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到修自己的美妙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这天,我租住的院子里搬来一位独居的男同修L,他年龄与我的父辈相仿,身材魁梧,有的是力气,唯独眼睛看不见,耽误外出讲真相救人,同修L自己很是着急。

L刚刚搬来的时候很令我发愁,因为住在同一个院子(前后院的格局),帮他接水、买东西等日常的照顾我自然是义不容辞,而真正令我发愁的并不是这些。因为在此之前,我所熟悉和认识的好几个同修,就是长期处于病业状态中,虽有周围的同修不断的帮助学法、发正念,但都没有突破,最终失去肉身。其中一人和我朝夕相处了挺长一段时间,眼看着同修失去肉身,我除了痛心还有遗憾。

而此时面对刚搬来的同修L,我的内心就开始莫名的惆怅,这种惆怅的原因一直到最近似乎才有了答案。

认识自我和整体配合

这一年多我对同修L从不熟悉到了解,这个过程我主要想说说我是怎么认识到自己的整体配合意识不强和隐藏很深一直没有意识到的“自我”。

同修L搬来之前,他眼睛看不见的状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别处住的时候,别的同修已经帮助L发正念很长时间了,期间出现转好,后来又看不见了。有一段时间,同修L埋怨同修不坚持帮他发正念。自从同修L搬来后,我和同修L切磋时能感受他对周围同修的看法,也会在学法时听到别的同修对L的看法。开始时我没有正念,也会很“实在”的就自己看到和悟到的想法和同修一唱一和的说同修L如何如何。

于是这样互相之间的“不满”大有升级之势,有一段时间这种现象特别突出。当时我也没有从法中去悟,甚至与正念不强的同修说完对同修L的看法后,还有一种发泄的感觉。慢慢的,我好象发现这种状态不对劲,而且开始厌烦夹在中间听到这些没有正念的话了。

师父在讲法中经常提醒我们要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在遇到矛盾时首先要想到向内找,看到两个人发生矛盾,第三者看到了都要找自己。我静下心来的时候会想:为什么同修L反反复复总是在说整体配合和同修帮忙发正念时的用心程度。表面上他是在和我切磋,其实是师父借同修的嘴在点化我。

想想自己一直以来都是默默无闻的那个,又是典型的八零后独生子女,对于整体配合根本就没有概念,不会关心别人,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还有那种“事不关己”的潜在心理,帮助魔难中的同修发正念的次数掰着手指头都数的清。想想真是羞愧,我总是拿法对照别人,不看看自己又做到多少,真正用心到什么成度。真是汗颜!怪不得那一段时间总是感觉到同修之间互相指责,看不上对方,原来都是自己做得不好,看到其他同修强烈的自我,对照自己原来也有看不上别人的妒嫉心,一个强烈的自我隐藏着。

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在以后再碰到有同修问起同修L的近况后,我就会把握自己,不再随附他人说同修L如何如何了。偶尔把握不好的时候,我也会意识到,暗暗下决心下次一定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这期间还有个小插曲,我们当地的一个协调同修D出现了脑梗的假相,同修D是我来此地区后照顾我最多的同修,也许在同修“情”上我会更着急、更用心。所以在后来给同修D整体配合发正念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原来也可以这样很关心别人。我终于发现关心别人也是一种责任,虽然还没有修到慈悲的境界,也足以让我意识到自己原来是多么的自私,甚至发现以前的自己有时都到了冷漠的成度,意识到这些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修了这么多年,才发现自己原来都没有脚踏实地修自己。

通过整体发正念,同修D恢复的不错,但被不修炼的父母和姐妹知道了(具体情况不赘述),由于拗不过年迈多病的父母,家人把同修D弄到進医院。于是同修们又开始配合发正念,让同修D赶紧升起正念从医院出来。一天我们好几个同修在同修D家里发正念,发完正念后,一个同修又开始提起同修D一直有什么执着心,如何不能摆脱她对家人“情”的拖累等等。当时我很自然的说:咱们不管同修有什么执着心,都不承认它,咱们只抱定一个念头,不允许旧势力利用这些没有修去的人心迫害同修身体,一切都听师父的安排,有什么不足在法中归正,赶紧让同修从医院回家,继续救人。

