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淡对亲情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我在修炼的路上,在执着亲情方面,经历了几次大的考验,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过亲情关的过程,是师父的法指导我,走过了这段修炼路程。

第一次是在二零一五年诉江以后,我诉江时,在控告状上留的地址是儿子家(因那时我在儿子家看孩子),电话是我的手机号,那个时候,儿子家所在地派出所的警察多次打电话骚扰我儿子和儿媳,他们感到很大的压力。他们对我产生了怨气。于是我儿子要和我谈谈。

在谈话中,儿子态度很差,指责我不该诉江,一个老太太能起多大作用,这不是拿鸡蛋往石头上碰吗?并责令这样的事情不许再发生。我没做到忍,虽然没和他吵,但态度也不好。

事情过后,我一直过不了这个坎,完全用常人的心在对待这件事,我心里想,这是我的儿子吗?我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反过来他来教训我,心里那个委屈总是过不去。也知道这是情在控制着我,可就是想不通,干扰了自己的修炼。我想这样不行,我得改变自己,我试着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思考这件事。

通过反思找自己的问题。在诉江前,没有和他们沟通,把事情说清,他们作为常人受到那么大压力,把火发到我身上可以理解。那么我感到委屈,是亲情作怪。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1]

反复的学了师父这段法,我豁然开朗,这不正是在说我吗?学法这么多年,这个情还是那么重,我感到很惭愧。那么作为修炼人,放淡了亲情,感觉一身轻,由于我心性转变过来了,于是我心平气和的和儿子沟通,获得他们的理解,解除了他们心中的怨气,使我在修炼路上又上了一个台阶。

修炼真是不断去执著心的过程,本来以为亲情关过去了,可是遇到事情又用常人的理去衡量。又出现了第二次亲情关。

那是从二零一七年开始的。女儿出现婚变后,涉及财产分割问题。本来这件事与我无关,那是他们的事,但是心里总是放不下,就连打坐发正念也在想这件事情,静不下来,我感到那一段时间状态很差,自己空间场很浑浊。自己也意识到是不正确状态,就是去不掉。通过静下心学法,悟到是学法不够,这个情没放下,没有彻底的去掉它。我反复学习师父的讲法,师父说:“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2]

学法中认识到,你跳不出这个情,你就修不出来,所以我们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掉各种执着心的过程,亲情也是一种执着,必须无条件的去掉它。这个过程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过去。

由于提高了悟性,再遇到问题,就能够用法来要求了。后来多次遇到这类事情,都能坦然面对。有一次,孙女给我打电话,说是想我,哭哭啼啼让我去她家。因为是我一手把她带到三岁,对我感情很深,现在不需要我带了,我回到自己家里。我自认为这个情放的下,不去想她。但是她一给我打电话,哭哭啼啼的让我去她家,我的心就又动了,心里很难过,就想去看她。但马上意识到这又动了亲情,立即去掉它。结果这件事处理的很好。

说到底,执著亲情,它的根本是个私字,为私为我,是阻碍修炼的障碍,一定要彻底去掉它。

师父说:“那个情是物质存在,因为你自己得去修它,从你思想上改变你自己,让它不再产生。但最后存留下的一点东西都给你去掉,那个时候你就纯净的非常纯净了。修就是修人的思想,从思想上变过来,你的思想纯净到什么成度,那就是果位。”[3]

我感到自己在这个方面虽然有所提高,但是还要不断的修去各种执着,做到时时处处在法上,用法来要求自己,才能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好的修炼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