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操控外媒欺骗世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四日】近年来,海外许多人对中共的“大外宣”了解得越来越多,认识得越来越深刻。二零零九年以来中共决定投入四百五十亿元人民币在全球推广“大外宣计划”,借此与西方媒体“争夺话语权”,给全世界洗脑。这一红色大外宣工程日益庞大,中共采用了更为主动、更为精巧的策略来施加影响力。先是大幅增加对央视、新华社这些中共喉舌在海外的投资,新华社在时代广场竖立起巨型广告牌,《中国日报》报箱出现在美国大城市街头,央视在美国成立中国全球电视网络(CGTN),进入美国的有线电视网。如今新华社派驻全球各国的记者约6000人,其雇员规模将超过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等世界老牌通讯社。

其次是拉拢或控制海外华文媒体。美国独立非营利机构詹姆斯通基金会二零零一年就发表了《中国政府是如何试图控制美国的华语媒体的》,披露中共主要运用四个策略来掌控美国的中文媒体:一是以全资或拥有主要股份的形式直接控制报纸、电视、无线广播;二是政府利用独立媒体在大陆的商业利益来影响这些媒体;三是购买广播时段或广告空间;四是安排中共自己的人到独立媒体工作,在内部起作用。

三是借船出海,即借主流媒体发声。比如《中国日报》付费插页,将内容刊登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华尔街日报》的纸本以及电子报上,这种借主流媒体的声誉、推销自己的私货,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和欺骗性。

四是变味私人媒体,制造符合中共利益的产品。路透社的调查证实,全球四大洲十四个国家发现了至少三十三座广播电台由中共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控股,或进行节目租赁。此外,中共国有媒体通过购买海外媒体的股份,影响或直接改变这些媒体。比如在美国覆盖面第二位的中文电视台凤凰卫视,央视持有其10%的股份,现在凤凰卫视几乎都在帮中共说话。

而中共对海外媒体的审查,通常通过四种渠道来实施:直接行动、经济上“胡萝卜+大棒”、间接压力(用广告或外国政府身份施压)、网络攻击,甚至人身攻击。对外国媒体,如果在中国境内运作,以不给更新记者或员工签证等行为要挟就范,而在境外采取给资深编辑施压,要求撤下文章或取消合作。

据一位中国前外交官介绍,藏人、维吾尔人、法轮功修炼者、民主人士以及支持台湾独立的五类人士是中共海外打压的优先群体。很多情况下,这些团体成为中国海外审查的焦点,或者是诋毁宣传的对象。而法轮功修炼者建立了自己独立于中共控制的媒体机构,更是成为中共的眼中钉。

中共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象一个事物的两方面:要让国内外观众信服党的一言堂宣传,就必须压制国内外所有对共产党阴暗面的报告,尤其是消除调查报告和批评性评论。所以它一边扶植自己的国有媒体在海外发声,另一边积极压制海外的异议人士,其目的只有一个:为极权中共的全球战略服务。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美国哈佛大学法学教授约翰·帕弗雷公布的一份调查中共网络封锁的调查研究报告显示,中共对正面报导法轮功的信息封锁率为100%,《九评共产党》90%,含反共政治主张的信息60%,“六四”信息约50%,色情网站的封锁率仅10%,这不能不说是对中共极大的讽刺,他们究竟在倡导什么?究竟想让人们接受什么?

二零一三年,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时任主席斯维特博士和时任副主席戈兰登女士,曾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上刊文表示,“中共竭尽全力地迫害法轮功,惧怕法轮功在共产党意识形态控制之外迅速弘传……为了残酷迫害法轮功,中共持续地进行网络审查。法轮功的材料和网站在中国是被封杀最严重的。”

今年约四十七岁的黄潜,曾是广州购书中心的职工。二零一五年初,广东法轮功学员黄潜在微博上以《越狱档案》刊文,发表了五条名为《古拉格(笔者注:集中营、恐怖的代名词)回忆录”》的长微博,因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七年六月,她被转至广东女子监狱四监区关押。她家人看她时,见她身体虚弱,十分消瘦。她告诉家人:“我快被逼疯了,快叫人来救我!”在过去的十几年里,黄潜由于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开除公职、劳教三年、判刑四年,历经各种酷刑虐待。这样的声音,中共是绝对禁止发出的。

一九九二年法轮功传出后,由于其显著的祛病健身效果和对道德回升的作用,在民间得到广泛传播。要想镇压这样一个没有政治目的的修炼团体,江泽民最缺乏的就是合法性和群众基础。为了制造民意和强奸民意,江泽民动用了全部国家宣传机器,不遗余力从不间断地编造谎言诋毁攻击法轮功,在传媒信息高度垄断、不同声音被彻底封锁的中国大陆实行全民洗脑宣传。整个迫害从开始就一直是由暴力和谎言维系着。

由于很清楚地知道这场对本国人民大规模人权侵犯的不合法性必然会招致国际舆论的谴责,江泽民一改中共历史上“关起门来搞运动”的传统,从镇压一开始就主动邀请西方政要和媒体介入,试图以争取到他们的支持来使镇压合法化,同时缓解国际压力。例如,江泽民本人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底借接受法国《费加罗报》书面采访之机亲口宣称法轮功为邪教。因此,对法轮功的迫害和通过宣传对民众的系统性洗脑从一开始就是在中国大陆和海外同步进行的。

