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点亮上亿学员心中的明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一日】读完今年8月27日明慧网刊登的《从叛逆女孩儿到乐观青年》一文,不禁感慨系之。

文中的主人公德国女孩娜塔丽是位法轮功学员,她出生在德国中部的一个单亲家庭,妈妈独自抚养她和两个哥哥,为了给孩子们换一个比较好的环境,搬了好几次家。频繁的换校搬家明显影响了她的学习成绩,十三、四岁的她功课上显得吃力,时间长了就不愿意去学校,开始旷课。妈妈有一段时间不得不把她送往一个寄养家庭。娜塔丽早早便辍学出去找工作。十五、六岁的她对生活状况感到无奈,没有期待也看不到目标,感到“了无生趣。”

在一个人来来去去的日子里,娜塔丽没有停止过思考。“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生活是这样的。生命的存在意义和过程究竟是为了什么。艰难挫折不可能是生命的全部,一定有一个原因的。我很确信这一点。”于是,娜塔丽开始在工作之余上网查找关于生命的来源和归宿的问题。二零一零年四月底的一天,她在网上偶然点击开法轮大法的资讯网站,浏览后震惊不已:“这群人哪里来的勇气面对那种残酷迫害?我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人能有如此的勇气和力量在这样残酷的情况下坚持信仰。”

在母亲不用电脑的空隙时,她迫不及待的在网上找到《法轮功》这本书,读完后接着读《转法轮》。“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谜团解开了,一切仿佛都有了意义。我马上明白我找到了什么。那种兴奋和难以形容的幸运无法用语言形容。”

李洪志先生的《法轮功》让娜塔丽“懂得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这就是生命的意义。”跨入修炼的大门后,没有人要求她必须要如何如何做,而是她自己发自内心的想按照“真、善、忍”做,在这样努力的时候,她感到“从内心发出一种满足感”。为此,她发自肺腑的感激道:“我非常庆幸自己七年前找到真法真道,要不是大法,我不知道今天还在不在人世。我对我师父的感恩无法用语言来诉说。”

娜塔丽的故事之所以令我感慨系之,是因为我也有一段与她颇为相似的经历。

许多经历过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人都还记得,1980年5月,发行量超过200万册的《中国青年》杂志刊登了一封署名“潘晓”、充满青年人困惑的长信,信中感叹“人生的路呵,怎么越走越窄”。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封信不但随即在青年人中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而且引发了一场关于“人为什么要活着”的全国范围的人生大讨论。我和潘晓不仅是同龄人,而且他的困惑也正是我的困惑。

尽管在旁人看来,当时的我完全称得上是人生的幸运儿,不但顺利的考進了大学,接着又读了研究生,而且毕业后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家庭也颇为幸福美满。可从大学时代起,我就被“人是什么?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个不解的问题一直折磨着。为了寻找答案,我竭尽所能向古今圣贤求教。然而,他们虽有种种精辟的见解,最终却都不能使我完全信服。就这样,我从一个昔日满怀理想的有志青年渐渐的变成了一个精神上的无家可归者。“路不知怎么延续,心不知如何启程”。心中的那份痛苦和绝望,非有相同经历者实难以体会。

就在我对解决自己的人生困惑已不抱希望的时候,我幸运的遇到了法轮功。毫不夸张的说,当我读完师父的《转法轮》时,往昔困扰我的种种人生疑惑一下便全都迎刃而解了,沉郁多年的心也顿时变的亮堂起来。

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书中说:“在高层次上看,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当人。因为人的生命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是和宇宙的真、善、忍特性同化的,是性本善的、善良的。可是由于生命体多了之后,他也产生了一种社会的关系,所以从中有些人就变的自私或不好了,就不能在很高的层次上呆了,就往下掉,掉到一个层次中。在这个层次中他又变的不好了,再往下掉,往下掉,最后就掉到常人这个层次中来了。掉到这层次上,是要把人彻底销毁的,可是那些大觉者们出于慈悲,决定在最苦的环境中再给人一次机会,就创造了这么一个空间。”“在其它空间的人都不存在这样的身体,他可以飘起来,他还可以变大、缩小。而这个空间让人有这样一个身体,我们这个肉身。有了这个身体之后,冷了不行,热了不行,累了不行,饿了不行,反正是苦。有病了你要难受,生老病死的,就是让你在这个苦中还业,看你还能不能返回去,再给你一个机会,所以人就掉在迷中来了。掉到这里边来之后,给你创造了这双眼睛,不让你看到其它的空间,看不到物质的真相。你要能够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贵,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你要再坏下去,生命就要销毁了,所以在他们看来,人的生命,当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

读到这里,我心想,这不正是我一直在苦苦寻觅而始终没有找到的“真经”吗?那一刻,我为自己能有缘读到这本讲述修炼大道的奇书感到万分庆幸。就这样,带着分外欣喜的心情我急不可待的走進了修炼之门,整个人生从此翻开了全新的一页。

最后,我想说的是,类似我和娜塔丽这样的经历,在上亿法轮功学员中其实不计其数。李洪志先生不仅燃起了我们俩心中的明灯,而且燃起了上亿法轮功学员心中的明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