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忆当年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1999年4月20日天津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公安非法抓捕,多人被打伤;随后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前往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和平请愿,请求当局给予自由合法的炼功环境。我都亲身经历,同修们(法轮功学员)真诚善良、高度克制、处处为他人考虑的点点滴滴,依然是历历在目。

下面就讲几件当天我所经历的小事。

西安门大街偶遇

因为前一天听说天津警察打人、抓人事件,要向上反映情况,1999年4月25日早晨炼完功回家打理好孩子,就奔国务院信访办所在地西安门大街。到西安门大街后,看到早到的学员都站在了府右街的西侧,我就站到府右街与西安门大街的西南侧角。

西安门大街来往车辆、行人多,法轮功学员站在街道边(有二~三排)把人行道让开,还把路边挡道的自行车排放好,一天的交通秩序很好、顺畅,都没出现堵车。西安门大街当时街边有商家、小店铺、民房。开门营业的店家、民房出入口等,我们就主动避让,还把附近地上的烟头纸屑等随时捡起。有学员站的街边一天都很干净。

陆续不断的有学员来,有郊区县的、有外省坐夜车赶来的。越聚人越多,我站的位置就逐渐往西移,就与既是同事又是清华校友的H相遇,有缘一起站着,现在想起很欣慰(H同修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后就没有消息,十几年了。同修安好!)。后来得知认识的同修大部份都来了,分散着,在府右街、长安街、西安门大街上都有。当天下午还有家属听到什么不好消息后,来找同修要劝、强拉回家的。

胡同里的公厕

快中午时需要方便,我问一居民哪有公厕(卫生间)。她说跟她走,拐進一胡同不远,就看到有人排队,队长一、二十米。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跟着她走進了公厕。

那时公厕是没有独立隔断间的,沿墙边排有六、七个茅坑,進门就一览无余:有两个空位,她就直接过去了。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排队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同修)啊,就转身出去排队了。公厕始终都有空位,而且比一般的公厕干净。

不是学员進不来、站不住

午后,有一稍黑、体型稍瘦,约三十岁的人骑车过来,放下车也往法轮功学员中站,离我一米多远,旁边学员就让了让他。他站在那儿前看、后看、左看、右看,看有人看书没人聊天;一会儿他就问旁边的同修站这儿干啥,同修说等着向国家领导反映问题。他站着站着就站出去了,浑身的不自在,后来他实在呆不住,就又走了。周围的同修相视一笑。

同修中年纪大小都有,各行业也都有;认不认识的同修都相互礼让,感觉那么亲切,相互比着做好。H与我站在前排,我就提醒自己要笔直站着,若不能笔直站着就到后排去,因为路人看到的我们是法轮功的学员。后来想想,那一天都是在前排站着,没坐过也没感到累!当时H说炼功人都是有站功的,现在知道那是师父的加持!

口相传

听别人说来的法轮功学员很多,沿街好几里,长安街上也不少;还来了警车、警察,他们还录像,我就想去看看,知道一下什么情况。

我沿府右街向南走,在府右街道西侧马路边,同修站有三~四排,一眼望不到头,不少人站着看书。警车停在马路上,警察站在车边吸烟、聊天,他们脚下有些烟头,烟头在马路上那么显眼。没什么行人,心想:了解情况的同修一定会有办法告知的,不需要自己去看,就回去了。

后来从府右街方向,后排同修一个传一个,传话过来:有要去做代表反映情况的吗?一会儿又传来:有同修進去了。然后就是等待,等待。天都黑下来了,还没有消息,就依旧在原地等待,可又来了些警车。

晚上快九点,从府右街方向,同修传话过来说:总理出面了,天津放人了,回去吧。可没有人马上走,等确认了是这样,大家这才开始离开。

我有意等了会儿,看看自己能做些什么,就看到有人还拿着装垃圾的塑料袋,看到地上的纸屑捡起来带走。很快、很安静就没什么人了,我也骑车离开。

法轮大法的学员按着大法“真、善、忍”的要求,自觉自发的去做好,“四·二五”事件得以和平解决。江泽民出于妒嫉,把和平上访歪曲成“围攻中南海”,之后发动中共国家机器,非法对法轮功迫害至今。法轮大法的学员一如既往坚持正信。

我讲出所亲身经历的小事,是希望看到的人,不要再被谎言所蒙骗,认真思考一下、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大法讲的是什么、法轮大法的学员是什么样的人,为自己的未来做个正确的选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