公开迫害全面开始的当天,孙凤杰当天就赶到北京上访去了,回家当晚被双鸭山向阳派出所登门抓走,关进看守所,非法拘留三个多月。十月份,江泽民在法国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信口污蔑说法轮功是×教,第二天中共党报《人民日报》马上刊登评论呼应。孙凤杰,领着七岁的儿子再次进京,被陆续遣返哈尔滨,孙凤杰走脱了,第三次踏上了进京的列车。这回孙凤杰的依法上访同样没得到礼遇,反而被第三次抓捕,关进铁笼子迫害。

孙凤杰被劫持回双鸭山,关进矿务局公安处看守所。不让见妻子,李刚找公安局,找“610”头于永江,最后找到市委书记胡祥鼎,李刚心里硬气:孙凤杰她做好人没犯罪,凭什么不让见?李刚被“特批”可以见妻子。为了让孙凤杰,写“悔过书”、“保证书”,双鸭山公安局“610”、国保大队的李森、李洪波都来了,双鸭山矿务局公安处处长亲自来做工作:“我是李刚小学同学,只要你写保证,我马上就让你回家。”

二零零零年春节,是步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新年,不知为什么,人人有一种庆幸感,那一年鞭炮简直放爆了。三十晚上,不写保证的孙凤杰没有能回家,铁门一阵响,原来李刚领着十三岁的女儿、八岁的儿子来了。全家在看守所过了一个“团圆年”。李刚在家剁好了馅子、和好了面,和孙凤杰一起在铁窗内包饺子,煮饺子,吃饺子。看守所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胡老先生,和李刚家一起度过迫害后的第一个新年。

西格木里天日暗 益寿山上冰雪寒

二零零零年二月六日,孙凤杰被判劳教一年,送进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孙凤杰在劳教所因为背经文、炼功被关小号、打骂、吊门框、各种体罚。劳教所的警察想出“损”招儿害好人:把孙凤杰和两个同修连铐在床边,不能坐,不能卧,有人动一下,另外两人被抻得更惨。

二零零一年,为了生活,回家后孙凤杰和李刚开了一个小食杂店,经营是蔬菜水果日杂,两口子上货精挑细选、公平交易,不掺假,不缺秤,生意很快风声水起,有人赶一段路也来这里买货。孩子放学也来帮忙,一家人勤勤恳恳,日子似乎安定下来了。附近富安派出所政委李世文、片警朱卫东,有事没事就登门了,东看西瞄,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骚扰孙凤杰。

十二月二十八号,一家人正忙里忙外。好几辆车、十多个警察呼呼啦啦把食杂店围上了。双鸭山“610”、国保大队的李洪波、李森都来了。李刚问:凭什么上我家来?有人拿出一张纸,女儿欣欣平时是个文静孩子,这会儿一把扯过来撕了。他们叫着要抓孩子,李刚一步挡住:“抓我吧。”李世文把孙凤杰双手扭到背后,压她低头,李刚冲上去一狠拳,和他扭打在一起。别的警察站着看热闹,李世文就骂他们不帮忙。警察才蜂拥把李刚、孙凤杰扭住拖上车,李刚一边挣扎一边喊: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大法就是好!

在儿女的哭喊声中,夫妻两人被抓走了。孙凤杰绝食绝水九天,生命垂危,被担架抬回家。身体恢复一点,她就天天到公安局要丈夫。最后,连凤杰老父亲也去找人:他也不炼法轮功,你们关他干啥呀?

李刚在看守所呆了一个月零两天,二零零二年的第一个月,李刚是在看守所过的,天天吃硬窝头。

集贤县贤妻受刑 寻亲路良夫承难

二零零二年四月,全国又对法轮功学员大抓捕,无法在双鸭山安身,孙凤杰就和同修王关荣出外租房住,十二月七日两人在大街上发传单,被举报,集贤县公安警察抓捕了两人。孙凤杰身上数千元现金被收走,王关荣有个人新式手机,当时警察就抢起来了。双鸭山市一听说抓住孙凤杰了,登时成立了专案组,组长是公安局副局长凌清范。组员有李洪波、李森,代长鹏、刘维国,加上集贤看守所的张玉山、耿姓警察十七、八人,他们对孙、王二人多次刑讯逼供,多次酷刑。天天不摘手铐。江泽民成立“610”的第二天,就让公安部下令,警察可以执行错误命令不承担法律责任,这一下有些警察就什么都敢干了。

十二月十二日,他们连续五十小时审讯孙凤杰和王关荣,不准她俩吃饭、喝水、睡觉,他们轮流休息,攒足精神折磨人,上来就拳打脚踢,让她们大劈叉、开飞机,大男人坐在椅子上把腿、脚放在两个女人背上,不许她们抬头,两个多小时人站不住就踢脸踢胸口、砸脊骨,代长鹏踢得孙凤杰脸上鲜血直流。最后孙凤杰被拖回囚室,王关荣半个月不能走路,两人咳血多日。三十日晚六点,孙凤杰和王关荣再次被分开审讯,一进去,警察就把孙凤杰棉鞋扒了,让她光脚站在水泥地上,当时正是寒冬,黑龙江滴水成冰呵。让孙凤杰“交代同伙”,又是代长鹏用打火机点着了孙凤杰的头发,火烧的吱吱响,李森的司机姓常,用塑料袋套住孙凤杰脑袋,几乎令她窒息,坐铁椅子、轮番毒打,十二小时后,孙凤杰被抬了回去。

