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见证之八(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七日】

第八章 支离破碎 家庭血泪

在中共长达二十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中,无数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被非法关押迫害,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在中共治下的社会,老无所依,少无所养,夫妻被迫离婚,中共制造了无数的人间悲剧!

一、长期被非法关押迫害案例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天津市法轮功学员累计被非法关押迫害(劳教、判刑)超过8年的就有47人,超过10年有37人。

姓名非法劳教次数期限(年)非法判刑次数期限(年)累计备注
刘家玲27214.521.5目前在狱中
王观娟11318.519.5目前在狱中
周向阳13 21619目前在狱中 
郭成茹23.531316.5目前在狱中
李希望  21616迫害致死
李源勇  21414目前在狱中 
马健12311.513.5目前在狱中
韩翠玲  31313 
黄礼乔361713目前在狱中 
徐雪丽  212.512.5目前在狱中 
张祥俊1不详11212 
李希良  11212 
滑连有  21212目前在狱中 
刘海滨  31212目前在狱中
王景香471512 
柳爱清  211.511.5 
王树林3417.511.5目前在狱中 
刘小云11年3个月39.511 
平玉荣141711 
陈瑞芹46+14.511迫害致死
高天花36.51410.5 
李良48.51210.5 
蔺福华1228.510.5 
耿冬36.51410.5目前在狱中
李文  21010目前在狱中 
焦仲祥  11010目前在狱中
刘文良  11010 
李淑媛  11010 
孙提  11010 
韩丽华  11010 
江丽莉  11010 
张金水  11010目前在狱中 
闻洪军  11010目前在狱中 
苏建明  11010 
樊建明111910 
张子文132710目前在狱中 
周华荣111910 

二、家庭被迫害案例

家庭被迫害案例 
姓名 非法劳教次数 期限(年) 非法判刑次数 期限(年) 本人累计 家庭累计 
郭成茹23.531316.5 31.5 
郭德有13158 
韩玉霞23.513.57 
周向阳1321619 28 
李珊珊23169 
张子文132710 23 
刘玉红13136 
张希明13136 
张希龙  111 
张祥俊  11212 21 
王淑丽  299 
李良481210 18 
李红36  6 
李迎12  2 
赵华全  177 16 
贺云  299 
陈同庆  188 13 
刘秀春  155 
韩英13.5  3.5 12 
门慧艳  144 
侯素玲  133 
韩桂华11.5  1.5 
周程敏11.5145.5 9.5 
王长虹11年3个月12.54 

郭成茹一家遭迫害事实

'郭成茹'
郭成茹

天津市河西区法轮功学员郭德有、老伴韩玉霞和女儿郭成茹,于一九九七年前后开始修炼,老俩口原来多种疾病全好了,女儿郭成茹修炼法轮功后,愈合了原已濒临分裂的夫妻关系,一家人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郭德有一家人不断的上访,向各级部门讲清法轮功的真相,遭致残酷的迫害打压。在近二十年间,一家人聚少离多,三个人累计被非法劳教、判刑时间超过31.5年。

除了以上被关押迫害之外,当地公安派出所、居委会等人员多次到郭家骚扰,尤其是所谓的“敏感日”期间,他们会更加“关注”。劳教所、监狱等人员,也以回访等借口上门骚扰,给郭家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他们承受了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郭德有曾经被绑架、拘留三次(河西看守所),被非法抄家六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双口劳教所/板桥劳教所),被非法判刑五年(天津港北监狱)。曾经被关小号、长时间罚坐、限制大小便、被强制性的超负荷劳动、被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书籍,每月被逼迫写“思想汇报”。

韩玉霞被绑架、拘留五次(河西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三年半(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天津女子监狱)。曾被铐子铐在门上七天七夜,等到放下来的时候,双腿双脚已经肿得无法走路,长时间“三挺一瞪”坐小凳子,限制大小便,长时间超负荷劳动。

郭成茹曾经被非法拘留四次(共计四个月),劫持到洗脑班两次(共计二个月),被非法劳教两次(共计三年六个月),非法判刑两次(共八年)。二零一七年八月份,郭成茹再次被绑架并非法判刑五年,目前仍然在天津女子监狱被迫害。

