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多病全消 师保护化解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我今年八十岁,从一九九七年十月一日开始学大法,到现在已有二十一年了。恩师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放弃,多次关难中救了我的命,下面将自己修炼中的历程,向恩师汇报。

一、修炼大法,疾病全消

我原在县老政府(人委会)大院工作。文革后我不断变动工作:矿山、小火电厂、水电厂、自来水厂,从筹建到投产,新建了五个单位。自己得到的是一身疾病,有胆结石、胆炎症、腰脊骨错位、十二指肠球部溃疡、慢性肠炎、阿米巴痢疾、内外痔、便秘、失眠、咽喉炎、高血压、头晕、膝关节炎、肩周炎等及工伤(肋骨折断、右足背被水泥电杆砸伤)。虽然没有绝症,但各种病痛齐发,实难煎熬。古话说“痛病难经”。我曾在省、市、县医院医治,中西草药可用箩筐挑,每年花费几千到数万元(当时的物价)。我自学针灸,还练过两种气功,效果不佳。试举一例,如腰部疼痛麻痹,气功师用手掌对着腰部发气,是有热感,当时舒服,不痛了,可一出门又是原样。

一九九七年五月,一位民工送我一本《转法轮》,我按书中讲的真、善、忍修炼心性,脾气也改了,遇到不顺心的事或矛盾,能够退一步海阔天空。学大法五套功法,疾病全祛,身体健康。医院体检结果:我心肺脾胃、肝胆肾、血压都正常,脑血管比年轻人还好。

二、工作刻苦,淡泊名利

某水厂扩建工程,主管道已先装好,第二年正值洪水汛期,水库水位已超标,高水头与水库涵管连接风险较大。县常务副县长兼工程指挥长点名要我承担安装任务(以前归别人管),我当场接受任务,并提前五天完成任务。竣工验收时,他提出向地市给我报“先进”,我当面婉言谢绝。修炼人不图名。

在钱欲利诱的时代,工程指挥部让我分管设备和器材(主管道除外),各种产品的推销员都来给我送现金。总计数万元,我一概拒收,获得外地推销员们的赞誉。本地一名工头送现金千元,三次退回,夫妻三次送来。时隔十年,他儿子婚庆,我用一千元红包,作为贺礼。工头夫妻当场感慨的说:“只有修炼法轮功的人才能这么好!”

三、师父慈悲 化解魔难

二零一四年五月中旬,我被人举报。县六一零和国保大队警察非法闯入我家中,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二台,真相资料及耗材装了一车,价值万余元,还把我绑架到国保大队非法审讯,听他们说省六一零将我已列入大案重案,要重判我七年以上刑期。县里管政法的头目气势嚣张向国保打电话:“象这样的大案重案,我们那里早就开除公职了。”我亲耳听到,但心里非常清静,心中默念师父的讲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

国保警察问我:“你今年多大年纪?”我回答:“今年七十五岁了。”他们感到惊奇的说:“你象六十多岁。”我顺势跟他们讲真相,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佛家修炼大法,按宇宙法理真、善、忍修炼,修炼人可达到身体健康,越活越年轻。办案人员将几千份真相资料装订成册,数量减少;另有法律规定:年满七十五周岁,不判重刑。当时我还差五个月才满七十五周岁,县政法系统采取非法取保候审,至二零一五年二月法院非法庭审。

在庭审的那天,县六一零如临大敌,全副武装,调动了公检法司(包括派出所警察),还有消防中队预备队,新建法院坪里很广阔,全是政法系统人员,说什么防止家人和大法弟子到法庭抢人(指我)。法庭内人声嘈杂,非法将我关進铁笼子里,自辩都没给我机会。不久,法庭非法宣判我判三缓三,草草收庭。虚报三审上报省法院。

原叫嚣要判我七年重刑,是师父慈悲,解体了公检法背后的邪恶,公检法办案人员在上司的非法压力下,给予轻判。谢谢恩师又一次救了我。

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坚信师尊,坚信大法,不畏艰辛,摔倒了爬起来,踏踏实实,勇猛直追,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随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