二十多天后,李刚才知道妻子孙凤杰被抓了,李刚就到处找人,开了介绍信,领着十岁的华麟来探监。二零零三年五月八日,双鸭山市尖山区法院开庭,审理孙凤杰和另外六名法轮功学员,李刚和华麟被允许旁听。宪法不是规定信仰自由吗?不是规定出版、集会自由吗?可法官根本不让孙凤杰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草草走过场就结束了。

远远看见憔悴的妻子被戴着手铐推到被告席李刚心里五味翻腾,他就大声喊:“凤杰,我和儿子永远支持你!”见一次都要坚持抗争,到处找人,九个月中李刚跑了集贤县七、八次。最后一次李刚去集贤看守所,孙凤杰已经被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了,根本没通知家属。

攻坚战金刚不动 十三载真情不迁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省城哈尔滨市郊,灰色的大门,灰色的高墙电网,远远就给人一种格外压抑的感觉。

服刑人员进监狱的第一站是集训监区,也称“新收”,一般犯人要呆三个月,学会监狱的“规矩”。然后分到各监区开始劳动。法轮功学员在集训监区最主要的事情是要“转化”,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凤杰在集训监区被强制转化了整整三年。集训监区时任监区长吕晶华,副监区长王晓丽。进监狱,警察要谈话,孙凤杰见的是警员陶丹丹,正常一问一答,陶丹丹问到家庭成员,孙凤杰正常回答,猝不及防陶丹丹上前就给孙凤杰几个嘴巴子,孙凤杰这才知道,这里警察打人是不需要理由的。而不放弃信仰,此时此地成了警察和指使的犯人虐待法轮功学员最充分的借口,打骂是家常便饭。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二月孙凤杰被两次吊铐,一次四天四夜;一次十四天,孙凤杰昏过去两次。二零零六年二月又被背铐铐在暖气管子数日,四月,吕晶华领人对孙凤杰大打出手,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凤杰昏倒,吕晶华说:“让她在地上躺着吧。”扬长而去。

孙凤杰对自己受冤吃苦不抱怨,但对丈夫李刚很心疼,在集贤县看守所拿到被判刑十三年的判决书后,再见李刚,凤杰就说了:李刚,咱们分开吧,现在跟我在一起太遭罪了。李刚这回拿出丈夫的主见:我等你,我领着孩子等你,咱这个家散不了!李刚给妻子信里写过不少诗:十载夫妻难,恩爱道义不可丢,岁月明月照,百肠千回转春秋。

见不到人,李刚就给凤杰写信,凤杰有时候接不到信,警察撕了。有时接到了,两个窄纸条:一条两个字称呼加一个冒号;一条两个字李刚加年月日。自从凤杰进了监狱,李刚落笔就称凤杰“夫人”,信和日记都一样,丈夫是天,这夫人也是天了呢。口语呢,就是老伴,人都说老来伴老来伴,可李刚和老伴凤杰进五十、奔六十却隔着高墙电网、隔了数百里。为了一个月、两个月隔着厚玻璃见上妻子,李刚开始从双鸭山跑哈尔滨,正常监狱一个月允许接见一次,一次十五分钟或半个小时,李刚头天晚上八点半在双鸭山上4138次火车,第二天六点零五分在哈尔滨下火车,再坐434路公交车一个小时,再步行一段路,就看见黑女监高高的大铁门了。

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取消接见,李刚就找监区长、找狱长讲“理”,黑女监不少人都知道有个倔老头李刚是孙凤杰丈夫,不让见人不回家。

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女儿欣欣、儿子华麟从打工的地方回家,三个人一起去看孙凤杰。到门口接见室传出话:不让见。李刚就急了:“我老伴炼法轮功,没犯罪为什么不让见?”“就是炼法轮功,不转化不让见。”“你们墙上写着人性化管理,写着国家规定亲人接见,谁不让见?”李刚找到办公楼,要找管事的领导。最后副狱长包锐接待了李刚,还把教改科科长找来了,向李刚介绍:这是科长吕晶华。一听这名字,李刚血往上涌:“你叫吕晶华呀,我听说过你这人,听说你迫害我老伴孙凤杰和别的法轮功学员最坏!”吕晶华脸“腾”红了,包锐赶紧打圆场说:“没有这事没有这事”,吕晶华不一会走了。

最后算包狱长“特批”,一家四口见面,还一起在监狱餐厅吃了一顿饭。孙凤杰对已经长成漂亮姑娘的女儿说:“欣欣,妈妈不求你别的,只求你做个好人。”欣欣回答:“妈妈,你给我的精神财富,我一辈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您放心吧,我永远不会不走正路的。”

