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五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修大法已二十多年了。在这二十几年修炼的风风雨雨中,在中国大陆这个大炼功场、大熔炉的锤炼中,修炼的越发成熟、理性,以信师信法的意志一直走到今天。以下仅举几例信师信法、提高心性的过程向师尊汇报。

一举多得

二零一八年五月底一天,我照常出去讲真相,中午回家的时候,顺便买了两块血豆腐。走着走着,就看见一辆摩托车飞奔而来,还没反应过来呢,我整个人就被撞倒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摩托车压在我的腿上,那几块血豆腐压碎了,象一滩血。

骑车的是个小伙子,一看地上的血,人还没起来,就语无伦次的说:“大姨,你看这地上的血,你能起来吗?能走吗?”我说:“那是猪血,我没出血,你摩托车压在我腿上,能起来吗?”他一听乐了,赶紧扶起车。我起身后马上说:“别害怕,我没事。”我一摸后脑勺一个大包,一看,裤子撞出了两条口子,腿压出了一个大坑,还出了血。他一听我说没事,马上递过两百元钱。我伸手把钱挡了回去说:“大姨是修法轮大法的,这钱我不能要,你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比啥都强。”

我借机给他讲了真相,并给他做了“三退”。小伙子千恩万谢的说:“谢谢大姨,遇见好人了。”我说:“你不用谢我,你就谢谢大法师父吧!是我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旁边的人都说:“小伙子,你今天是烧高香了,遇到好人了,否则今天就不是两百元钱的事了。”

这么多年的学法修炼,师父的法早已溶入我的心中 。所以挨撞的一瞬间,我头脑清醒,一下子想到了师父的法:“好坏出自一念”[1]。我真的没事。同时还向撞我的人洪了法,讲了真相,做了“三退”,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路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也听到了真相,真是一举多得。

信师信法

二零一八年黄历五月初二,我出去讲真相。走至新华书店门前,突然觉的心脏特别难受,我马上坐在台阶上,心里发出一念:不承认它!慢慢感觉好了。我给周边的几个人讲了真相,并劝了“三退”。

到中午十一点时,那个状态又出现了,我发一会正念又好了。到下午四点同样状态又来了。一天之内闹了三次,我这才意识到,是旧势力在捣鬼。我想起师父讲的法:“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2]我讲真相、救人是我的使命。基点是正确的,谁也不许来干扰迫害,胆敢来,那就只有被销毁、解体的份。

我不停的背着师父的法,背一遍,师父给我拿下一层不好的物质,背一遍,师父给我拿下一层不好的物质。就这样,大约半小时,师父给我清理完了。心脏感到特别的轻松、凉爽,从此再也没有难受过。

师父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真真切切的亲身感受到了这一法理的一层内涵。此时,我眼含着泪,感恩师父的心情无以言表。只有多救人,在法上精進,才能报答师恩。

修去常人心

姑爷前妻的女儿要出嫁了,他前妻也要以母亲的身份出席婚礼。我一听就来气了:孩子长这么大都是我姑娘养着,她的生母没照顾过,没管过,如今孩子大了,要出嫁了。她却堂而皇之的要来取代我姑娘?我这个心非常不平衡。正好我妹妹来了,提起这事儿,她又给加了点盐儿,我这心里更不平了,气的我冒雨打车去找姑爷算账。

到了姑娘家,我刚要发话,姑娘先开口了:“妈呀,这事你别管了,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个啥,赶紧回家去。”我这不是瞎操心了吗?一句话没让说,本来攒足了劲去的,却象泄了气的皮球,闹了个大窝脖回来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才觉的自己不对劲儿了:这事不在法上啊,修炼人咋还掺和常人的事了呢?这一下,暴露出自己很多人心,争斗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还有情。师父借我姑娘的嘴点醒了我。姑娘没有修炼,还能把事儿看淡。我这个修大法的咋还不如常人了呢?真是汗颜。

悟到了赶快在法上归正,修去这颗不平衡的心。请师父放心,今后我一定更加精進实修、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