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译文:不再是孤独的个人的事

我在明慧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我在二零零零年加入法文明慧,那个时候我完全不知道项目需要我做什么。当时的一个协调人问我能不能每天为网站做几个小时的工作,我说可以,就两个小时吧。

事实上,在我的常人工作做完之后,我每天需要花六、七个小时的时间在电脑前翻译明慧文章。我尽量不看几点睡觉,因为怕影响第二天早上起床,我觉得我做的很好而且尽心尽力。

现在我明白,实际上那时项目对我的要求是做一个编辑,但是我并没有做。我对英语并不是很了解,但是我要校对别人从英文翻译成法文的文章。记得当时花几个小时的时间查字典,一个字一个字的翻译,找到最合适的词,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最后保留那些翻得好的部份,等等。而且要读那些报道迫害的文章,我每次都哭的象个泪人。

我的先生当时也翻译了一些文章,但是最后他觉得大陆的大法弟子不可思议:他们宁愿遭受迫害也不放弃信仰,那时他不理解他们的牺牲、也不理解我。

那时我不知道我具体因为什么一直在做明慧,但是我知道支撑我在项目中坚持下来的,其中包括我看到的那些修炼人的奇迹。比如一位女大法弟子打坐,十几个警察都搬不动她。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在房间里打坐,房间里迫害她的人都看不见她。这些证词,是那么直接,真实得触手可及,那么感人和震撼人心,我看到了希望。

我跟人讲我看到的文章上揭露残酷迫害的真相,那时我身边的人都不想听。我变得孤立起来,但当时我没太意识到。我的心跟那些在中国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在一起,那时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我的先生、孩子们和我的家人不能站在他们一边。

项目对我的翻译没有期限的限制,但是我给自己定下一个要求,就是每天等我的常人工作一结束,我就从办公室的椅子挪到我的电脑前的椅子,我忘记吃晚饭。我没有时间跟家人交流,连听他们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也没有对他们表示我的关爱。

他们到我的电脑前来看我,经常是我的眼睛哭红了。他们跟我说:“放弃吧,没有意义。”他们不理解我,我也不理解他们,但是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看到那边的大法弟子在牺牲,我不想放弃法轮大法,我找到了生命的意义,我要为大法做一点事,我怎么能放弃呢!那个时候我没有能用法语交流的同修。

我的家人看不到我的好的变化,只是感受到我不在乎他们、我如同不在他们身边一样。对此,我一直都没有向内找、看看是我哪里不对了,我只是很坚持我觉得应该做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学法改变了状态。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修炼中我学会了退一步看问题。我找到了平衡,不象以前那样走极端了。

现在,每当出行的时候,我都带着我的电脑。我一早开始做明慧的翻译,这样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跟家人和周围的人沟通交流。我努力改变自己的行为,对他人更加关心——他们也是很重要的生命,是需要救度的生命,他们也是中共仇恨的谎言宣传的受害者。如果我做的更圆容,他们感到我的关心和爱护,知道我能多考虑他们而不是走极端,他们就能够更加理解宇宙大法的伟大美好,对大法有正确的态度。

现在我明白了我所做的这些是我在大法修炼的一部份,我也接受和意识到是师父希望我在这里。现在不管艰难险阻有多大,我都明明白白的去面对,去向内找,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这样去做。

今天明慧项目对我来说,不再是孤独的个人的事,不再是对要做的工作一窍不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明白了这个工作是建立威德和救人,我跟有同样使命的同修在这只大法船上,平静的前行。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过关当中,带着内心的坚定,驶向各自的天国世界。

这是一个多么殊胜的机会能在这个大法的项目工作。我希望大家也能一点一点明白我们做的这项工作的意义和影响。让我们互相珍惜,珍惜我们的团队的同修,没有大家每个人的努力就没有这个项目,我们就不能达到师父对我们网站的期望。

谢谢大家能在这里,克服一切阻碍来参加这个历史性的、独一无二的聚会。这是非常喜悦的时刻,我们能面对面的相聚。感恩师父赐福!


(明慧二十周年法会交流稿选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