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4·25大上访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1999年4月24日下午,我地区的辅导站站长找到我们,跟我们说了天津教育学院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出版刊物污蔑法轮大法修炼者,天津大法学员去反映情况被警察粗暴对待还抓了许多人(后来确认为45人被抓)。要想让天津警察放人得到国务院信访办(当时在府右街)反映情况。日期定在明天,也就是4月25日(星期天)。去与不去自愿,以个人的情况自己定夺。我当时就决定去,并把这个讯息在当天晚上集体炼功时告知了我们当地的其他学员。

当时我22岁,刚参加工作不久。虽然决定要去,但心里还是有很强的怕心的,而且骨子里对共产邪党没有好感,克服了当时的怕心,决定不管结果如何还是要反映大法弟子的心声。

4月25日一早,我们11个同修一起出发,坐头班车上午8:30左右就到达府右街,也就是当时国家信访办所在地。到了府右街后有一点意外,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法轮功学员,而且这样早。已来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学员,并在警察的指挥带领下站到了府右街旁边的人行道上,顺着人行道排队站好。我们学员都站到盲道的里边,并把盲道让出来不影响行人走路。大家就这样静静地站在路边。

后来有学员说,咱们的学员代表已经到信访办去与政府领导沟通了,并说当时的总理接见了学员代表。再后来研究会的学员也進去了。我们都静静地等待学员代表反映情况的结果。头一排大家都站着,后排的有炼功的,有看书的,互相倒换,没有指挥,全是大家自发自觉地做的。警察每10米左右站一个,跟我们面对面站立。开始的时候警察还比较紧张,后来发现我们很安静、友好,也就没有了警戒心,并和我们聊起了天,我们也跟他们讲真相(当时讲真相就是介绍法轮功利国利民,祛病健身,国家不应该禁止、抓人)。我听到警察说今天上访的人少说也得有8到10万。而且当天到北京的好多航班和铁路都停运了。并不像共产邪党所宣传的只有1万多人。而且全国还有更多的学员想办法来北京反映情况。下午的时候我们看到一辆红旗轿车在公路上转了一圈,后来才知道那是江泽民在偷看我们学员的情况。还有专门录像的车在录像。

傍晚的时候,我们的学员代表出来了。还出来一些政府官员和录像的工作人员,并说不要信谣言,国家一直没有禁止炼功(其实这是谎言)。辅导员对我们说天津的学员已经放了,我们当时也很高兴。大家开始有序返回。在撤离的过程中,我看到大家都自觉地收拾垃圾,有很多位学员让大家先走,并坚持把所有垃圾收拾完毕才走。就象是后来传说的那样,把警察抽的烟头都捡走了,地上没有一片纸片。

整个的上访过程没有标语、没有口号、只是静静地,心怀善念地向中共政府反映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心声。

二十年过去了,虽然有些学员被迫害离世了,一些还身陷囹圄。世界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但唯一不变的是:正义是邪恶永远也战胜不了的!

大法弟子现在的讲真相、劝人退出邪党是希望更多的善良民众站在善良正义的一边了解事实真相,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