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开始到本村炼功点学法炼功的。还没弄明白什么是修炼,更不懂向内找,当年七月,邪党就开始迫害大法弟子了。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许多关难和矛盾都是用人心去对待,甚至用党文化的极端思维方式和方法对待邪恶的干扰和迫害。

通过不断学法和背法,才逐渐的懂得什么是修炼,分清什么是正法修炼,什么是个人修炼;才慢慢的在法的指导下向内找。师父讲:“天目开了以后,在一个面上可以同时看到人身体的四个面,从前面可以看到后面、左面、右面;还可以一层一层切片去看;还可以透过这个空间去看有病的根本原因是什么。”[1]如果我们向内找时,也这样从不同角度、不同方位、不同层次去找执着,就容易找出来,并去掉它。

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向内找的一点体会。

一、向内找 去除争斗心

在这些年的修炼当中,争斗心不断的出现。有时候因为同修或常人的一句话、一件事,不符合自己的想法和观念,或者触及到自己的名利的时候,争斗心就跳出来争斗。这些年当中也一直在清除它,但是稍一放松,它就会出来干扰,使我很无奈,也觉的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走的很苦很累。

师父开示:“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2]。于是我会静下心来思考:神不会跟人斗,因为神不要人的东西,他没有人心,不把人世间的东西看重。还是因为自己人心太重,把人世间有形的东西看重了,所以才出现心里不平衡,好与人争斗。

一次,在工作单位休息室休息,很多同事都在场,他们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在我身边的一同事突然说一些不好的话,我一听就急了,与他争论说:“法律上哪一条说法轮功不好,哪一条说法轮功是×教?”他说:江泽民说的!我激动的说:“江泽民说的话不是法律,他迫害大法、污蔑大法是违法的!”因为我被争斗心带动,说话的声音很大,全屋子的人都惊呆了,那位同事的脸都变了色。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激了,被争斗心干扰了。我立刻发正念清除争斗心这种邪恶生命及其背后的邪灵因素。由于我被争斗心带动,没有用善心、慈悲心对待众生,忘记了他们是被邪灵谎言毒害的生命,虽然目地是为了维护大法,但用党文化的这种极端的处理方式,难以让人接受,错过了给同事讲真相的好机会,反而伤了同事的心。第二天,那位同事还不愿理我,我主动跟他打招呼,他勉强回应。虽然后来挽回了损失,但是教训是深刻的。

我发现自己还存有一种比武争斗的心,因在大陆邪党文化“弱肉强食”、“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等变异思想的“熏陶”下,文化大革命时,我们地区很盛行习武,多数青少年都有习武的爱好。因为都不想吃亏,都想制服别人,争强好胜,以武争斗的心比较强烈。我修炼后对这种不好的心有所认识,但是认识的比较肤浅,只是不跟人打架了,但在言语和思想中还会反映出来。比如管教孩子时就会说:“你这孩子,再不听话,我就揍你!”不是用修炼人的心态善意的讲道理。当家人看武打片时,自己也凑过去,还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的。有时别人对自己不好了,不是用修炼人的心态向内找。心里却想:我是修炼了,要是不修炼,我会好好教训教训你。在炼功、发正念、学法的时候,它也不断出来干扰,致使我走神儿、迷糊或静不下来。满脑子都是争斗的时候能静的下来吗?太可怕了!

师父讲过:“练武的人,他也可以长功。为什么呢?他把其它的心、名、利这些心去掉之后,他也长功。可是他的争斗之心迟迟不去,去的比较晚,所以他容易做出这种事情来,在一定层次中还会出现。打坐中惚兮恍兮中他知道谁谁在炼功呢,就元神离体去找人家比试,看谁功夫高,出现这个争斗。”师父讲:“其实这个时候就是去他的争斗之心,他这个争斗之心要是不去,他老是这样的,长此下去,几年拖下去也是出不了这个层次。搞的这个人也就炼不了功了,这个物质身体也受不了,精力耗的也太大,弄不好就废了。”[1]

师父的法如重锤敲醒了我,原来是以武争斗的心在干扰我,我就发正念清理它,不管是文斗还是武斗,我是大法弟子,争斗之心及其后面操控的邪恶生命或因素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彻底清除这些邪恶的生命及背后的一切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以及利用邪恶生命干扰我正法修炼救度众生的旧势力。通过不断的发正念,空间场逐渐的没有了这种干扰。

