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法会】珍惜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直以来,我都把自己当作一个懂得珍惜一切的人。所以,每次我听到“珍惜”这两个字的时候,我都会觉的,这个道理我明白。但是,在去年我经历了人生最大的难关之后,我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珍惜”。而过去我理解的“珍惜”,其实是很肤浅的认识。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九日,我在上毯子功课中翻跟头的时候,不慎砸断了跟腱,我当时在做毽子小翻后提,我做完小翻要做后提,当时我想再给点力,但我砸下去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在跟腱上的一阵剧痛,就象一把刀刺進我的脚跟。一开始我以为毯子功老师不小心踢了我一下,或者是我砸到一个什么东西上,我落地的时候滚了一下,第一瞬间看到的就是老师惊恐的表情,后来我发现教室里其他人的表情都很震惊……我想站起来走,但我感觉这脚好象缺了什么东西,不象是我自己的脚,完全不听我的控制。我立刻和自己说:“没事、没事……”然后在我的思想中,求师父帮我。再后来,我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是一种干扰。为了不影响演出,办公室安排我去做手术。当时,我在整理行李的时候,我一直在心里说:“我不听旧势力的安排,我只听师父的安排。”但是心里也有其它的念头:“我能恢复吗?我以后还能跳舞吗?我还能回到山上吗?”等等。就当我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神韵办公室打电话来询问我的情况。我说:“我什么都不怕,就怕回不来山上!”电话那端说:“肯定可以回来的!”这些话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让我有勇气走出下一步。

到医院后,医生诊断说,我的跟腱断裂和普通情况不一样,一般都是从跟腱中间断裂,但我是跟腱和骨头脱离,所以要把跟腱拉下来,用钉子把跟腱钉在骨头上。做完手术之后,我不能正常走路,一定要依靠双拐。正常生活中的简单运动,对我来说都变的十分困难。那段时间,我每天只能坐在那里,我只能一直思考,我向内找,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找到了很多执着心,显示心、妒嫉心……但是最突出的是对情的执着。因为我快成年了,头脑里总是会产生关于将来成家立业方面的念头。每当这些念头出现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我还没成年,不应该想这些东西。”但是我的脑海里还是会经常出现这些念头……同时我还发现,过去我见到女生的时候,都会非常小心,不去主动搭话,但是后来我在摄影组帮忙的时候,因为要经常和女生合作,我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我告诉自己,这段时间我一定要把这些执着全部放下,更精進的修炼。我也知道自己养伤的这段时间会回到常人社会,会有很多能勾起执着心的东西,所以一定不能放松自己。于是,我每天学法两次,一次和父亲一起学,一次自己学,也会炼两个小时的功法。因为当时不能站立,所有功法只能坐着炼。慢慢的,我发现,其实以前我在山上学法时,很多时候都是在走形式,并没有专心学法。所以我采用慢读的方式学法,每个字都往脑子里進,不要象小和尚念经一样,不走心。于是,很多我以前不理解的法理,慢慢都理解了。

过了几个月,我可以正常走路了,但是我的人生变的非常消极。以前我总是抱怨自己休息时间太少,可是现在呢?每天我可以随意支配我的时间,但我过的并不开心。我感到所有大法弟子都在努力救度世人,而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最消极的这段时间里,有三位同学一直通过网络鼓励我,帮助我走过这一段困境。通过他们的帮助,我越来越乐观了,我对自己说:“这段时间不能浪费掉,要好好把握。”所以,除了每天的学法炼功,我还参与推广神韵的项目,在神韵后台帮忙,学中文,看很多舞蹈视频,学习摄影,也去上了表演课。

其中在神韵后台帮忙的日子里,我受到了很多启发。因为我十四岁就来到神韵,在师父身边已经习以为常,觉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当我以当地学员的身份来到后台的时候,我看到大家见到师父一次有多么的激动。因为神韵是在师父带领下做的,所以大家对神韵的每一位演员都非常友善和热情,他们把神韵的演出摆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比自己休息和吃饭都要重要。我在后台看到了许多这样的例子,让我由衷的敬佩他们。我回想以前我在神韵经常会抱怨太累、无聊等等,现在我才知道是自己太不争气了,我并没有真正懂得“珍惜”。

我的团也来了洛杉矶两次,我见到他们的时候也有很多感慨。我发现以前我在神韵的修炼环境是很宝贵的,因为我身边都是大法弟子,而且都是和我一样大的。我在洛杉矶养伤的时候,身边除了我父母之外,都是常人。和常人我也可以交流,交朋友,但我总感觉和他们的交流很肤浅。而我和神韵的同伴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目标,这个环境和这份感受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回想到以前和同学们吵架、发生矛盾,自己非常惭愧,而且意识到以前自己拥有的环境是多么的宝贵。

几个月后,我的伤势恢复了六、七成了,除了跳和翻,基本的舞蹈动作都可以做了,我联系了团长和山上,问我是否可以回去?但是他们给我的回答都是不太确定的,让我再等一段时间。但是这时巡回已经快结束了,很快就要开始下一年的巡回准备工作。虽然当时神韵办公室说过我可以回来,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疑问:“会不会有什么改变?我回不去了怎么办?如果回不去,我应该去做什么?”等等。通过和我的妈妈交流后,她提醒我说应该把心都放下,回不回去都无所谓,最关键的是你会继续坚定的修炼。不管走到哪里,你都是大法弟子。后来我向内找之后,发现自己有很多怕心存在,所以我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无论如何,就听师父的安排。我的心平静下来之后,校长给我打电话说,经过请示,允许我回到山上。当时我真的非常激动,感到师父对我的慈悲。回到山上之后,一切都象一场梦。见到师父,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现在,如果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都提醒自己受伤时期经历的事情。每当跳舞失去动力的时候,我会想到那个时候我连走路都不能自理;每当我和身边的人发生矛盾,过心性关的时候,我会想起那段时间一个人在家孤独的感受;每当我修炼上松懈的时候,我会想起师父对我的慈悲。

有人会想,跟腱断了对舞蹈演员来说实在是一件太悲惨的事了,但是对我来说,这并不是坏事,因为它让我看清了真正的自己,更重要的是,它教会了我,什么叫做“珍惜”。

我能走过这段艰难的日子,一部份是来自老师们的关怀与鼓励,另一部份来自同学和家人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对法的坚持与信念。我相信大法,大法能够圆容一切,让坏事变成了好事。

感谢师父!感谢神韵!感谢同修!

(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