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和亲人身上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地道的农民,一九八七年结婚。结婚第三天,我就和妻子打架闹离婚。从此以后天天吵闹,谁也不服谁,经常大打出手,彼此无知的伤害对方。有了孩子照样天天打,这样也给孩子幼小的心灵带来伤害。我心疲惫不堪,厌世的心越来越重,但是一想到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儿子,又狠不下心来,不能让白发人送黑发人,也不能让儿子失去父爱,真是活不起死不起。

一、大法给我一个完整的家

一九九八年冬天,邻居向我介绍法轮功,借给我一本《转法轮》,我看完后,心里豁然开朗,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懂得了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准则,教人修心向善,善待他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先为别人着想,也懂得了人的苦难全来自于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债所致。我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学大法,使自己浑浑噩噩这么多年,也给自己造下深重的罪业。

从此我对人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人生的正确方向。我向妻子承认自己的过错和无知,今天我遇到大法了,就要照着大法的要求做好人,再也不打、骂妻子了。我严格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遇事讲忍,与人为善。当妻子不对时,也能坦然的忍让,从各方面关心爱护妻子。父母、孩子再也不用为我和妻子打架担心受怕了,全家人和和睦睦。我觉着活着有奔头,生活真是充满阳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是师尊和大法给了我一个和睦、幸福、完整的家。

二、大法给了二姐第二次生命

我修大法后不久,师尊给我净化身体,我的胃病、胸膜炎、痔疮都神奇的好了,我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炼法轮功后,她那无法医治的三叉神经痛也好了。这些都不多说了,着重说一下我二姐。

二姐当时得了子宫癌,已经到了晚期,医院也不留了,家里也没钱给治了,说白了就等死了。二姐知道自己生命没多长时间了,就回娘家住几天,想趁自己还能动的时候和亲人亲近亲近。来我家时,二姐心情非常低落,萎靡不振。当时我和父母刚学大法不久,二姐一听我和妈说炼法轮功能祛病,真心修炼什么病都能好,她就信了,认定这是救命的希望,她学会了炼功动作,有时间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感觉心情舒畅,人也有精神了,因为当时要过年了,得回婆家过年,就在我这请了《转法轮》和炼功磁带回家了。在不到三个月的时候,我二姐的子宫癌就神奇的好了,癌症不翼而飞。因不敢相信这现实,二姐和家人到长春二零八医院检查,结果证实子宫癌真的好了。全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是大法给了二姐第二次生命,全家人非常支持二姐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二姐还去了天安门为大法喊冤,讨公道,直到现在,还坚定的走在大法修炼救度众生的路上,兑现誓约。

三、按真善忍做好人,家人得福报

学大法前,我总觉得自己是好人,比别人强,不知道是在和已经滑下来的道德标准衡量。

我从大法中明白了,只有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才是真正的好人,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必须得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因此我在社会各个环境中都用大法标准要求自己,在利益上不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

打工时,老板给我多记了几个工,我都很坦然的退回去,开工资时,发现没扣我的借款,我主动如数还给老板(最后老板以奖金的形式给我);我在工地干活时,工地的东西常人都往家拿,用什么拿什么,我从来不动心思;我工作任劳任怨,不管老板和领班在不在,我都从不偷懒。因此有单独的工作或用人少的时候,老板和领班都叫我去干,他们放心。我用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坚持“真善忍”信仰,三次被邪党非法劳教,数次被非法拘留,失去了人身自由达五年之久。迫害也给我的家人带来了很大的伤害,儿子因此辍学打工。

但我的儿子明白大法真相,支持我学大法,每逢回家过年,都和我一起贴大法真相对联。为此,儿子得到福报。

现在中国一个普通打工族,买一个楼房是多么的难啊。可是儿子小俩口前年贷款买的楼房,去年升值卖了,赚了将近一百万,又用这钱全款买了楼房,买了车。儿媳妇贫血,大夫说很难怀孕。但现在我大孙子都三岁了,健康可爱。儿子知道这都是相信大法和支持大法得到了福报。

这是发生在我和我的亲人身上的实实在在的事实,如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其实像这样神奇、超常的事迹在大法修炼中真是太多太多,每一个大法修炼者都经历的太多太多。

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来救度末法末劫时世上的好人,希望所有的善良的人们特别是中国大陆的人,赶快了解大法真相,认清中共邪党的本质,认清邪恶共产主义的真实目地是来毁灭人类的,抹去邪党的印迹,退出党、团、队邪恶组织,从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