在之前的十二年被非法关押迫害中,郭成茹曾遭受吊铐、摧残性灌食等多种酷刑折磨,被上海浦东劳教所用精神药物迫害致一度失忆失语、丧失了思维判断能力,回家后很长时间也没能恢复。在天津女子监狱中在精神、肉体的双重迫害下,有一度极度消瘦,情绪暴躁精神失常。

周向阳一家遭迫害事实

'周向阳、李珊珊夫妇'
周向阳、李珊珊夫妇

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当时全国仅有的六十位造价工程师之一),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曾被非法判刑九年,李珊珊因坚持为丈夫周向阳申冤,曾遭到监狱的报复,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三年多。

周向阳、李珊珊,这对年轻人的故事,曾感动了成千上万的人,向阳历尽酷刑,绝食一年半,大义凛然,珊珊向监狱申请和冤狱中的向阳结婚,七年等待,为夫申冤,两遭报复入狱。他们分别写下《七年等待九年冤狱》和《纯真纯善蒙难蒙冤》的公开信,感动燕赵大地,七千百姓联名声援。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周向阳夫妇再次被绑架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周向阳被冤判七年,非法关押在天津滨海监狱,李珊珊被冤判六年,送进天津女子监狱。据悉,周向阳在天津滨海监狱一直绝食抗议,现在的周向阳非常苍老、虚弱,每天由包夹人推着轮椅去监狱的医院给他灌食。


二零一二年为营救儿子周向阳,周振才王绍平夫妇穿状衣鸣冤

在中共二十年的残酷迫害下,周向阳的父母都曾被非法劳教,大哥被冤判九年,大嫂被冤判三年;周向阳曾在劳教所非法关押三年,后非法判刑九年,李珊珊因坚持为丈夫周向阳申冤,曾遭到监狱的报复,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三年多。

周向阳的母亲王绍平老人在一封呼吁信中说:“十七年里,我们一家很少平安在家。向阳被劳教两年加刑一年,九年监狱,只过了两个团圆年。二零零一年,我大儿子夫妇被迫害,大儿九年、儿媳三年。我们夫妇被迫害流离失所,四年后被迫害劳教,我一年半,向阳的父亲两年。”

二零一八年,七十多岁的周振才王绍平夫妇又分别被非法判刑一年半,罚款五千。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周振才被昌黎县国保强行送入冀东监狱,八月十八日老伴王绍平被送河北省女子监狱受迫害。周向阳一家人被中共迫害得四分五裂、支离破碎、苦不堪言!

张之文一家四口遭迫害事实

东丽区法轮功学员张子文与妻子刘玉红、儿子张希龙、张希明一家四口,二十年来多次被绑架、抄家、劳教、判刑,累计被非法关押共计二十三年。

二零零零年因不参加洗脑班,张子文夫妇、张希明流离失所两年多,当地派出所下通缉令到处抓捕,利用手机监听,蹲坑。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张子文夫妇去买冬衣,在车站被绑架,警察到租住房抄家,儿子张希明在家,也被绑架,后三口分别被非法劳教三年。 张子文在天津劳教所,刘玉红在板桥劳教所,张希明被送到天津团泊劳教所。

二零一零年春天,张希明因讲真相被河西区东海派出所绑架,之后张希明被冤判三年。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大儿子张希龙陪张子文夫妇开车去西藏旅游。在拉萨被当地警察绑架。天津市东丽区“六一零”人员去拉萨将他们一家三口劫持回津。他们随身携带的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被非法没收,张希龙本人的私家车被拉萨当地警察无故非法没收。

回津后警察再次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汽车、四部手机,两个各六千元的存折,一个二万元的存折,以及八千余元的现金。家属去天津市东丽区军粮城派出所要求归还钱物,警察不还。

张子文、刘玉红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张希龙被冤判一年徒刑。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张子文、刘玉红、张希明因为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一家三口一同被绑架到东丽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警察抄家抄走真相币数百元、法轮大法经书、师父法像、电脑、四部手机,各种真相资料等。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多,军粮城派出所所长石某、副所长王某带十几个警察、两个便衣到张子文家敲门,进门后不出示任何证件,一伙人就出手把张子文、张希明父子双臂反扭过来。张子文的妻子刘玉红惊愕的质问:你们干什么?警察拒不松手,又将刘玉红的双手按住不让动,把一家三口控制住。

