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生活中修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东北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岁,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炼大法,算起来至今也有二十年了。在这日日夜夜里,无不感到师父的佛恩浩荡,很多法理只能心领不能言表,用尽世上所有的语言也表达不尽。下面只说说生活当中的几件小事。

一、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走入了大法修炼,通过学法炼功得到身心健康,身体上的疾病不翼而飞。小时候五岁时得的胃病,还有肩周炎,胳膊抬不起来,不知不觉中都好了,世界观也发生变化了。从一个唯利是图,到遇事能先想到别人、替别人着想,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时刻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买东西多找钱主动退回,在大法中找回了真正的自我。为了多学法、学好法,每天到学法小组从不耽误,风雨无阻,并且有一种得法太晚的感觉。所以每天除了吃饭、干家务就是学法。以前稀里糊涂的我从此找到了一条返本归真的回家之路。

二、在利益面前去人心

我娘家嫂子开饭店,家中不能自理的娘家爹没人伺候,想找一个人给做两顿饭,外人信不着,就找到了我,于是我就去了。自家亲戚也没多想,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不但做两顿饭,还得收拾卫生,拆洗被褥。因为老人双目失明看不见,满地吐痰,那时住的是平房,睡火炕,吐的炕沿上都是痰,我不嫌脏每天都给收拾。要不是修大法,我早就不干了。师父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有时还从家给老人拿菜,水豆腐、干豆腐、排骨、鱼之类的给他吃。每月嫂子只给我一百五十元钱劳务费。

这期间,一个卖豆腐的中年男子对我说:“有一个生小孩的,想找一个就管陪着说话唠嗑的就行,也不用干活,每月给二百元钱。”我当时就说:“我不能去。”因我还在伺候老人。

大法弟子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知道这是去我的利益之心,也在去我的怕脏之心。

三、心性上的升华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

我家有兄弟姐妹六个,我上面一个哥哥,下面一个弟弟、三个妹妹。弟弟在三十二岁那年因矿难不幸身亡,父亲在五十七岁病故。母亲在家很强势,重男轻女,总让我干活,还看不上我。我活的很苦,也很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也养成了我能“忍”的性格。

二零零五年娘家房子动迁,没动迁之前哥嫂与母亲住上下屋,动迁给两套房子,一个正号一个附号,嫂子不让母亲住,都给卖了。母亲在外面租房住,后来我母亲用自己一辈子的积蓄买一套三十七平米的房子和我小妹一起住。小妹已离婚,有个儿子判给了父亲一方,小妹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外地成家。前年小妹因肺癌去世,去世后她儿子把钱和房证都拿走了(因母亲的房证写的是小妹的名字),只给母亲留下了工资本,每月仅有七百元的遗嘱费。嫂子说:“房证拿走了,让她外孙子管吧,我们不管,这房子轮也轮不到他呀,要钱我们一分没有。”我的两个妹妹说上法院告哥嫂去,“动迁的两个房子他们卖掉了,弟弟工亡时矿上给调的两室一厅房子也给他们儿子结婚住上了,缺德不缺德呀。”我说:“告啥告,自家人,他们不管我们管,人做事,天在看,做好事得福报,做坏事有恶报,再说咱妈已经八十多岁了,能活几年。不行这样吧,一个星期你俩一人照顾两天,我三天,这样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

母亲于去年去世。我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做人,照顾母亲,孝敬母亲,没有和哥嫂一般见识,如果不是学了大法,可能家里早就发生家庭大战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