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成功营救被非法关押的亲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二零一八年四月至五月青岛峰会前夕,我姨被绑架。得知此事时,我姨已被构陷到检察院,我母亲跟家人一起拿着法律条文商量着怎么去检察院要人。听了姨被抓的过程,我很愤怒:大白天我姨正在午休,忽然就闯进一群人把我姨带走,家里的电脑、大法书籍、打印机也都被他们抢走。这行为简直就是土匪。我就说:去什么检察院,谁把人带走的找谁去,先去派出所询问他们警察凭什么抓人。

因之前我母亲跟我三姨去找过参与迫害的人,他们总是以“不是直系亲属为由”拒绝见面谈话,我们把姨的儿子叫了过来,拿着法律条文开车去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我们当着警察的面打了举报电话,内容就是某派出所谁谁谁,警号多少,带人非法闯入家里,把人非法带走,都抢走了什么东西,把整个绑架过程说一遍,电话那头是电子录音。

之后,我们又去检察院询问,检察院说他们只负责当事人是否构成犯罪,关于抓捕跟他们没关系。之后我们又去了当地的信访局把派出所的违法事件写了上访信。

没过几天,我姨就回到了派出所,他们除了我姨的儿子,谁也不让见,非得签字才放人。如果我们签了字不就等于承认他们乱抓人的合法性了吗?我闯进去,可是他们闭口不谈,说跟我没关系,我只能跟我姨说了一句“不用怕”。

然后跟我姨的儿子,也就是我表弟,去了信访局,结果信访局下班了,我们打市长热线,把经过说了一遍,那边说要等七到十个工作日。挂掉电话后,越想越不对,哪有那么多天等着啊。接着又打电话,他们问是不是关于法轮功。我明确的说是,然后反问他们法轮功犯法吗?法律上没有哪条说法轮功犯法。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尽快给处理。

当天晚上他们就把我姨送回家了。我五姨从被抓到放回前后一个月有余。当时我们都想着去法院起诉参与迫害五姨的派出所警察。这期间法轮功学员说,人放回来就好了,他们下次也不敢犯罪了,我们的目的是救人,不是跟他们对着干,他们执行者也是受欺骗的,是真正的受害者。明白真相才是真正的目地。如果每一位执行者都明白真相,选择善良,那么这场迫害就会结束。

营救过程,不要惧怕他们滑稽可笑的诈唬。现在宣传说要依法治国,犯不犯法不是派出所或者江泽民集团说了算,是国家法律说了算。

比如在派出所的时候,在跟参与迫害的警察对质的时候,他们让一群穿着制服的人在办公室盯着你,想人多势众的吓唬你。这个时候不要害怕。首先问问他们我们家人犯了什么罪?他们说出那条法律,然后就问他们法轮功影响你们哪条法律实施了?另外公安部和国务院办公厅明文规定的十四种邪教里边不包括法轮功。其次再问问他们:在没有拘捕令的情况下随意闯进老百姓的家里随便把人抓走是谁给了你们这个权力?你们这个行为合法吗?已经构成犯罪。他们对于你的质问,哑口无言,或者说上边安排让这么做的。这时候你就问问他们是上边的谁安排的?是否有相关的文件?派出所是隶属于国家机关还是个人?还是江泽民集团迫害老百姓的工具?当你义正辞严的质问他们那些警察的时候,他们都不敢看你。

在信访局也是一样,先是对我们大吼大叫。我就非常严肃的正视他们问他们谁给你的权力对我们大吼大叫、吹胡子瞪眼睛?然后他就进了办公室,再出来的时候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语气平和。看到了举报材料后把我表弟叫了进去,告诉我们不要再这样闹下去了,要不然想放人都放不了了。他们很害怕,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来了。

我很小的时候我母亲就炼法轮功了,法轮大法给我们家带来太多太多的好处。在这我就不细说了。我小的时候母亲因为修炼大法被非法抓捕甚至于还被弄去游行示众。在迫害中也坐过牢。那个时候我真是太小了,除了会哭别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为避免母亲再遭迫害,我买了好多的法律知识的相关资料。如果法律解决不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果自己的父母在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的情况下被迫害,而做子女的却无动于衷,真的是枉为人子。

作为大法弟子的一个家属,只想告诉更多的人,做好人没罪,炼法轮功没罪,历朝历代都是如此。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那些参与迫害的人,该还的迟早要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