十三年监狱狱长换了好几个,李刚没换,李刚找过好几个狱长讲理,也有见不着的时候。这些年为见妻子,李刚没少找人:领导、亲属、同学、“610”、警察……

妻陷囹圄志不改 夫持正义告恶人

苦难没有改变孙凤杰的善良和热忱,她长长睫毛环护着一双清澈明净的美目,面容笑起来干净爽朗。别人不喝的大头菜汤,扔的西瓜皮,都送给她。她把大头菜叶捞出来,洗净,攥干,切成细细的丝拌上盐、辣椒油,大家抢着吃。西瓜皮刮净、切条,做凉菜、做咸菜。白菜帮、大头菜外叶,到她手里什么都能变成美味。谁有事求她都给做。姐妹、女儿心疼她给她存钱,凤杰不舍得花,多年每月花不到100元钱,出监时卡上省下6709元钱。

孙凤杰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近十三年时间,经历了集训监区、第二监区,十一监区,一波又一波的转化“攻坚战”。奥运、十八大、评文明监狱、北京来了专家……天下大小事都和法轮功转化不转化联系上了,从云山雾罩的讲演到酷刑折磨,孙凤杰都见识了。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李刚去监狱接见,从早上等到下午,不让见,说领导不在家,最后连接待的人都没影了。李刚回到双鸭山,一天粒米未进,上午给黑女监狱长写了封控告信,下午给省司法局局长写控告信。李刚心放不下了:不定又搞什么花样迫害了,等“十一”放完假。

八号早晨,李刚又站在黑女监接见室。不让见,找到狱长,特批,看见孙凤杰笑呵呵来了,李刚心中满天乌云都散了。回到双鸭山,李刚给包狱长写了一封信,劝她多行善,积德积福。在了解法轮功修炼者后警察们也在渐渐转变,也由于李刚不断控告,孙凤杰后来可以看到李刚的家信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北京来了“转化专家”,黑女监又对法轮功学员下手了。监区警察瞄着李刚:“孙凤杰接没接见?”二号李刚接见完了走了,七日,他们把孙凤杰从二监区弄到集训九监区,开始“攻坚”。开始几天坐小凳子到子夜十二点,再后来,二十四小时不让睡,孙凤杰用强大意志保持思想清醒,血压低压的七十,高压九十,体重骤降四十斤。下个月妹妹来看凤杰,监狱没让见,李刚一听说,第二天坐火车来了,见到妻子模样大变,李刚不让了,李刚这回把控告邮到海外,请联合国、各人权组织关注老伴孙凤杰被迫害案件。

二零零四年,李刚向双鸭山检察院控申科控告警察李森、李洪波、代长鹏、王维国等执法犯法,对孙凤杰、王关荣刑讯逼供、实施酷刑;控告尖山法院法官审判长姜枫、审判员高志新、代理审判员董曼、书记员林丹,违法枉判孙凤杰重刑。二零零五年起,李刚向集训监区指证警察迫害老伴事实;要求狱长查处处理;集训监区长吕晶华、二监区长杨华、狱长刘志强等等都接到过李刚的控告,有人是多次接到多封。李刚讲:我老伴孙凤杰她在家是贤妻良母,在社会上是个好人,她修“真、善、忍”有什么错?我要求立即无罪释放孙凤杰。他警告警察:天理昭昭,我老伴有什么闪失,我绝不答应!每封信李刚都邮挂号信,一封四块多钱,怕收不到。监狱不回应,李刚向省监狱管理局、省司法局、省高级检察院控告黑女监监狱违法转化妻子,迫害手段违反宪法、刑法、警察法、监狱法、通信法,迫害的具体人是谁、责任人是谁都写的清清楚楚。每一次,他把自己姓名、住址、电话也都写清楚。李刚一介布衣,但他觉得自己头顶着天,脚踩着地,听到夜哭心不愧,头上打雷心不惊,为什么?因为我李刚没干过坏事。妻子蹲大牢,李刚一样理直气壮:我老伴她做好人,没犯罪!

二零零三年,孙凤杰和王关荣在集贤看守所,就曾对当时中共党魁、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提出的控告,李刚复印留底,亲自把控告状送到双鸭山检察院。到了二零一五年,看到大街上贴着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告示。这些年的苦与愁一下翻上李刚的心头,对,这个坏蛋,这个祸国殃民的败类,必须让他受到法律的审判。李刚找出十三年前妻子的控告书,补充事实,郑重签上自己的名字:孙凤杰丈夫、法定代理人李刚。七月三十日,他将控告邮寄中国最高检察院。

法轮功教人向善,以真善忍为准则,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修炼法轮功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真相、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完全是法律允许范围之内的,也是合法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头目江泽民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场反人类的暴行一直延续到今年,已经持续了十八年。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

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受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法轮功学员与家属控告江泽民,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