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

一、修去对小姑子的怨

我丈夫在家排行老二,他上有哥姐,下有一个小妹。我俩一结婚,就和公婆住在一起。

那时小姑子才十几岁就当家,家里什么都是她说了算,公婆什么都听她的。我在婆家很受气,做全部家务,家里人还不满意,小姑子也经常骂我。就连她出嫁以后回家,还骂:“你们和老人在一起,吃老人的,喝老人的,真不要脸。看老人走了,你们靠谁?喝西北风去吧。”我从心里烦她,但是我性格急,爱生闷气,得了一身的病。修炼大法以后,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我才无病一身轻。

公婆去世多年,小姑子还当家。有一次,大伯哥从北京来和朋友聚会,本来是朋友安排住处,可小姑子却安排让大伯哥来我家住,给我打电话,让我们去接站。我特别生气,怨她多管闲事,就故意假装忙,想把这件事给躲过去,不去接站。

我想:“大伯哥经济条件特别好,我不去接站,他也可以住宾馆,省得来我家还得招待。”就对小姑子说:“我和你哥有事,没时间,不能去接站。”

我丈夫多年失业没工作,孩子单位也不景气,有时不开工资,中午饭钱和零花钱还得我给,就靠我这点退休金和做保姆的一点工资,生活很拮据,所以很不愿意来客人。可是,没想到小姑子去接站后,却把大伯哥送到我家来了,我心里有气,也说不出。

有时,我不在家时,小姑子就来我家,什么都不给我家买,可每次来都得拿点什么带回家。有一次端午节,她和大姑姐夫来我家取粽子。她们说我包的粽子好吃,每年都是我给她们包粽子,我做好饭,让他们吃,我出去办事。等我回家,发现沙发上两堆大枣和牛奶,我就知道又是丈夫给他俩拿的,心里就生气。给他俩装了两袋粽子,就是不给他俩拿大枣和牛奶。小姑子说:“那大枣和牛奶呢?”我说:“那有啥吃的,拿点粽子得了。”

他们走后,丈夫就开始破口大骂:“这是看我不挣钱,拿点东西都说了不算!”丈夫平时性格很好,家务活都是他做,对我和孩子都好。在修炼前,我脾气不好,经常发火,他都不和我一般见识,从来不说一句脏话。修炼后,我脾气好了,他就对我更好,还特别支持我做三件事。这是第一次发这么大火,还骂人了。我一听,没忍住,就问:“你骂谁呢?”丈夫说:“没骂你,你走吧,去忙你的吧,”我就走了,但是心里还是有点愤愤不平。

这时,师父的法打到我脑里:“有人也知道炼功要重德,所以跟他爱人平时挺好的。一想:我平时说一不二的,今天他骑到我头上来了。火憋不住,跟他干起来了,这一下今天又白炼了。因为那个业力在那儿,他帮你往下消你不干,和人家干起来了,没消成。”[1]心里觉的非常愧对师父,没听师父的话。

不一会,小姑子就给我来电话,我借机就和小姑子道歉:“二嫂是炼功人,不该和你生气。其实你二哥给你们拿点大枣和牛奶也没什么。我就是觉的他背着我给你们拿,好像他是好人,就我是坏人似的。所以就只给你俩拿粽子。是二嫂做的不对,向你道歉了啊!”小姑子在电话那边哈哈大笑,说:“二嫂啊,你想多了。我俩不就是和你开玩笑吗?谁家在乎那点大枣和两袋牛奶啊?咱们是一家人,哪有那些事儿啊?!”一场风波和矛盾,在我向内找后,按大法的要求归正自己后,彻底消除了。

向内找:这么多年,我一直对小姑子有很大的怨心,根子上都是利益和情。这些肮脏的心都是我该修下去的,可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一次次提高心性的机会却都被我失去了,陷在人的是是非非中,争来斗去的。师父说:“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2],我知道了向内找是法宝,作为修炼人就要跳出常人的观念。自己是炼功人,这不是去我的利益之心吗?于是,对小姑子这么多年的怨立刻没有了,心里舒坦了。

我还在心里和师父认错,我说:“师父啊,是弟子错了,都是弟子的错,那些人心,不好的东西弟子都不要,就听师父的话,按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理好家庭,圆容大法、证实大法。”

二、在做保姆工作中提高心性

我做保姆工作已经五年了,给一位八十多岁的退休高干每天做三顿饭。当初想做这个工作的时候,就和自己配合做三件事的协调同修A说了。她说:“正法都到最后了,你还执着挣钱,你丈夫怎么不出去工作啊?就应该让他出去工作挣钱养家,你做好三件事就得了。”

