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凡的岗位上修心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今年四十九岁,现在从事的是道路两边的清洁工作,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清洁工人,更是一名修炼二十多年的大法弟子。

说起当清洁工这个职业,我原本很讨厌它,自己观念中认为那是一份很脏的活,而且也会很掉价的(没脸面的意思)。然而,阴差阳错,我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与一位清扫道路的大姐聊起来,大姐是个热心人,从她那儿得知她单位还需要员工。虽然那时我还无意要干这份工作,但还是把联系方式给了这位大姐。

过了些日子,保洁公司给我打电话,刚好那时我的工作还是没有着落。在这种情况下,迫不得已我答应了去保洁公司上班。回家后,我偷偷的哭了几回,好象自己遭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当冷静下来擦干眼泪,我发现,我竟然是在强迫自己去干一份自己心目中最瞧不起的工作,强迫自己去接受这个现实,真是不可思议。

毕竟是修炼人,师父法中讲过:“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当静下心来时,我问自己,我为什么要瞧不起这类职业,我是修炼人,一不偷,二不抢,凭着自己的双手出力,养家糊口,有什么丢脸面的?我这不是虚荣心、面子心、求名的心吗?师父法中还讲过:“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2]

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两、三天后,保洁公司派班长给我送来工作服,并安排了工作路段,就这样我开始上班了。我负责的路段位于市中心的一个丁字路口,以丁字为中心南北各一百米左右,然后向西有三、四十米左右,还包括十个垃圾箱周围的卫生管理,主要是清扫道路两侧的人行道及树盆和捡起人们随手扔掉的垃圾,公路上的垃圾由清扫车处理。

上班的第一天下午,和我交接班的是一位七十岁的老大姐,她人很好,正直善良。她告诉我,老伴早已去世,她一人拉扯一双儿女长大成人,现都已成家。她是那种比较传统的家庭妇女,儿女们都不愿让她再干这个活,但她觉的自己身体还很棒,能自食其力,不愿过早的依赖儿女,给儿女增添负担。

因为我是第一次干这种活,对于这行的一些规定及注意事项还是不懂的,老大姐就不厌其烦的一样一样的告诉我。她说别的清洁工都把人行道上的垃圾往公路上扫,坐等清扫车从这里路过时一起清理走。老大姐却不这样干,她说她不愿给别人添麻烦。而且保洁公司也不允许他们这样干,经理看见了会责怪的。我很佩服老大姐的为人,在这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当今社会,她是一个难得的好人。

但没过几天,老大姐让经理给调到离家近的路段去干了。

后来顶替老大姐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独眼老大哥,他的一只眼睛不知何故已经失明。他说他干这行有四年了,是从别的路段调过来的。班长特意嘱咐我俩,要协调着把活干好,不要互相依靠,你留点给他干,他留点给你干。我俩都保证一定没问题。

因为夏天天气比较炎热,我和老大哥商量着,无论是谁值班,都是下午扫道路的西边,第二天上午再扫东边,因为这样会凉快一些吧。空闲时每隔一小时左右就到处走走,捡捡人们随手丢弃的垃圾,以确保道路的清洁。可是有一天老大哥值班,也许正赶上那天下大雨吧,等到我接班后发现,有些地方他根本就没有扫。刚开始心里有点不痛快,怀疑他是不是在留着给我干?这时我想起班长曾私下跟我交代过,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向她反应。也许班长早已知道象他们这些长期干的,时间长了都会耍一些花招而特意提醒我的吧。

可是转念又一想,不行,我不能那么做。我是个修炼人,如果我向班长反应了,老大哥就要受到经理的批评或罚款等,那我这跟邪党文化中的“打小报告”有什么区别呢?!想想老大哥一只眼睛看不见,又那么大岁数了,干点活多不容易啊!也许是昨天下午下大雨,迫不得已他才没扫完的吧,而且今天上午他还得扫东边。我应该理解他才对呀!师父法中曾谆谆教导我们:“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的堂堂正正的,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的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的很好。”[3]想到这里,我的心豁然开朗,心身轻松愉悦的干完我的工作,直至交班回家。

后来一位相邻的清洁工问我:和你对班的那个老头能行吗?言外之意是说他只有一只眼睛能干好活吗?我笑笑对他说:人家已经是那样的情况了,又是那么大的岁数了,挣点钱挺不容易的,互相理解点吧。那人笑着点了点头。

有一次,我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手里提着一袋垃圾,另一只手玩着手机从我面前走过,当路过公交站点旁边的果皮箱时,顺手就把垃圾袋往里一塞,我看到后对他说:请你不要把垃圾放在这儿,放那边垃圾箱吧。他斜着眼瞅了我一下说:我为什么要送那边,这不是垃圾箱吗?我说:这是果皮箱。他说:果皮不是垃圾吗?送那边我还得走好几步。说着就把脸扭向一边继续玩他的手机。面对他的强词夺理,我没再说什么。当我看到他走進公交车站点时,我想也许他是怕错过公交车而不愿再向前走这十几米远吧!我当即平静的把他丢弃的垃圾袋拽出来,替他送到垃圾箱中。

到了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人给我好几个大包裹,包裹里满满的都是些好东西。我知道,那是师父看我心性提高后,对我的鼓励。谢谢师父!