所长石某与两个警察开始抄家,仔细查看,各处都翻遍了。刘玉红质问警察为什么这样,其中一名四十多岁的便衣气势汹汹地说了一些难听的话。

副所长王某带几个警察将张子文父子二人推出家门带走,留下的警察继续翻东西。抄走法轮大法书籍、真相台历、个人使用的手机八部、三部真相手机、收音机一个、平板电脑两台、真相币数百元。

警察将刘玉红也一同绑架到东丽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后,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一日晚,刘玉红、张希明被取保候审回家。释放证上注明:证据不足。刘玉红、张希明拒绝签字。

张子文遭非法批捕。但是九个多月来,刘玉红母子没有收到检察院对张子文的捕票,也没有收到东丽法院的开庭通知。直到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张希明到检察院询问,才被告知张子文已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非法判刑四年。

李良一家人的遭遇

'李良父母的旧照'
李良父母的旧照
'李良和二姐李迎少年时的照片'
李良和二姐李迎少年时的照片

李良,男,现年四十八岁,一九九三年毕业于天津财经学院。李良天性善良,待人真诚,学业、工作一直优秀。一九九四年,李良与父母及姐姐李红、李迎一起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修炼后,原本就很优秀的他,待人更加尽心尽力,许多人得到过他的无私帮助。李良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好人。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二十年间,李红、李迎、李良姐弟三人多次遭中共非法关押迫害,三人累计被非法劳教、判刑共计二十年。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九时左右,天津红桥分局到北京李良的住处将他绑架,未出示证件,无任何手续,将他关进天津红桥分局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从天津双口劳教所大门到进楼房二百米长的路面上,副中队长朗涛内勤何军边走边问边打李良,“还想炼吗?”“想!”警察重拳狠击面部,不停地击打李良,越打越重。到上楼时,李良左脸已肿起核桃大的包。

中午,中队指导员甄润仲嘴喷着浓浓的酒味,强逼着李良写“悔过书”,李良拒绝了。甄就借酒撒疯,照面部猛击,立即鲜血流不止,李良的整个脸部、上衣前襟,地上,都是血。甄润仲叫另一名劳教人员领李良去用水冲,冲完再击打他,再冲、再击打,猛击李良四个来回,直到甄润仲自己没力气了,才罢休。这时李良已成了个血人。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李良被非法加期一年后,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直接送到建新劳教所。

二零零四年五月,李良被释放,可是不到五个月,二零零四年的十月,李良再次被中共恶党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两年。

'李良母亲王纯英'
李良母亲王纯英
'李迎呼吁营救李良'
李迎呼吁营救李良

二零零六年十月,李良回家了。二零零七年九月,李良在北京以“十七大”维稳的名义被非法拘留,关押一个月后释放。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在重庆,李良被天津市河东区分局六一零警察非法抓捕,并被非法诬判二年。

在李良被非法关押期间,父母多次打电话到河东区看守所,想了解李良的情况,却得不到任何消息。李良在遭受二年的迫害后,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李良第六次被非法拘禁,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回家。

从一九九九年九月份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年间,李良被非法关押迫害超过十年。

'李良的大姐李红和二姐李迎(右)'
李良的大姐李红和二姐李迎(右)

一九九九年底,李良的大姐李红因和平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了十三个月后被释放。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她因传递一份资料,被非法劳教两年半,被劫持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关押在一大队一中队。李红前后三次劳教,有六年时间是在中共的劳教所中度过。

二姐李迎在出差途中,被非法抓捕。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劳教两年。李迎的未婚夫千里迢迢从澳洲赶到天津看望父母、再到上海想看看自己的爱人李迎,却被中共不法人员赶出了自己祖国的大门。

二零零三年十月,李迎被放出来了,在澳洲政府的帮助下,顺利到达澳洲。

李良的母亲王纯英女士也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到九月二十九日期间,被天津市公安四处关进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然而,放她出来的时候,给她的手续却是只关了十五天,并让她写所谓的“认识”。

