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迹来自于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和同修们一起去参加法会,我们的航班早了,提前到了离会场不远的地点等着,那是一个类似大学里食堂的地方,房子很高大,里面摆着一排排长桌和条木椅,我们找位置坐下。

这时师父来了,走到我面前,意思是要看看我的“答卷”,我转身走去放行李的地方拿着一本装订成册的卷子走到师父面前,心里有点心虚,卷子密密麻麻填的很满,前面大多是关于正法时期与同修配合方面的认识和在做“三件事”时心性的提高等内容,越往后面是个人在实修方面的一些问答,我心里想着请师父看前面部份,因为答题做的有些敷衍、蜻蜓点水,不太理想。

只见师父笑眯眯的,接过卷子,象看透了我心思一样,直接翻到中间靠后的地方,用手点了一下,什么也没说,但我就明白了,意思是要我在实修部份补上做好,我马上向师父表示回去做好后再给师父看。

这时,师父又走到一位男同修的面前,笑着问他是学什么的,他的回答是类似金融方面的专业,然后师父就说:有个同修的公司缺个财务,你去吧。但男同修不假思索的说,自己在项目里,“不想去”。师父什么也没说,笑笑的走开了。在梦中,我知道这个男同修是在项目中做销售工作,生活上很困难,长期靠家人的供养,但他坚持自己的选择,然后我和他说,你不必这么快回复师父啊,而且师父讲的一定是有师父的道理,暂时没悟到,你可以慢慢悟,回去想一想再回复师父。之后梦就醒了。

醒来后我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首先应该相互帮助,但任何事也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站在法上理智的做选择,而不能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大法立足于常人社会中,不注重任何形式,师父说:“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1]

作为修炼人,肩负救众生的责任,家庭、工作都是我们要平衡的,不能敷衍,身边的人也需要我们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当然要平衡好修炼和常人生活的关系,不能让人不理解,曲解大法,无意中造成破坏大法的作用。我回想了一下自己在这方面,做的还好,先生虽不修炼但对大法表现出的态度,是正面和支持的。

梦中师父要我补“个人实修”的部份,我知道是要加强正念,更加精進了。果然在事隔数月后,考验来了。

我先生为我们做了一个家庭理财计划,但对方公司需要我提供家庭医生的报告,到家庭医生那里取体检报告,她告诉我说我的乳房有肿块,要我去做活检,查一查是否是恶性的。而就在大年除夕当天,先生的大哥因患肝癌刚刚去世,从检查出来到过世只有两个月,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我先生有些难以接受,而无独有偶,他的大姐也刚好在这期间被检查出乳腺癌,目前还在做化疗。

如今我又被告知这个结果,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我内心的确被带动的有些不平静了,当冷静下来后回想起之前,确实在深夜多次出现过刺痛的感觉,甚至被疼醒,也有硬块出现。由于先生的亲人刚刚离世,不想让他担心等人情、顾虑心、以及疼痛带来的假现实的表现,强大的压力使我觉的自己生命要到尽头了,要安排后事了,眼前的一切都将失去……我深知这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如果我的认识提高不上来,正念不足,只是形式上做到法的要求,心性没到位,那还是个常人,不是真的放下了,没有修上来。

我开始向内找,首先看到了自己对信师信法不够坚定。我青年时期得法,虽经历了九九年中共残酷的迫害,走到了今天,可是我在身体这方面从没出现过大的病业关。向内找,我发现自己内心深处仍有对人生美好向往的渴求,或多或少产生了安逸心,放松了修炼的意志。我不断的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解体阻碍我信师信法的一切障碍因素与人心和执著,并加强学法。

学法中,师父也不断在法中点化我:“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1]“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绝不会让你非得疼那一下儿才算能放下生死,那只是一个形式。我不看重,我看你的心,真正能不能做到。”[3]

这样半个月过去了,我还没做出抉择,要不要去做检查走一下常人的形式?不要让尚未修炼的先生误解吧,这些思绪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这段时间虽不长,但我却觉的很煎熬,在人神之间的拔河中,一会儿正念上来,一会儿人念占上风,我也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生命的脆弱。

就在一天晚上的学法中,一位年轻同修突然交流自己要去看家庭医生。我忽然意识到这是师父安排的,当晚由于刚刚学完法,思路很清晰,正念很足,我对她说:看家庭医生对修炼人就是一个陷阱,看上去是社会福利,去一下无妨,但是会一步步走入人的循环模式里,不由自己。

交流中,我不知不觉升起的正念,让我感受到内心非常平静和坚定,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我对自己也做出了决定: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当此一念一出,真的感到隔着我与法的那层间隔被消融了,真感受到:“真念化开满天晴”[4]。

第二天早上,发完正念炼功后,我想,要如何与不修炼的先生讲出我的决定才能让他理解?于是我静下心来和自己对话:你是信师信法还是信医学?信师信法;你相信修炼人的身体可以转化高能量物质吗?相信。就这样一问一答中,我又想到之前那个关于“答卷中实修答题”的梦,我下定决心实修。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5]

午饭后,我和先生说:“想和你聊一下”,就先开口了。

我:关于这个事,我知道你关心我。当然,你觉的检查一下无妨,但如果真检查出来有什么问题呢?好,那我们要治疗是吧?如果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医治,还有一个比它更先進、更有效,还不用打针吃药上医院,你会让我选哪一个?

先生:我知道这个问题我们早晚要谈,在我看来这是与你的信仰有冲突的,但是我想检查和治疗是两回事,这样会安心一点。当然,我也相信人的身体有自动复原的能力,但是如果让我选择,我会选择目前我看到的。

我:在大法中,不治之症复原的例子你也听说了一些,冥冥中一定是有比医学和科学更高的科学,而我正走在这条实践的路上,唯一的先决条件就是信,如果一出现问题就选择人的理、人的方式,那我还修什么呢?

过程中,又谈到我们共同目睹的大法在我家出现的神奇现象等等……就这样,我们聊了大约两个小时,最后他说:“我尊重你的选择。”就这样,我没去做检查。

在大约三、四天之后的一个晚上我发正念时,天目中看到一朵形如莲花的很美的花,七彩斑斓,由远处渐渐越移越近,到眼前时,停了很久才隐去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又过了一段时间,乳房的硬块也消失了,再没有刺痛的感觉。而我的先生从此也没有再提及此事,他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在此谢谢师尊的救度,合十!

师父说:“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1]

这件事,让我深刻认识到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心正、主意识强是多重要。

在前两天发正念时,忽然体悟到了一种元神离体的感觉,我似乎到了人类境界的边缘,看到人间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在欲望执著和观念中生存,在做选择,并不是真正的自己,而修炼的人只要按法的要求去做就能跳出常人生存的范围,从而走出人。

我知道自己在实修中还有人心要去,不断走正走好自己的修炼路,在大法中纯净自己。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是从为私的旧宇宙法的桎梏中走出来,所做的三件事是在助师正法的同时,圆满着自己修炼路,个人的实修尤为重要,修炼状态的好与不好也直接关系到做三件事时的状态能否达到大法要求的标准,以及助师正法和救众生的效果。

我们唯有信师信法,真修、实修,不断去掉人心执著,才能更好的圆容大法,师父明示:“在全面最严厉的检验中走过来的弟子也为大法在世间确立了坚如磐石的基础与大法在人间的真实体现,同时圆满了自己最伟大的位置。”[6]证实好法,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个人层次所悟 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感慨〉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