在对中国境内民众进行强制灌输和暴力洗脑的同时,利用喉舌媒体输出对法轮功的仇恨,收买胁迫境外中外媒体参与迫害,甚至拉拢渗透西方主流媒体对全世界民众进行系统性洗脑,是江泽民集团灭绝法轮功政策的重要环节。

江泽民本人直接指挥对外宣传的媒体制造舆论,他在一九九九年全国对外宣传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把对外宣传工作做得更好,使我们在国际上具有同我们的地位和声望相称的强大的宣传舆论力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贯彻江泽民的意图,二零零三年联合中共中央二十五个部门建立“对外宣传的统筹协调机制”,以加强外宣的渗透力度。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任编辑郭景哲在《讲究宣传艺术注重宣传效果》中讲述其运用江的理论输出反法轮功宣传的心得时承认江泽民说:“要打主动仗,力争先发制人……对外宣传在许多时候也像打仗一样,要一手拿盾,防御敌人进攻;一手拿矛,主动出击。”

江泽民的“对外宣传要打主动仗,先声夺人,强调新闻时效”的命令在“天安门自焚案”、“京城血案”、“浙江乞丐毒杀案”等恶性栽赃陷害法轮功案件的对外报道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运用和发挥。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六日CCTV的《焦点访谈》播出了十八分钟攻击法轮功的特别节目。中央“六一零办公室”负责人审看节目后要求CCTV把节目翻录成录像带送海外使馆,同时译成英文对外播出。中共不仅用假新闻来毒害中国人,还企图欺骗全世界,当时不少海外华文媒体跟着中共诽谤法轮功。

不过,亦有跟风的海外媒体受到批评。加拿大中文城市电视台转播了央视一则谋杀案报道(所谓“京城血案”)。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加拿大广播标准委员会做出裁决,判定将这起谋杀案和法轮功联系起来,违反了加拿大广播协会制订的“职业道德守则”和“有关暴力守则”、以及广播电视新闻主编协会的“(新闻业)职业道德守则”中的四条规定。委员会仲裁小组认为:将谋杀行为与法轮功联系起来没有真实可靠的依据,是对法轮功的攻击。并要求该电视台在黄金时间等播放此决定。

此外,中共对外宣传会议,不仅有政府各部门(及各省)负责外宣工作的高层官员参加,而且还有中共派驻西方国家、包括驻美使领馆官员参加,这意味着北京通过派驻美国等西方国家使领馆官员来领导海外华文媒体的宣传渗透。

据美国之音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三日报道,三月初,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王云翔给美西旧金山地区《世界日报》写信,要求该报不要再登法轮功的广告。王云翔在信的最后表示希望:“《世界日报》能看到湾区华人华侨的广大民心所向,不要再登法轮功的广告。否则,《世界日报》的形象,可能会受损失。”

旧金山《世界日报》副总经理古铣贤表示,读者对报纸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意见看法。但如果提到“广大”,那么这个词是抽象的,广大代表多少?有没有具体的数据支持?这些,都值得思考。古铣贤说:“他可以站在他的立场,提出他的见解。法轮功也可以有自己的看法。”

据澳洲法轮功学员提供给明慧网的证据,中国驻澳大利亚墨尔本总领事馆总领事吴荣华曾宴请墨尔本华人报章和其它媒体的负责人,告诫报社负责人不要刊登法轮功的文章,凡是要刊登有关法轮功的文章,必须先将文章传真给领事馆,获得领事馆批准才能登,领事馆说不能登他们就不能登。这就是每家报社都婉言拒绝刊登有关法轮功文章的根本原因所在。他们都一再表示是受到的压力太大。报社对领事馆的规定敢怒而不敢言,因为他们害怕中国政府报复。这实际上就是中共一贯执行的“胡萝卜加大棒”政策。

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女士提出,要警惕中共“锐实力”。“锐实力”有别于国际社会认可的“软实力”,后者主要是透过文化传播增强其本身的吸引力或说服力(形象),如韩国的影视文化风行全球就是典型。但“锐实力”则是以“利诱”及“威胁”并用的方式,令有利于己方的舆论变成主流,回避或压制负面议题或问责言论,从而减低威权强国在海外拓展经济项目和国家形象上所遇到的阻力。

中共锐实力是透过中国在经贸市场、工作权乃至生存安全上的影响力,也就是专制国家的综合实力,公开或非公开地施压、影响特定对象,让对方屈从或自我审查,达到其操控、影响舆论的效果。这并不仅是影响言论自由,更威胁民主制度和国家安全。锐实力的影响力具侵略与颠覆性、能削弱他国主权,是一种独裁国家利用自由国家开放社会的“不对称作战”。

尽管中共花大力气进行红色渗透,但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对中共邪党的真实面目认识得越来越清楚,国际社会也越来越清醒。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府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演讲,强烈指责中国(共)的军事侵略、盗取商业机密、各种间谍活动、侵犯人权,以及干预美国选举等,显然将使中共的大外宣不能再象以往一样无所顾忌,也难以达到中共想要达到的目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