二、去掉妒嫉心

在我们单位的一次长工资中,有的职工长了两百元,有的长了四百。只有我一分没长。不但没长工资,工作量还加大了。原来只是干一项工作,很单纯,干完活儿还可以休息一会儿,现在车间有事就找我。别人休息的时候,或中午吃饭的时候,造纸部急需要料了,都要让我去帮忙。有的同事替我打抱不平:“太不象话了,不给长工资,反而长活儿了!”我只是笑笑没吱声,可心里却不平衡,也有想找领导评理的想法,但想到自己是修炼人,要放下对金钱、利益的执着。

可我只是在行动上没有表现出来有情绪,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嘴上什么也不说,人的表面上风平浪静的,但心里却翻江倒海的:不就涨几百块钱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好多不平衡的想法。

师父在讲妒嫉心这个问题时说:“这和我们过去搞的绝对平均主义有些关系,反正天塌下来大家死;有什么好处大家均摊;长工资什么百分之几的,一人一份。这种思想看起来好象挺对的,大伙都一样。其实怎么能一样?做的工作不一样,尽职尽责成度也不一样。”[1]从师父的这段法中,我一下就看到了自己的妒嫉心。

大概过了两、三个月,车间需要人手,我被调到了造纸车间工作,工资一下子长了七、八百元。我这才恍然大悟,师父为了去弟子的妒嫉心,做了有序的安排,将计就计,用我们单位长工资的这件事,让我发现自己存有妒嫉心,并修去妒嫉心,真是太感谢师父了!

三、转变人的观念

我们单位上班是三班制,分甲班、乙班和丙班。我在造纸部最前头的一道工序干活儿,在流水线上添加造纸原材料,是供料员。每个班在下班前都要把卫生打扫干净,材料放整齐,流水线上把原料填满。我前面一个班的供料员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每次下班都是丢三落四的,草草了事。不是材料不整齐,就是原料不填满。我接班后再给他收拾残局。我从没找领导反映,也没跟他交流,可是时间长了,在我思想中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这个年轻人就是这样,工作老是偷懒,总是给我添麻烦。这种情形大约持续了一年左右。自己还想我是修炼人不跟常人一般见识,权当欠他的,还完账就行了,并没有向内找是自己的什么心会导致他这样。

在后来的一次人员调动中,我们两个换了班,成了他接我的班了。我高兴的想:太好了,可不用我每天给他收拾了,可没想到他更是变本加厉了。有一次领导找他,问他为什么卫生打扫的不干净,他说是我没打扫他才不打扫的。那时车间里没有摄像头,我是晚上十二点下班,领导不去检查,尽管不检查我也照样干好。他就钻了车间没有摄像头的空子。这次我的心里不平衡了:这人怎么这样,自己不打扫还往别人身上推,敢做不敢当。又过了半月左右,他又没收拾就下班走了,领导批评他,这次他还是赖我不打扫他才不打扫的,这时车间里已安装了摄像头,领导调了监控查出的确是他的问题。这次我才警醒,向内找,为什么他老是这样,而且越来越厉害?他怎么总对我这样?最后我发现自己长期以来对他形成了一种看法:“老是、总是这样”、“他就是这样”。这种思维观念,导致了这位同事“老是这样”、“总是这样”等等。自己不悟还怪人家不好,他的不好表现都是我的心促成的。大法修炼人的意念多强啊,控制常人是很容易的,不断的这样想就在不断的加强这种观念,人家想变好都不可能,因为时时都被你的能量制约着,这能怪人家常人吗?这不是自己人的观念不对招来的麻烦吗?

师父说:“平时常人想问题时发出的大脑形态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能量,发出时间不长就散掉了,而炼功人的能量保持时间就长多了。”[1]我体会到首先要把自己的观念转变。怎么改变师父早已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按真、善、忍的标准去想、去说、去做,才能不被人的理干扰,才能不出现负面思维;不论是工作环境、生活环境还是社会环境才会越来越好,正的能量越来越强,自己的修为越来越符合真善忍的同时,才能不断的升华。

在这些年的修炼路上能走到今天,是因为有伟大师父的保护,并且不断的用各种方式点悟弟子向内找。今后我还要多学法,多同化法,真正达到“修得执著无一漏”[3]。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