顾迎春一家人被迫害事实

'顾迎春'
顾迎春

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顾学双一家惨遭中共邪党迫害。

顾迎春,男,天津市宝坻区法轮功学员,曾任宝坻区大中镇医院院长、林亭口镇医院书记。自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曾患有的心肌梗塞、糖尿病等顽疾痊愈。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顾迎春曾去北京上访,为治愈自己顽疾、救自己命的法轮大法说明真实情况。

此后,宝坻区卫生局多次逼迫顾迎春放弃修炼,遭顾迎春拒绝。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七日夜两点左右,宝坻公安局政保科刘某某(原政保科主任)、齐汝森、袁某等强行将顾迎春绑架劫持到宝坻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长达四十多天。

在看守所内警察不让顾迎春睡觉、吃饭,顾迎春老人受到非人的待遇和酷刑折磨。回家后宝坻公安局、卫生局的人多次登门骚扰、逼迫写所谓的不炼功保证、强抢私有财产,甚至敲击家里地砖如有回声都撬开查看。顾迎春的老伴上前劝阻,被恶人推得晕倒在地上。曾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十多辆警车停在顾迎春家门外窥视。在多重压力和精神迫害下,顾迎春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顾学玲,顾迎春的女儿,经营服饰店。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至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期间,顾学玲曾被非法抓捕四次,每次被非法拘禁半月或一个月。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宝坻区警察在实施绑架恶行时,曾将顾学玲当年十几岁的侄子打翻在地,用枪指头,警察扬言:谁动就办谁!

顾学玲未修炼的丈夫也被殴打后劫持走,拉到一黑屋子里再次暴打后放回。迫害初期,每到过中国新年时顾学玲就被劫持到洗脑班,过了正月初八才让回家和家人团聚,服饰店也因此被迫停业,损失惨重。

顾学双,女,三十九岁,顾学玲的妹妹,天津市城市建设学院毕业,曾在天津塘沽区建委工作,工程师,注册造价师。因不肯放弃信仰真、善、忍,被强行调离到天津滨海供热公司工作。

二零零零年十月底到天安门上访,被抓回后关进看守所,因拒写保证,还在哺乳期的顾学双被判劳教一年,且被开除公职。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塘沽区“六一零”、国保支队伙同塘沽区杭州道派出所闯到滨海供热公司将正在上班的顾学双绑架。随后塘沽区六一零、国保支队等七人到顾家抄家。当时家中只有顾学双年近八旬的母亲,和年仅十岁的孩子,警察不顾老人的一味劝阻,乱翻一气。顾学双的母亲被吓晕倒在地,孩子吓得哭个不停。

在非法拘禁期间,警察以检查身体为借口曾将顾学双劫持到塘沽医院和港口医院检查。因顾学双不配合迫害,三个警察残暴的将瘦小的顾学双四肢和身体窝成球状后按倒地上,致使顾学双无法呼吸,几近昏厥。

此后,警察们又将顾学双劫持到天津市塘沽医院,将顾学双的手用手铐铐在医院的病床上强行输入不明液体,随后又逼迫咽下不明药物,造成顾学双头及全身的骨节疼痛、口舌肿胀麻木、思维混乱产生幻觉。

顾学双指责警察们强行给自己服用毒药时,警察心虚的拿出完全不同颜色的药片谎说:这哪里是毒药呀?有证人亲耳听到塘沽医院某戴眼镜医生和警察们说:服用此药非常危险,需二十四小时监控。此后,警察又给顾学双测过血压、心跳等,看了结果,警察们说:这要是一般人早就没命了。

三月八日夜,顾学双家人意外接到通知去接顾学双回家,警察们将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顾学双所谓的“提前释放”了。家人看到顾学双时,她已经极度虚弱、消瘦。回到家中顾学双呕吐并腹泻,身体出现严重浮肿,不能吃饭、喝水。

顾学双原本一直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修炼法轮功后更是从没有生过病,在单位工作更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领导、同事和相关建筑业人士交口称赞。顾学双这样一个健康的人却在被非法抓捕仅仅十二天里就被迫害得神志不清,命悬一线。

此后,警察韩某某又多次威胁顾学双的丈夫必须开具顾学双有病的医院证明并且其丈夫也要证明顾学双有病,否则就直接劳教,欲以此来推脱罪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