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来袭 坚信大法不动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八岁。在这二十年的修炼路上,伟大的师尊为我承受了巨大的业力,一次又一次加持我走出关关难难。

魔难来袭,坚信大法不动摇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修二嫂一起炼功。我突然觉的右乳房有点痛,用手一按,整个右乳房是一个大肿块。我让二嫂看,她问我:“你怕吗?”我说:“我都修大法了,一切都交给师父,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都不怕!”这之后的几年间,我的右乳房变成了紫色,有时痛、发胀,胳膊发麻。我就对它发正念,善解,从没耽误正常的生活、工作,什么也不想,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右乳房有两个像玉米虫一样的虫子,当我低头看时,它瞬间长大。我说:“二嫂,拿刀把皮划开,把虫子拿出来。”我就醒了,感觉右乳房不那么疼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拿掉了那个灵体,右乳房的肿块就是一个假相。

二零一五年四月有一天早晨起床时,我发现睡衣前胸全是血。怕被家人发现,我急忙换下了睡衣。我的右乳头还不断的有血流出,右边身子很痛,嗓子沙哑,身体很难受。我就一遍一遍的发正念,并大量学法。师父在《纽约法会讲法》中详细讲了病业与吃药的问题。师父的法就像针对我讲的,使我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

五天时间,身体难受的症状消失了,乳头排异物持续了二十多天,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泪流满面:师父啊,感谢师尊为弟子承受了那么多,弟子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实修!

师父加持我闯过亲情关

大法伟大,师父无所不能。我把我的事说给世人听,让女儿知道了。那几天,儿女们和我弟弟使尽招术劝我上医院,我告诉他们:师父都给我推出来了,不用去医院。他们见说服不了我,就想出了一个骗局。

弟妹找我说:“你弟弟你管不管?看他腿肿的,让他去医院检查他也不去,你和你闺女带他去检查一下吧。”我怕弟弟有别的病,也没多想,就对弟弟说:“去医院检查一下,没病就放心了,你不像我,我修大法有师父保护。”去检查时弟弟拽我進去帮他,谁知弟弟、女儿把我按在床上,医生看了看说:“我还没见过这么严重的,赶紧手术,后果不好说,脖子、腋下都是包。”

两个孩子吓的哭成一团。儿子拿着片子去了省医院。医生说:“还问什么,还不赶紧把病人送来?”我听后心一点没动,我知道我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才会没有事。我求师父加持弟子过好病业假相关。我把亲情、生死全放下,我来人世间就是助师正法,不能有任何问题,不能给大法抹黑,不能让世人误解大法。

儿子给我跪下说:“妈,为了我们,你去医院吧,兴许还有希望。”我对他们说:“妈妈是大法弟子,我得为法负责,为我自己负责,我身体和常人不一样。我这情况有好几年了,我照顾你爸,又出去工作,家里的农活我也没耽误,我不修大法能这样超常吗?你们看我的精神能像医生说的那样吗?”两个孩子不吱声了。

我丈夫在二零零七年外出打工把腰砸坏了,卧床不能自理,这么多年,家里家外我操碎了心,又要工作,从来没让孩子在外打工有一点牵挂,这不是大法的超常吗?我坚定的告诉俩孩子:“那么就放心吧,我哪儿也不去,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如果你们硬让我去医院,我就只有离家出走。”我骑上电动车来到同修家,同修在法理上帮我坚定正念。

见兄妹俩说服不了我,我弟弟就出主意要把安眠药放在水里让我喝下去。女儿、儿子从小跟我炼过功,女儿说:“自从妈妈修大法,她身体一直很好,这个家是妈在挑着,我不想这样对待妈妈。妈说的对,她不修大法,我们家这么大的魔难:货车出事、爸爸出事,她怎么能过去?我们就听妈妈的吧。”

然后女儿也去了同修家,我们在一起切磋了我的事。同修对女儿说:“大法是超常的,也是严肃的,现在就看你妈能不能坚定的信师信法了。”女儿问我:“妈,你能坚定不移吗?”我悟到,是师尊借女儿的嘴在考验我。我忙说:“坚定!坚定!”

师父说:“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1]我就要好好修炼,听师父的话。

家庭这一关,在师父的加持下化解了。此后,他们再也没提让我去医院的事了,反而更加信师信法,每逢师父生日,他们只要是在家,就买水果、蛋糕,恭敬师父。

在魔难中向内找提高心性

一年后,没有完全好的右乳房里边又出现多个肿块,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干的,我的层次也要提高了。

师父说:“旧势力利用了里边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空间的时间它干了它要干的事。其实师父也是反过来利用它干的这一切成就着大法弟子”[2]。师父就是在将计就计的巧妙的利用了旧势力的安排,提高我们的心性,转化我们的业力。

我悟到这一点,就一次一次的向内找,找到了对丈夫的怨恨心,因一些陈年往事在我心里积下了很深的怨,也找到了对身边人的怨。这些心不去能修圆满吗?必须得去掉,他们都是帮我修炼的。当这些往事再往上返时,我就抓住这个心,求师父帮我去掉它,灭尽这些败物,逐渐的心里就平衡了。

否定旧势力迫害,大法显神迹

去年夏天天很热,右乳发胀、发烧,皮肤变成紫色,像个烂苹果,有小孩玩的球那么大扣在胸前,与左边乳房不一样,不能穿合身的衣服,很显眼,同事和邻居都问我怎么回事。这时我又换了一份工作,在酒店做饭。单位要求体检,要的还挺急。早上我给师父上香时问:弟子该怎么办?请师父帮帮弟子,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没有病。

然后我就去体检,边走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当B超机在我胸前上下滑动时,我很紧张的看着医生。医生在报告单上盖了印,当我拿过报告单看到“没有发现异样”的字样时,激动的流下了泪水:“师父就在我身边!师尊伟大!师尊无所不能!谢谢师父!”这件事对我震动很大,因为我是闭着修的。

回家后,我跪拜在师尊的法像前:求师尊帮我解除旧势力的迫害,师父不承认,弟子也不承认,我只走师尊安排的路,让一切干扰灭尽!

我的右乳一天比一天痛、胀,右边身体和后背也跟着痛。我就一遍一遍的背:“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3];“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4];“难忍能忍,难行能行”[5]。晚上痛醒了,我就发正念、背法。早晨五点半我就坚持去上班。下午一点半下班回家就学法、发正念、出去送真相小册子救人。在救人过程中,它就不怎么痛了。

一个星期后,发现右乳房生出个头,我忍着痛把它弄破,用手试着挤,很痛。我咬着牙边挤边发正念,一天挤几次,每次都挤出来很多的脓血。右乳房最多时破了三个洞,四天时愈合一个洞,六天后又愈合一个,最后右乳房几乎正常,颜色也变过来了。

我能一次次从魔难中平稳的走到今天,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结束语

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意在抛砖引玉,希望身处病业中的同修都能够信师信法,做到坚定不移,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就一定能走出魔难,跟师父回家。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