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净化了我的身体和心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三日】

七天,所有的病都好了

二零零五年冬,因心脏病、风湿病、子宫瘤、严重的肾炎,全身肿的象水铃铛,我只能躺在病床上。

房东大姐来我家里要房租,看我躺在床上起不来,就问我得了什么病,我说肾炎,四个加号。她说,你炼法轮功吧。我说能炼吗?她说能,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说,我炼!

我想起,我家放着三位法轮功学员的箱子,那时虽然未修炼,但知道她们是好人,就帮她们存放东西。在我家放箱子的一位弟弟说,这里有书,你要看,就从里面拿。我就让丈夫拿下来,看看有什么书,丈夫说有本《转法轮》

我拿来翻开,第一页就看见师父照片,再翻一页就是《论语》,我一看就被打动了,这不是佛法吗!以前我就信佛,我决定学这本书。学到第三讲师父讲附体,就让丈夫把家里以前供的狐黄白柳全烧了。

房东大姐又来了,说我:“你怎么躺着看书呢?”我说起不来呀。她说,躺着学法对师父对法不敬。我就让丈夫把我扶起来,靠着墙坐着,从那以后,再没躺着看书,第二天就能下地了,接着就跟大姐炼功,七天身体痊愈。

全家人支持我学大法

我病好后,全家人都支持我学法轮大法,丈夫偶尔也跟我一起看书、炼功,多年的肾结石也好了。

儿子技校毕业,原本在锅炉厂上班,零八年跟工厂去了日本工作。

女儿零七年考上大学,是班里的班长,学生会的干部。在开班会的时候,老师问:谁有信仰?女儿举手说:我信法轮功。那时正是迫害比较严重的时期,老师也没说什么,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其实女儿并没有真正修炼,就是看我身体好了,也相信大法和大法师父。女儿生病了也不吃药,回家就和我一起学法,第二天就好。

她们学校有两个入党名额。一次周末,女儿回来跟我说得入党,我说不能入。她说,我入了,你再帮我退了,我说不行,你明白真相了还要入,这是明知故犯。一天,老师打电话到了丈夫那里,说别耽误孩子前途,让入党。丈夫说不管,问她妈妈。回来跟我说这事,我就对老师发正念。周末女儿回家说不入了。

平时女儿带回来同学,就让我给讲真相,她在一旁帮忙说:“听我妈的,退了吧! ”女儿毕业后,也找到了一份好工作。虽然我的家人都没真正走入修炼,但他们都认同大法,并在大法中受益了。

去妒嫉心、怨恨心

一天,同修打电话说,有件衣服要给我。原来是大姐同修给她拿去两件衣服,小的给她,大的给我,让我去她家取。因为我干活没时间,在电话里也没说什么。平时我没少给大姐同修衣服、鞋,都给她送到家里。她离我家近,给件衣服却送别人家去了。

放下电话,我心里这个不平啊,怨大姐跟她走的更近,对她比对我好,要送也得先送我家啊,越想越气。这时师父的法打到我脑子里:“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过去大家可能听说过,阿弥陀佛讲带业往生,妒嫉心要不去可不行。其它方面差一点,小来小去的带业往生,再修炼,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绝对不行。”[1]

我就静下心来向内找,这是对同修的妒嫉心,对大姐的怨恨心,也有争斗心。事后,我与她们交流了这件事,并向她们道了歉。

去色欲心

我做家政工作。有一天接了一个电话,说他家要擦玻璃,一问是我们小区的,还是一栋楼的,谈好了价钱,我就去了。我边擦玻璃边讲真相,他俩明白了真相,并化名做了三退。

那位大哥很热情,我擦玻璃,他就收拾屋子,收拾完屋子,就帮我擦玻璃,又给我买水。干完活,我回家了,却忘了他俩谁是党员,谁是团员。晚上大哥打电话,说要请我吃饭,我说我吃过了,他问上我家坐坐行不行。我想正好问问他俩谁是团员谁是党员,就让他来了。

他来了,就说要跟我交“朋友”,我当时就警觉了,想起了关于色欲心的法,还想到了师父讲的:“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我得按真、善、忍做人,我不能生气,要心平气和向内找。我就问他家庭不幸福吗?他说他妻子每天不是吵就是骂。

我想起在他家干活时,他妻子也骂他没干好活。我就给他讲,这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也许她对你脾气不好是你前世欠她的。你有你的妻子,我有我的丈夫,这是符合真、善、忍。我要和你在一起,就不符合真、善、忍。他说,我看你总是乐呵呵的,一定是个好人。

这时我家正放着新唐人电视台的《某某评论》。我问他看过吗,他说从来没看过,说讲的真好,这回他知道怎么做人了,起来就要走。我就问他谁是党员,他说他是,并用真名退了。这个生命真的得救了。他走时一再说对不起。

送走他,我继续向内找,这不是色欲心引来的吗?嘴上说放下了,但内心还没真正修去。于是我发正念彻底清除我空间场的色欲败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