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 丈夫渐渐明白了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我和丈夫是双方丧偶后重组的家庭。丈夫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教育系统工作,为人诚实正直,工作认真、踏实,但性格倔强,认死理。因出身不好,家庭遭受过邪党迫害,所以他胆小怕事,对邪党心存恐惧,多年来一直按邪党要求的“夹着尾巴做人”。

文革后丈夫担任教育处处长和邪党党委书记,被邪党彻底洗脑,邪党说什么就信什么。特别是江魔头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我给他讲大法真相不听,给他真相资料不看,一概拒绝,只相信电视上的诬陷宣传,他甚至多次说过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

后来,他竟然开始限制我的行动和自由,审问我的资料来源,不准我接触同修和给世人讲真相。再后来连法轮功三个字都不准提,一提就遭到他的严厉训斥。多少次我试着给他讲真相都被他粗暴打断,不准我说话。我在家失去了言论和信仰的自由。

我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关系也越来越僵,双方互不相让。家庭气氛紧张,压抑,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冷战。

但我知道他本性善良,是被邪党的谎言所欺骗,所以从内心深处又不想放弃他,我知道放弃他就等于毁了他。无奈之下我把他得救的希望寄托在让他到海外听真相。可多次劝说他都不动。我的内心苦闷到极点,对他的怨气越来越大。认为他太固执,不可救要,彻底放弃了对他得救的希望。

一、向内找是提高心性的法宝

师父说:“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1]“修炼是修人心、修自己,当有了问题时、有了矛盾时、有了困难与不公平对待时,还能找自己向内看,这才是真修炼,才能不断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炼的路、才能走向圆满!”[2]

不断的学法,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心结。我终于认识到多年来丈夫拒绝听真相的根本原因还在我身上。是我没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没有实修自己;是我没有转变人的观念,遇到矛盾就向外找,因此长期以来心性得不到提高,执着心太多所造成的。我认识到,作为一个修炼人,修好自己是第一位的。要想改变别人,首先改变自己。

当我真正静下心来向内找,才发现自己的每一个执着心都打上了党文化的烙印,如:强烈的争斗心、怨恨心、愤愤不平的心、自以为是的心和不让人说的心;什么都是自己说的对,一切都要自己说了算;喜欢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说话强势,坚持自我,放不下自我,维护和保护自我,自我膨胀的心;喜欢听好听的,怕受伤;做事走极端,爱钻牛角尖,常有理,无理争三分,得理不饶人;心的容量小,爱生气,不能包容和宽容人,说话尖刻,爱讽刺人、挖苦人,容易伤人;总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等等等等。

向内找的结果让我震惊,一直认为自己对邪党没好感,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更加认清了它的邪恶本质,怎么自己身上会有这么严重的党文化?自己满身的党文化还盯着丈夫的党文化不放。丈夫的表现其实映衬的是我的表现,他就象一面镜子把我的各种执著心放大,暴露无遗。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我的表现与宇宙特性真、善、忍的要求相差甚远,与中华传统文化所倡导的仁、义、礼、智、信和温良恭俭让也格格不入。

在我自己身上我看到了邪党文化对中国人的毒害,将人变异的多么严重!邪党的终极目地真的是在毁灭人。如果不是学法向内找,我可能永远都意识不到邪党文化对我的毒害已经达到这么严重的程度了。在我的思想深处、心灵深处彻底清除党文化已经刻不容缓!

师父说:“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3]大法弟子只有修善才能救了人,邪党所宣扬的党文化是在毁人,争斗心就是典型的党文化,就是不善的表现,所以必须解体。回想过去自己在党文化的影响下,整天象个充了气的好斗的公鸡,带着强烈的争斗心,怨恨心,愤愤不平的心去给世人讲真相,不但救不了人,还给大法抹了黑,增加了救人的难度。正因为我强烈的争斗心和满身的火药味,在我身上体现不出来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的善,因此我得不到丈夫的认可,从而使他拒绝真相。这一切不都是因为我自己没修好而造成的吗?

现在认识到彻底清除党文化对大法弟子修好自己非常重要。回想起我平时讲真相也是这样,只要争斗心不去就会遇到麻烦。

师父说:“过去我跟大家说,我说大法弟子修炼的好坏,决定了救众生的力度,也决定了在世间配合正法的成败。”[4]“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如果修的再差一点,那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5]

师父的法如同惊雷把我震醒,那一刻我明白了我不是一个普通的修炼人,而是一个有着重大历史使命的大法修炼人,大法弟子能否修好自己责任重大!因为他直接关系到宇宙众生的能否被救度。在这关键的历史时刻,大法弟子救人光凭热情和良好的愿望是远远不够的,一定要在法中归正,同化宇宙大法“真、善、忍”,真正达到大法修炼人的标准才能救得了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义不容辞,责无旁贷。为了众生的被救度,为了兑现我史前的誓约,我必须修好自己。

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一定会改!

改变自己

清除争斗心,我先从做一个贤妻入手,首先要求自己今后说话声调降一个八度,放下在丈夫面前强势、高高在上的架子,从行为上和思想上彻底抛弃争强好胜,好勇斗狠的心;遇到问题不再向外看,先学会闭嘴,然后向内找执着;按中国传统女性温柔、贤惠、善良、温文尔雅、善解人意的标准做人;在生活中无微不至的关心丈夫,体贴丈夫,处处为他着想;在与丈夫的相处中处处敬重他,在家庭生活中不再高调,甘当配角,低调做人。让丈夫从新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从新恢复他男子汉的自尊与自信。

每当我守不住心性,怨恨心往上冲时,我立即对自己说:抱怨是魔鬼,灭!遇到问题时,我不再象过去那样急于表达,自以为是,抢着评判对错。我提醒自己学会修口,少说话,不应该说的话坚决不说;需要交流时尽量做到心平气和,不带人的观念,内心充满善意。同时加强学法向内找,增加发正念的时间和次数,多看多听《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大纪元文章。随着执著心的不断清除,我的争斗心越来越小,内心充满善念。从小到大自尊心极强,从没在人前认过错的我第一次在丈夫面前真诚的道了一声:“对不起!我错了!”让丈夫明白真相的过程,其实也是修炼自己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我的修炼有了根本的突破。

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我和丈夫之间的坚冰逐渐消融,我们之间紧张、对立的关系也日趋缓和,家庭气氛也越来越融合。这时丈夫也开始愿意和我说话,并和我交流一些看法。这时的我也会心平气和的,尽量不带观念的说出自己的意见,并寻找适当的机会讲大法真相。一开始听真相丈夫也会反对,真相触动了他的禁区时他也会激动的反驳。但无论他态度好坏我尽量做到不动心,保持一个修炼人的平和心态。慢慢的,我说大法好他也不反对了,我揭露邪党散布的谎言他也不吭声了,说邪党不好他也不愤怒了,电视上播放邪党的歌曲和电视剧,我让他换台他也不反对了,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过去别说说邪党不好,就是提法轮功三个字他都要大动肝火,暴跳如雷。

丈夫的改变证实了大法的无边威力,也证明了大法弟子修好自己对救度世人的无比重要!现在的我不再把丈夫得救的希望寄托在丈夫出国听真相上了,救人的法宝就在眼前,师父赋予了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威力无比的“向内找”的法宝,我还向外求什么呢?

感恩师尊!感恩大法!使一个面临淘汰的生命绝处逢生,也使我这个满身党文化,遇到问题就向外找的不合格的弟子通过学法向内找不断在法中归正自己,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虽然我离合格大法弟子的标准还相差很远,但我会继续努力。

再一次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法会的贺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