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译文:我为什么选择为明慧工作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当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并获悉在中国发生的迫害时,我想一定要做些什么。一开始我参加了各种活动,并参与一些项目。我帮助大纪元报纸翻译一些文章,和其他同修一起向人们讲述关于法轮大法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我们也经常去一些地方,比如图书室,介绍法轮大法,给有兴趣学功的人演示功法,并回答他们的问题。因为一开始人手非常欠缺,经常有同修问我,是否愿意帮忙某个项目。因为我确实希望能帮助所有的项目,所以我就尽力多做。

但随后我发现,我必须专注在一个项目上。因为我发现,如果我为三、四个项目同时工作,我就无法真正的正确的做好。因此我必须作出选择,我决定参与明慧网的工作。

在我开始为明慧网翻译时,我已经修炼了几年了。开始时我很难正确的意译,因为我的母语退步了。当时我已经在国外居住了多年,除了和家人说母语之外,没有其它的机会用到我的母语。

每当我收到翻译的校对稿时,看着众多红色标出的修改内容,我感到气馁,并开始怀疑我是否能继续干下去。多亏一些同修帮助我,并建议我重温母语,加强改善语法和正确用词,我有些缓慢的進步。但是过了好几年,我才能用比较好的母语翻译心得交流及揭露迫害的报道。

开始时,我翻译了很多揭露迫害的报道,中国大陆同修们的承受让我非常震惊,触目惊心。有时我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很长时间都无法从那些中国的现状中走出来。我不断尝试让自己仅限于翻译,不再去想那些呈现在眼前的细节。渐渐的有了好转,对那些迫害者我能放下一些生气的想法。

常年来我只是坐在电脑前,一开始我觉得没问题。可是有时会想,我这样工作到底能不能达到师父的要求、帮助救度众生呢?在和其他同修交流后,我认识到,就算我们只是静静的在电脑前为明慧工作,我们所做的还是可以救度众生。

这样的认识在随后几年帮了我,我为可以为明慧网效劳也比较满意。但两年前,我又从新主动溶入人群并和他们讲述真相,同时我还是继续为明慧翻译。虽然我很乐意为明慧翻译,但是有时我感到难以忍受的寂寞。师父的讲法和同修的交流对我帮助很大。

就如同我们的修炼一样,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一帆风顺。有时我会有强烈的争斗心,不能象修炼人一样表现。比如当我觉得协调人的要求是在强迫我时,或让我感到不满时,我叛逆的争斗心和强烈的自我就开始起作用。有时在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才能认识到我应该去掉这样的感受和反应。

多年后,我才更能注意到,提高心性才能提高,但我不是每次都能做到。如今,当有不好的想法出现时,我还是得非常注意,才能清除它。这一直都是一种抗争。我也得注意修口,因为我的各种观念,我常常反应太快,但是随后我为自己错误的、不在法上的、不符合修炼人准则的反应而感到非常糟糕或者羞愧。

如今我认识到,如果我没有为明慧翻译的话,我会因为其它事情的影响,大部份明慧文章都不会去读。因此我非常感谢师尊给我这个机会,可以参与这个项目。

我希望师尊会继续帮助我,去掉我的执着和不好的观念。明慧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可以帮助人们了解真相的项目和媒体。


(明慧二十周年法会交流稿选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