同修们都异口同声的说:对对对,不承认迫害,给同修加正念。当时我真的感受到整体的力量,强大的能量包围着我。原来这就是整体配合,这就是圆容整体。

第二天就听说同修D在医院的检查一切正常。在我们基本上形成整体之后,最后同修D在师父的加持下经历了正邪较量,邪恶的阴谋以失败告终,现在仍然奔走在救人的路上。

我明显的感到只要自己不随着别人背后说些没有正念的话,整体上就会有变化,而且是往好的方向变。

同时我在这个过程中深切的感受到整体的力量,和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以前总觉得自己默默无闻,对整体来说无足轻重,所以常常很放松自己,原来这也是对整体的不负责任,这也是心不正的一种表现,由于自己的不上進拖了整体的后腿。师父利用各种机会让我提高,真是愧对师父,让师父操了太多的心。

背法的变化

反思自己后,我发现自己能有这样的变化得益于背法,自己思想上的变化并不是突然之间的,而是润物细无声中不知不觉间。

从同修L搬来后不长时间,我们就在师父的点化下开始背法了。这个过程很艰难。

最开始的时候因为自己从思想上没有很重视,表面上只是为了帮助同修L而背法。因为同修L看不见,所以只能我念一句,他背一句,这个过程要反复好几遍,直到能通顺的背下来,一上午只能背十几行。即使这样我们一直坚持着。由于我自己的常人生活,或者要回母亲家的耽误,到写稿之际我们才快背完第三讲了,这还是同修L已经背过第一讲了。这个过程我们用了十六个多月。

回头想想过程的艰难和师父的苦心安排,真是无限感慨。现在集体学法的时候只要学到第一、二、三讲的时候同修L就可以和同修们轮流着一人一小段的学法了。

对我自己而言,背第三讲和第二讲的感受都不一样,对待背法的心态和态度不一样,所以受益匪浅。回想背第二讲的时候,我经常会背到中间的时候犯困,那个困意上来真的非常难受,就感觉身体每个细胞被强加的困感迷糊的脑子不清醒,当然背法效果也不太好。现在几乎没有犯困的时候,而且只要我的状态很好,我们很快能背会一段,段落短的话还能多背一些。我们每天背法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第二天复习前一天背过的段落,看情况而定,也不求速度。同修L经常说:咱们要背多少得多少,要是背过以后又忘了,那不是白下功夫了嘛。

我越来越深切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我们都知道同修L搬到我这个院子是师父的安排,因为我自己带着两个孩子很少外出,所以能有时间和同修L背法,而我的优点是有耐心,同修L重复多少遍也不会厌烦;可是缺点就是安逸、懒惰;同修L能反反复复背好多遍,然后通顺背下来;我则以事情多太忙为借口,没下功夫多复习。

背第三讲的时候,思想境界就不一样了,所以效果要好一些。所以表面上看是我在帮助同修,其实是师父安排同修来帮自己的,由于自己的懒惰和畏难,以前对于背法也是明知应该背,却被这些不好的观念阻挡着。如今从背法中受益无穷真是无限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

再次领悟信师信法

最后说一下开头说的那个困惑我很长时间令我惆怅的答案。最近我突然明白了,看到同修L的状态我之所以发愁,原来是因为我的信师信法成度不够。

起因是八十多岁姥姥(同修)近一段时间眼睛明显看不清,尤其学法的时候,越来越感觉念法的速度更慢了。本来姥姥由一字不识到能通读大法,就已经是大法的神奇了。原来虽然读法不是很快,至少状态好的时候一天能学一讲,现在学完一讲要拖拉好几天,姥姥很着急,法理认识不上去,于是我和母亲,还有别的同修都有让姥姥去医院看看的想法。

同修L知道后十分不解:修炼人为什么不从法上去认识?他对于我们让姥姥去医院很不赞成。其实同修L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同修劝过他是否考虑去医院,都被他坚定的回绝了。以前我还觉得同修L很固执,甚至想是不是因为那个“自我”阻挡着同修。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自己的信师信法成度不够,所以才理解不了人家的想法。看清自己之后,突然觉得同修L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坚定的信师信法,真的很了不起。自己那种惆怅的感觉荡然无存。

师父讲法中经常提到“作为一个修炼人”[1]、“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1]、“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1],这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几个字,原来读法时大多一扫而过,不入心,如今读来真是字字千斤:我们首先是不是把自己当作“真正有决心”[1]修炼的人,能否摆正自己的位置,也就是心正不正的问题,说到底就是信不信师的问题。师父明确的告诉我们:“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如果我们真是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有什么放不下的?有什么能难倒我们的?

以上是在自己现有认识上的粗浅理解,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恩师!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