后来,南北西各个相邻地段的清洁工看到我这个新面孔,而且每次值班都会在他们管辖的地段帮他们捡垃圾,有时把捡到的饮料瓶等都给他们卖钱,他们都很感激。闲暇时他们会主动来到我身边,问我的一些个人信息,并向我推荐他们的一些所谓的经验,比如:他们教我早上早点来,本来公司规定是五点半上班,他们都是四点多钟就过来了,然后把人行道上的垃圾都扫到公路上,他们说这样可以等清扫车一走一过就都吸走了,省了不少麻烦。刚开始我只是笑笑,因为我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大法弟子,得用法的标准来衡量事物的对与错,何况早晨我还得炼功呢。再说公司也不允许他们这样做,只是他们不听,还教我也这样做。

后来我告诉他们,先谢谢他们的好意,但是我不能那样做,因为我炼法轮功,师父教我们要“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2],所以我不能给别人添麻烦。他们听后就不再教我这些了。这样在工作之余,空闲时间我会找个安静的地方,洗净手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工作学法两不误。

每次我值班时都尽心尽力的干好我的工作,把垃圾扫成堆,然后装進袋倒入垃圾箱。每当清扫车经过我身边时,司机都会隔着玻璃窗向我这边张望,虽然车一直没有停下来,我们也没有机会说一句话,但他也许已经感觉到了我的与众不同。我把公路两侧门市房门口人们随手扔掉的烟头一个个都捡起来,有时看到公路上有清扫车遗漏的垃圾也扫起来。

我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得到了单位领导们的赞扬,也直接影响到世人,所有路人及门市里的商户们都看在眼里。当我進到超市里买东西时,服务员及老板都夸我扫的干净。早晨有晨练的大姐们路过我身边时,她们也会主动搭把手,帮我撑一下袋子把垃圾倒進去;过路的年轻人经过我身边时,他(她)们会把手里的垃圾直接放到我的铁撮子里,同时还会对我说一声:“谢谢阿姨”;有时我会发现有小朋友看到公路上的饮料瓶,会主动捡起扔進垃圾箱;也有出来倒垃圾的老大哥看到公路上有掉落的树枝,会捡起来一起送進垃圾箱。人们倒垃圾时也会正正当当的倒進去了,不象以前,老远扔進去,掉到地上也不管,扭头就走了。而且公路上及门市门口,人们随手扔的烟头、纸巾等垃圾也明显少多了。

晚饭后,路灯亮了,人们都在道路两侧乘凉,有打牌的,有聊天的,有踢毽子的,有看孩子的,更有一些三五成群的老人们在议论着最近这儿的卫生环境比以前好多了。老远我就听到他们在议论我,他们还说我来这儿之前,这里已经连续换了五、六个人了,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干净过,给人一种爽心悦目的感觉。我知道,那是人们良知的一面在复苏,都在自觉的维护着这洁净的环境。对此我也很感动,其实是我应该感谢他(她)们才对呀!

我想有机会我一定要把大法的真相讲给他们,把大法的福音传送给每一个应该得度的世人,愿他们能早日认清真相,得到神佛的护佑,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有一天晚上,我还没有下班,一位在外乘凉的大哥对我说:你扫的这么干净,真会干,活干的真好,你们领导省老鼻子心了,也不用天天来检查了。还问我这么会干,干几年了?我说:哪儿啊!我刚干这活还不到半个月呢!我只是在尽职尽责的干好我的工作,因为我是法轮功弟子,是师父告诉我们:“因为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嘛”[4]。。接着我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及我修炼后亲身受益的神奇事,还有三退保平安的福音。他说自己六十多岁了,小时候家里兄弟姐妹们多,他得照看弟妹们,等大了又得上生产队帮家里挣工分,就没上过学,更没有入过什么党、团、队。我告诉他那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关键时就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以后还会有大福报呢!他笑着说记住了。

我的工作得到了世人的肯定与支持。我由一开始的戴着帽子,捂着口罩,即使这样也还是要把帽檐压的低低的,就怕被熟人认出,到后来的坦坦荡荡,跟人们讲大法真相。过程中,我放下了那些人心,扭转了过去那些不正的观念,从而在法上真正的得到了提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