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的妈妈改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妈妈在一九九九年前和大法擦肩而过,她那时学其它宗教,对大法不想了解,对我们修炼大法还很反对,对真相很排斥。现在,妈妈终于能走進大法修炼了,让我深刻体会大法真是无所不能。下面就讲讲妈妈的故事。

妈妈是农村人,善良本份,老实厚道。一九九七年,姐姐修炼大法后告诉妈妈,大法才是真正度人的,希望妈妈也学大法。妈妈听后也想学,但妈妈当时在学其它宗教有顾虑,姐姐解答了妈妈的疑惑,妈妈觉的姐姐年龄小说话分量不够不可信。就请教了当地的一位老年大法学员,说她学其它宗教,能不能学大法。那位婆婆可能是对不二法门理解不深的缘故吧,就对妈妈说不能学。妈妈就真的以为不能学,妈妈错误的观念认为年龄大的人说话可信,所以姐姐劝妈妈学大法,妈妈就很固执,就继续学她的宗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二零零二年,姐姐为了让世人了解大法真相,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劳教一年,家人不明白真相,不理解姐姐的做法,对修大法更是反对。我是一九九九年后走入修炼的,我的身体因学大法有很大改变,但妈妈还是坚持己见。由于担心我们的安全,更怕坏人迫害,对大法真相更是不想了解。

我们在家时间不多,只要在家都会和妈妈一点点讲大法真相,有时我们从很多方面讲真相,妈妈好不容易有点认同,有所改变,我们一离开家,再一回来,她又不听我们说了,又很反对,甚至我们在家里放一些音乐或是一些有关学法修心、祛病健身的语音,妈妈都是跑的远远的,把耳朵堵住不听。

我们知道妈妈学那宗教对她控制的很厉害,经常和她那一群人在一起,妈妈又迷糊了,分不清好坏了。妈妈身体不好,有耳鸣、高血压,几年前手摔了,没有及时治疗,后来又错位多长了一点骨头,手就一直痛了好几年,在家洗衣服做事很不方便,妈妈每次都向我们诉苦,我们劝妈妈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妈妈不听,宁愿难受也不信。

我和姐姐说,妈妈只有离开她们那个宗教人群,才能有办法改变,然而妈妈怎么也不愿离开家,爸爸年纪也大了,想做点轻松事,我们说给爸爸在城里找份轻松的工作,叫妈妈一起在城里做点什么,妈妈说爸爸一个人去就好了,她说她怎么都不会离开家的。我们知道妈妈是不想离开她们宗教的那群人。我们没办法。妈妈还总说大法不好的话,我为了妈妈不对大法犯罪,告诉她那样做会遭报应的,后来我就说我们不反对你学什么,信什么,但你不要反对大法。

去年,由于家里盖房子,爸爸受了很大的刺激,妈妈学那宗教不好好在家做家务,每天都往外跑,村里人也议论,妈妈又不改,爸爸很伤脑筋,爸爸天天吼骂打妈妈,记性不好不幸得了老年痴呆症,爸爸经常有幻觉幻听,经常怀疑妈妈偷藏爸爸的东西。我们在城里工作,回去不方便,也很少回家,妈妈整天生活在恐惧中,父亲还经常半夜赶妈妈走,妈妈有几次没地方去,就在亲戚家过夜。后来妈妈没办法在家里呆,总想离开家里,在外面找点事做,甚至说在外面捡破烂都好。

在这困难时期,妈妈只想到自己,逃避问题,我知道是那个宗教把妈妈变的极端自私。我们姐妹几个就轮流的回家照顾,也带爸爸去医院看病,但痴呆病患者通常自己不认为自己有病,说他脑袋有病,他就吼,给他吃药,开始还能吃点,后来他经常怀疑药物,我们就哄着他吃,但是病状还是很难控制。妈妈整天愁眉苦脸,想逃避问题。我们在家照顾,劝妈妈在家好好照顾爸爸,把家里照顾好,妈妈就是不听,我们都拿妈妈没办法了,我还想妈妈就这样没救了吗?

