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松原市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吉林省松原市的法轮功学员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了多年的迫害,骚扰、绑架、非法劳教、判刑,不仅让他们身心受到迫害,也给他们的家庭成员带来了伤害。以下是张立英、刘玉明、冷振辉和王国珍的一些被迫害情况。

(一)红光农场张立英遭迫害

张立英,女,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及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当地警察无数次对张立英一家的骚扰,给张立英及家人造成的心理伤害和精神伤害是巨大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及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张立英去在长春的省政府上访。一九九九年九月一日,张立英和当地法轮功学员集体在红光农场炼功,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二月,张立英到北京上访,遭到绑架,她被劫持到松原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身上带的钱被当地警察苏波强行搜走。之后,她被当地红光派出所警察张侦强行劫持回家,在前郭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强制关押了三十二天后放回。张立英被农场敲诈二千三百元钱,非法抢走张立英家承包的土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张立英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强行绑架,她被劫持到北京第二大监狱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因为不报姓名,又被劫持到昌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前郭县公安局警察到北京把张立英强行劫持回来,在前郭县拘留所她被非法关押,张立英反迫害绝食七天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当地警察又上门骚扰,张立英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张立英被乾安县刑警大队绑架,在被绑架期间,遭到警察暴打,张立英当场被打的昏死过去。被非法关押三天后,又被劫持到前郭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诬判三年劳教,后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当时,张立英丈夫(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关押。女儿一个人在家,无人照顾,被迫辍学在家。家里所有承包的土地被农场非法抢走。并且被勒索二千四百元钱(在农场场部挂账)。

二零零八年奥运火炬在松原传递,当时任市长的蓝军下令绑架法轮功学员(蓝军现已遭报在监狱),松原市公安局警察伙同当地派出所警察开始大面积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八月末,晚上两点多钟,白衣拉嘎派出所警察朴玉丰上门想绑架张立英,但没找到她,朴玉丰就气急败坏的绑架了张立英不修炼的女儿,孩子遭到暴打和辱骂,骂的话不堪入耳,后来,农场领导证明孩子不炼法轮功才被放回。

二零一五年张立英诉江,二零一六年八、九月份当地警察非法上门骚扰。

二零一七年邪党十九大期间,当地警察又非法上门骚扰。

(二)冷振辉遭迫害 父母在惊恐中离世 妻子孩子受惊吓

冷振辉,男,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前郭县大山乡派出所所长吉万山带人绑架冷振辉,他被劫持到派出所,被用手铐铐在暖气片上暴打,之后又被劫持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强行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天,并被诬判劳教一年。

在九台劳教所,狱警强迫冷振辉在鱼池上站着体罚,唆使犯人林跃民毒打法轮功学员,冷振辉因为不“转化”,被毒打了十五天,他被打的不能下楼吃饭,后来冷振辉身体被迫害的病态,提前释放回家。回家后,冷振辉的父亲因为看到他被绑架,着急和恐惧得了脑血栓,家里又没有经济来源,他父亲的病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医治。

二零零八年五、六月间,奥运火炬在松原传递,当时任市长的蓝军在松原市公安系统治安大会上叫嚣:宁可错抓一千,不能漏掉一个(法轮功学员 )(现在蓝军已经遭报在监狱)。松原市公安局警察伙同松原市各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大法弟子,冷振辉在家遭到强行绑架,他被劫持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之后又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后被诬判劳教一年九个月,在九台劳教所遭到迫害。狱警强迫冷振辉等法轮功学员做苦役,在劳教所外制水泥砖,每天都是在狱警监管下超体力劳动,两个人要推六十五吨水泥,身体受到严重伤害。

冷振辉在劳教所期间,父母因为担心儿子在劳教所遭受酷刑迫害,在惊恐和牵挂中相继去世。家里孩子和妻子整天生活在惊恐中,压力非常大,很难正常生活。

二零一一年秋季,冷振辉回来不久,为了维持生活卖黏玉米,在家里遭到强制绑架,他被劫持到当地长龙乡敬老院,进行强制洗脑,迫害四天后放回。

二零一二年秋,当地派出所警察刘某强行绑架冷振辉,他被劫持到松原市公安局,之后又被劫持到长春某培训基地一处洗脑班,秘密进行强制洗脑,十五天后放回。

时至今日,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当地警察就上门骚扰,给冷振辉及家人的身心造成极大伤害和损失。