我想:丈夫一身的牛皮癣,相信大法,每天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身的牛皮癣都好了。不但支持我修大法,做三件事,并且包揽了全部的家务。我是大法弟子,身体好,出去工作也是应该的。就去照顾那位老人。

那老头和他老伴儿一九九六年都得法修炼了。老伴儿去世以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他虽然退休在家,但是儿女们都是高干,他怕炼法轮功影响儿女的前途,就放弃不炼了。我去他家不长时间,老头拉肚子,儿女都是局长以上级别的官,带老头去哪个医院看病,都是医院院长亲自陪同检查,可是就是治不好。我就和他说:“大叔啊,你看人老了,要的不就是健康吗?你再有钱,有病治不了,有啥用啊?看我原来一身的病,炼法轮功都好了。你就和我接着学法炼功吧,只有大法才能救你啊!”

老头就和我学法炼功,三天就好了。平时老头自己独居,儿子儿媳周末才回来陪陪他。儿媳见他病好了,就问我给老头吃的什么药。我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并给他儿媳讲真相,做了三退。但是他儿媳说他们全家都是高干,不敢接触法轮功,让我别和其他人讲真相。

老头每天学法炼功,一天不落。但是不敢和儿女说自己又炼法轮功了,怕影响儿女,也怕儿女阻止他。老头很支持我做三件事,有时还提醒我发正念。

他家一百七十多平米的房子,三个卧室,我自己单独一个屋,我就在我住的屋开了一朵“小花”,平时除了给老头做三顿饭,其它的时间我就做三件事。

有一次,老头和我说:“我儿子回来跟我说了,邻居说咱家保姆给人讲退党,这可不行!咱家是高干,可不能沾法轮功的边”我就对老头说:“你要是怕我影响你的儿女前程,那我就辞职不干了。”老头一听我说要离开他家,就对儿子说:“人家那是个人信仰,别管人家。这个保姆人多好,什么都不翻,人还实在,上哪去找这么好的人做保姆啊!”

当初我来老头家做保姆的时候,老头的女儿见我做一段时间,做得挺好,就和我说:“我爸脾气特别大,爱骂人,好几个保姆没干几天,都让他给赶走了。如果我爸发脾气,骂你的话,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你和我说,我劝劝他就好了。”

果真不久,老头莫名其妙就赶我走,不让我在他家了,我向内找,看看自己哪里做错了,和老头在法上切磋,还是不行。就给他儿媳打电话,儿媳劝我,不要和他一样,说他赶保姆走的毛病又犯了,让我先回家躲几天,几天后,他就没事了,找我回去继续工作。

一天,去同修家,同修对我说:“协调同修A说我干保姆这活不符合法,不该给老头做饭,有悖传统文化的男女有别。”还说提醒我这些,是为了我好。我一听就来气了,说:“为我好?为我好为什么不当我面说,却在背后四处说?”气得我肚子鼓鼓的,出现了甲亢假相,不长时间,人瘦得特别厉害,总饿,能吃,还没劲,干点活就累得不行。我就想:“我必须闯过去!坚决不承认这病业假相,就干,我就有劲儿!把一切都交给师父!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谁也不配干扰!”干累了,躺一会,起来接着干,就是不承认。半年后,没吃一片药,闯了过来!

前段时间,一个同修和我说:“协调同修A说,你不该给老头去做保姆,现在社会道德下滑,很多保姆都做三陪。大法弟子不能给大法抹黑!”我一听就炸了。回去后静心向内找:“同修A这是帮我提高心性呢,我不但不感谢她,还怨她,恨她,不在法上提高,正法都到了最后了,我还这样,师父能高兴吗?我错了啊!”就到师父法像前和师父说:“师父啊,是我错了,是我不修自己,总向外看,总盯着别人的,总找别人的毛病。是我错了啊。对不起师父!”说完这些话,就感觉身体唰一下,下去很多不好的东西,心情特别好。我知道是师父看我提高了心性,帮我拿掉了那些不符合法的败物,给我清理了身体。谢谢师父!

第二天,我就去找协调同修A,对她说:“我向你道歉。以前咱俩配合中,一遇到事,我就怨你、恨你。这都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没听师父的话。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是我没学好法,没在法上提高,遇事总是用人的观念去衡量对错,不是按照法的标准去看。错过了一次次你帮我提高的机会,对不起!我真诚地向你道歉!”同修A也拉着我的手说:“也是我没做好,上了旧势力的当,才造成了你我的间隔,我也向你道歉。”

我的心,特别轻松。是师父的法,转变了我的观念,向内找,化解了我与同修多年的怨,感恩师父!感恩大法。现在我开始背法,我要溶于法中,让大法洗净我生生世世积淀的人的观念,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