再后来,爸爸的病发展到不认得自己的家,经常说要回家,我们在家照顾时,爸爸经常半夜闹,叫我们起来带他回家,我们怎么和他说这就是自己的家,他都不信,偶尔有那么几次像是睡醒了一样,说,原来是在自己家里啊,说我们没有骗他,但是爸爸的病症是越来越严重,我们不知陪他半夜走了多少回,尤其是天冷下雨时,他还要跑出去,不让我们睡觉。

后来姐姐辞了工作,在家里照顾爸爸,同修建议都来城里生活。我们都劝妈妈来城里生活,姐姐常在家里状态也不好,时间久了也受不了,在城里,同修多,我们也在一起,可以加强学法、炼功。我们终于劝动妈妈了。

来城里,脱离了家里的环境,在大法修炼的环境中,妈妈天天看真相电视,听真相歌曲,妈妈说她开始有所动心,但是碍于面子,她不念“法轮大法好”。住了一个月,后来说给爸爸办理残疾证,姐姐陪妈妈带爸爸一起回去办理,这过程中还去了医院,住了几天,医院受不了爸爸闹,把爸爸赶出来了,爸爸住了几天没好转,反而受刺激变的更糟糕,残疾证也因没到达规定时限办不了,妈妈这时对爸爸的治疗完全失去了希望。

端午节妈妈在家包粽子,她的无名指抽筋,姐姐看到劝妈妈念“法轮大法好”试试,姐姐念了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话一落,妈妈说手抽筋好了,妈妈说真的好神奇。姐姐看着妈妈的手果然正常了,就问妈妈以前手抽筋有没有这么快好的,妈妈说没有。姐姐说这是大法的神奇,大法师父的慈悲,让你当场就能感受到大法的超常。姐姐通过这件事就鼓励妈妈要相信大法,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对于后来妈妈开始为了爸爸的健康而念这九字真言起到了很大的铺垫作用。

残疾证办不了,就又来到城里,这次妈妈对大法的态度转变了很多,开始每天念“法轮大法好”,但由于宗教的观念干扰,妈妈没有百分之百的相信大法,半信半疑,但又受不了爸爸的那种折腾,医院也没有办法了,用妈妈的话说,到走投无路了,才想到念“法轮大法好”。于是妈妈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念了一个星期,每天也看真相碟子,也许妈妈的观念在改变,对大法慢慢有了正确的认识,一星期后,妈妈发现腿上的淤青消失了,又过了几天,妈妈说淤青再没出现了,妈妈有了信心,每天坚持念“法轮大法好”,次数也增多了。

后来妈妈说,她白天念,晚上也念,做梦都在念,妈妈多年的耳鸣终于好了,听外面的声音清晰了,人也精神起来了,睡觉也能够好好休息了。妈妈很开心,信心更足了,有时还督促我们赶快为爸爸多念“法轮大法好”呢。我得法前疑心很重,疑心起来都不敢吃东西喝水,怕中毒,我和妈妈说我最近早上起不来炼功少了,又有点疑心了,妈妈一听就说那就赶快炼啊,我说要是早上没起来,就叫我们起来,妈妈答应了,后来的几天妈妈每天都叫我们起来炼功,我们炼功也能坚持了。

妈妈前一个星期去量血压,医生说血压160要吃药,妈妈不想吃,吃了就总要吃药维持,怕麻烦就没有吃药。由于妈妈支持我们学大法,又过了些天,妈妈又去量血压,医生说血压正常了,妈妈不知道该有多高兴了。妈妈说头不疼了真轻松,身上病少了真舒服。

这其中还有个小插曲,妈妈耳鸣本来好了,又因以前学的宗教干扰有点怀疑,耳鸣又犯了,叫我们起来炼功的那天,她耳鸣又好了,妈妈觉的很神奇,我告诉妈妈这是支持我们炼功得的福报,妈妈很高兴。第二天还没到时间妈妈就叫我起来炼功,我一看才凌晨两点,我看到了妈妈积极的心态很欣慰。妈妈说她腰部有点硬,想活动一下,也跟着我们一起炼功,炼功后妈妈感觉腰部没有那么硬,软多了。

妈妈也开始悟道了。有一次,妈妈拿着大法书叫爸爸看,爸爸坐在椅子上把书反扣在大腿上,妈妈立即耳鸣痛的厉害,很快意识到大法书不能反扣在大腿上,这是对大法不敬,妈妈把书拿起来,说:“师父莫怪莫怪,做错了,请师父原谅”,妈妈耳鸣立即好了,妈妈很高兴,又一次体会到大法的神奇超常。我下班回到家,妈妈很激动的把这件事讲给我听。妈妈确实改变了。她每天诚心的教爸爸念“法轮大法好”,爸爸也在好转。

如今的妈妈也能参加早上晨炼,也能每天坚持学法,现在都可以和我们简单的在法上交流了,照顾爸爸也变的有耐心了,大法让我们找回了妈妈,找到了家的温暖。

由于篇幅有限,只能叙述到此。想起往事不堪回首,弟子叩拜恩师,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救度之恩,也感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让我们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让顽固的妈妈得到大法的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