(三)刘玉明一家遭受的迫害 未修炼的女儿被打、威胁

刘玉明,男,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天,刘玉明和当地法轮功学员到长春上访。九月一日,刘玉明在红光农场跟很多学员一起集体炼功,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刘玉明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绑架,当晚走脱。第二天早上,刘玉明再次来到天安门广场炼功,遭到强行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他被前郭县公安局警察劫持回来,在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九台劳教所,在劳教所体检,因为刘玉明身体不合格拒收,他又被劫持回前郭拘留所非法关押,敲诈家人一千元钱后放回。回家后,当地农场以罚款为名勒索刘玉明二千四百元钱,刘玉明承包的地土地被非法强行收回。当时,刘玉明的妻子张立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前面已述)被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女儿被迫辍学,刘玉明在家没有土地种,领着女儿艰难度日。

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期间,八月末,当地白衣拉嘎乡派出所警察晚上两点多强行闯入刘玉明家,非法抄家,刘玉明没在家,邪恶绑架落空,气急败坏的白衣拉嘎乡派出所所长朴玉丰强行绑架了刘玉明未修炼的女儿,孩子遭到毒打,警察为了完成上边派给他们的抓人指标,逼迫刘玉明女儿说自己炼法轮功,辱骂的脏话不堪入耳,后来,农场领导证明孩子不炼法轮功才被放回。

二零一五年刘玉明诉江,八、九月份当地警察非法上门骚扰。

二零一七年邪党十九大期间,当地警察又非法上门骚扰。

(四)王国珍被迫害 至今身体未恢复健康

王国珍,女,六十八岁,红岗采油厂职工,一九九六年一月三日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学大法之前,王国珍信佛教,可是她心里一直觉得不踏实,王国珍心里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她要找到真正的师父。当她看到《转法轮》这本书里师父的照片,心情非常激动,这就是自己要找的师父!终于找到师父了!王国珍开始向身边的人洪扬大法,也经常到自己周边地区洪传大法。使许多有缘人得到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疯狂迫害大法,散播弥天大谎打压法轮功。王国珍单位领导听信谎言,干涉王国珍和其他学员炼功,在单位办洗脑班,王国珍正念抵制,没去。单位就派人看着王国珍。从此干扰不断,后来单位逼迫王国珍买断工龄,她失去工作,从此不能再上班。

二零零一年四月,王国珍在四平打工,红岗采油厂警察非法电话跟踪,在四平强行绑架王国珍。她被劫持到四平公安局非法审问,王国珍不配合邪恶,被劫持回红岗采油厂派出所,用手铐铐在铁椅子上,铐了三天三夜,之后又被劫持到看守所一宿,在大安拘留所王国珍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又被劫持回吉林油田公安局,当天没有任何手续,她被强行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黑嘴子劳教所王国珍遭到强制转化,强制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就坐小板凳,坐到晚上八、九点钟,邪悟的帮教轮番上阵强制灌输邪悟理论,狱警强迫王国珍干奴工,在车间用有毒的胶水黏小鸟等工艺品。一年以后,王国珍回家。这时家已经不能回去了,她只好到四平打工,几年后才回家。

二零一五年四月,松原市宁江二分局警察孙恒飞带一个女警察和三个男警察非法闯入王国珍家,强行给王国珍照相,抢走大法书和大法师父法像,把王国珍强行绑架到松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到抽血体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王国珍身体被迫害的高血压、走路腿软。王国珍被强制劫持到长春公安医院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回松原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松原市法院非法开庭,因王国珍身体病态严重,最后松原法院诬判王国珍三年,缓刑四年,王国珍被非法关押九个多月,二零一六年一月回到家中。这时,王国珍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嘴里长出一个大血包,吃饭喝水都很困难。

王国珍被迫害的身体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