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来自亲情的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今天又跟着儿子去公园玩了。只要一出去,这一天就什么都做不了,发正念发不成,回来就后悔。在晚上背《洪吟三》时一下子明白了:这不是亲情的干扰吗?利用亲情让你什么都做不成。

现在环境宽松了,邪恶少了,有些同修思想就有些懈怠。可业力和旧势力变化着花样,利用同修还没修去的执着,给你加大关难往下拖你。

举几个我身边的例子,写出这篇文章只想让类似的同修不要犯同样的错。

一、首先说我自己。从二零一四年十月五日到京给儿子看孙子。儿子媳妇都说北京管的严,要注意,不象老家怎么做都行。儿女情上来了,怕连累他们,于是很少讲真相救人。过一段时间觉的这种状态不对,等孙子睡午觉时出去转一圈,劝退了两人。

只要你一想精進,干扰就来,家里不是这事就是那事,事情过去了之后又走不出去了,怕自己讲不过北京人,怕被问住了。都是人心,忘记了法的威力。就又把希望寄托到北京同修,天天盼着遇到同修给我讲真相,一旦联系上可以带带我,可一等就是两年。等不到就想回老家。去年“五一”回家与同修切磋,同修讲,每个集市都去救人,每个集市上都有我们同修二十多人,发资料都是手对手给。我一下子明白了老家同修多,既然我去了北京,那就是那里需要我,回来开始背法。

说是背法,可是心不净,好几天背一自然段,有时背两段,到现在才背了一半。我还要继续坚持下去的。孙子跟着我们睡觉,我想他睡着了我就背,可孙子睡着了我也睡着了,要不孙子就玩到晚上十一点多,周六周日儿媳妇带孙子到处玩,就让我跟着,公公和儿媳一起不方便,觉得儿子回来就好了。其实是妒嫉心和面子心,如果修炼人没有此心,常人是不会有此心的,可我当时没向内找。

现在儿子回来了,又执着找不到工作。我想到这些事时我就背师父的法,背着法心就能平静下来。儿子没工作就天天拉着我们到处玩,说我这样看孩子还轻松点。这样贪图享乐了,三件事就做不成了。

去年八月二十一日这一天,孩子一喊我就又跟着出去了。当天晚上背:“修炼使我理悟 为何迫害指向大法徒 因为我们走了神指的路”[1]。我突然明白了,这是旧势力用亲情在往下拽我,硬的不行就用软的。在刚开始迫害时,丈夫就用孩子的考学和他的工作压过我,当时我告诉他,怕连累就断绝夫妻母子关系。从那以后丈夫再没提过这事。再以后他听到什么消息,就提醒我把书藏一藏。当时我问过儿子怕不怕连累,儿子告诉我,他上不了大学是他命里没有。他的这句话也使我更加坚持修下去的决心。

正法進程到了这,环境宽松了,却懈怠了。旧势力就用我对儿孙的情往下拖拽,就是不让你精進,不让你提高。是旧势力利用了儿子,儿子还以为是孝顺呢。等我悟到了,儿子星期天就主动跟孙子说:让奶奶歇歇,我们出去。

二、我村同修有八个,在二零零五年成立了学法点。形势不管怎样变化,都在坚持着。现在环境宽松了,却懈怠了。

同修甲是夫妻俩个都修,以前是个学法点。俩口子六十多岁,儿子包了不少树地,还有自家的大田,今年全让老俩口种着,对于钱上还很苛刻。小俩口出去打工,不让在老人家里学法,老俩口和小俩口不在一起住。现在老俩口忙的不亦乐乎,现在俩人很少去新的学法点。

同修乙也是夫妻二人同修,七十多岁,男的和甲女在没成立学法点以前都戴老花镜,成立学法点没多久就把眼镜摘了,到现在学法都不戴眼镜。女同修乙不认字,靠听法,可正念很强,过了两次病业关。有一次,晚上下大雨,我们学法结束时雨就停了,学法结束十一点半往家走。这位老同修求师父加持,街里都是水,而这位同修连鞋都没湿,可我们几个回到家都湿到了半截腿。就是这位同修,在去年她的大儿子逼着她说“不炼了”,还用自行车驮着她上大队说“不炼了”。

同修丙,男,七十来岁,他家有一瓷的毛魔头像,我们都劝他砸了扔了,他不敢,说他媳妇还指着卖大价钱呢。在前些年他在我们村讲真相讲的很好,在今年的前些日子,家人象疯了一样逼问他:你是“不炼了”还是交出门钥匙?同修也是因为这个情,说出了一个修炼人不该说出的话。虽然说了那样的话现在还是被家人看着,书他偷偷送到了别的同修家,不能正常学法炼功。这与邪党的监狱又差多少呢?

同修丁,女,六十来岁,我们这个点上就是她救人多一些,可是从去年到现在也遇到了家庭矛盾,也搅在了情里边,使心难以平静。

还有我的一个姑舅外甥女,在前几年也走了。在她过病业关期间,师父给了她两年醒悟提高的时间,她陷在了情里边拔不出腿来。有一次我去她那有事我们两个切磋,她说什么都知道,就是心放不下。说话间到中午了,非要留下吃饭,我说那我们去帮着做饭,她说不用,我问为什么,她光笑。在我的追问下,她说,从她过病业关后,婆婆公公都是修炼人,婆家就一个儿子自然拿着儿媳也特别当回事,她要想接桶水公公都赶快接过去,说:我来我来,你歇着去。饭婆婆也不让做,而她也就顺水推舟也就不做了。嘴上不说,实际已经当病人养起来了。大概是二零一三年的一天突然离世。

她的离世对周围的不修炼的常人、亲人都有不小的影响,连她的修炼的弟弟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她的母亲也是修炼人,在前两年也去世了。

这些人在邪恶猖狂时期都顶住了家庭与社会上的压力,邪恶疯狂抓打罚都没有吓倒,而环境宽松了,思想懈怠了,在亲情面前却败下阵来。旧势力干扰迫害了这么多年,酷刑都难使大法弟子改变自己的信仰,就钻了大法弟子松懈的空子,利用还没修去的情迫害你。

为什么亲人让你说的做的和邪党监狱里说的做的如出一辙?有的包括我在内,还怨家人不听讲真相,不支持我修炼,不给我时间修,跟家人说狠话,却不去想想自己找自己,就是一路的怨。大家想想我们觉的顺从了亲人,实际是害了你的儿子,而不是向着你的儿子。如果你真能修成还好,要是为这事没修成,你说这个账算在谁头上呢?

师父为每一个弟子的修成做了很多很多,所以我们要从情网中挣脱出来。当然,这里不是让你与人斗,也不是让你放弃家庭与家人,别忘了我们的修炼形式就是在常人中。我们出自于真正为了儿女好,就修好自己,明白自己来世的目地,多学法,学好法,修去怨,修出慈悲。精進实修,弥补过错。

有不符合法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义无反顾〉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