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脑瘤患者的感恩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数学教师,在我三十六岁那年,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正在给学生上课,突然一头栽倒在讲台上,不省人事。经医院检查,是脑瘤。脑袋长瘤是件多么危险的事,而我得的却是很严重的那一种,一发病就剧烈头痛,有时倒在地上抽风、口吐白沫,昏迷过去,精神和意识受到不同程度障碍。

记得有一次在老家时,我犯病了,大晚上什么也没穿就跑出去,当时外面零下十八度,我跑出去一个多小时,摔得浑身全是伤,后来倒在地上冻得缩成一团儿。母亲找不到我,急得都报警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被认识的人发现,打电话叫家人把我接了回去,那次差点被冻死。这是过后母亲给我讲的,可我当时完全不知道。那时候这种事情太多了,我遭了很多的罪,真的很可怜。

校长给我放了长假让我专心治病。也就在那时,我认识了一位患脑瘤好几年的大姐,比我的病还要轻,她发病时就是站不住,浑身颤抖要摔倒。可即便这样,她做了开颅手术后,什么药贵吃什么,可还是没有治好。因为这个病属于疑难病、重病,没有什么特效药。再看看自己,我就更觉的没有希望了!心想:活一天是一天吧。

后来母亲从农村过来照顾我,那时她已经修炼法轮大法将近两年了。修炼前,母亲患有严重的类风湿和关节炎,别说干农活,就是连走路都走不了,什么药都吃了,因为药吃的太多一口牙都掉光了。炼法轮功后,母亲不但能走路了,还一身轻走路生风,简直太神奇了。

一天,母亲和我说:“孩子,你也修大法吧,只有大法能救你的命。”因亲眼见证母亲修大法后的神奇经历,所以我也非常相信大法。再加上当时我中药、西药全都吃了,真是什么方法都用了,对现代医学已经失去了信心。所以我决定也要修炼法轮大法,把心一横,我把药全扔了。

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中。那是二零一零年。可是,初期我并不懂得怎样去修,也不知道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不懂得遇到事情向内找,处处为他人着想,什么也不懂。就知道天天看书,我心里也非常相信大法、相信师父,相信我的病会好。虽然当时是抱着这样一种心态走入大法中来的,可是慈悲的师父还是帮助我净化身体、帮我消业。慢慢的,我发病的次数越来越少,发病周期越来越长,这也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这期间,我就相信师父,因此一片药都没吃。

到了后来,由于我心性提高了,也知道怎样去做一名实修者,所以后来很少发病。有时候刚上来难受的意识,我正念一起,心想没有事,马上就好了。一晃,快八年过去了,我一针没打,一粒药没吃。现在什么都能干,和好人一样,完全恢复了健康。这本身不是一个奇迹吗?

修炼前,我是个好强、脾气特别不好的女人,一点小事就发火。经常把女儿打哭,邻居都能听得见孩子的哭声。有一次,那是高考的前一晚,女儿在家学习,我不知什么原因,又和女儿吵起来,我把女儿的眼镜摔碎,女儿哭着愤怒的说:没有眼镜你让我明天怎么高考。后来丈夫回来了,得知此事也非常生气,我俩又打了起来。那时丈夫和女儿对我意见都非常大,都不愿意理我,家庭矛盾很深。

修大法后,不知不觉我变了。一方面,我明白了怎样去做一个好人,凡事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事,用一颗善心去包容别人。说话时,语气轻柔,面带微笑,用祥和的心态去对待周围的人或事情。另一方面,我认真的看完了《九评共产党》这书本,发现自己以前那种好强、爱争爱斗、脾气火暴、咄咄逼人等等,全部来自于党文化。那种斗争哲学所提倡的好、勇、斗、狠,在我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我便注重修去党文化,让自己本性善良的那一面苏醒。

我的变化,女儿和丈夫都看在了眼里。女儿说妈妈你变了,开始愿意接近我,和我说心里话。丈夫看到我修炼后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慢慢开始接受大法,认同大法好。修炼后,我把自己的工资卡给丈夫支配,他的工资卡自己保管,我从不过问。后来,他看到我的变化,也受到了触动。他把我的工资卡又给了我,让我自由支配。我的亲朋好友来看我时,既惊讶于我恢复了健康,也惊讶于我的变化,她们非常愿意听我讲述自己真实的经历和感受,她们也很受益。

我很庆幸,有生之年能够得到大法并走入大法中修炼。庆幸,今天我能有机会坐在桌前,写下这篇文章,与更多的人分享我的故事。

在此,我感谢法轮大法,感谢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完整的人生、幸福的家庭!师父,您辛苦了。您的恩德穷尽弟子一生也难以报答!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