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的等待 万古的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我从小就相信有神的存在。自懂事以来,常在脑海中会有声音和我说话。四岁左右的一天,在我脑海里听到一个让我感到很温暖、很温暖的声音,大意是叫我要刷牙,不然牙齿会黄不好看;还有遇到危险时,什么事都没有。我还会说一些让家人不明白的话。大概五、六岁时,我在看一本连环画书,看到女娲手托彩石补天,我就脱口而出:我就是这样去补天的。从十多岁起,每到夜晚,我总是仰望着天空、月亮,思绪万千,似在思念、等待、更象在寻找。

得法后的喜悦 珍贵的机缘

得法前,三十多岁的我就患有严重的颈椎骨质增生、肩周炎、肾下垂、腰肌劳损、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偏头痛等疾病,已经到了走路费劲、说话没力气,吃饭端不起碗的地步,再加上婚姻的不幸,使我从一个年轻、漂亮的靓女,变的没有朝气、没有希望,整个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我常常在想: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这样不幸,为什么吃这么多的苦,为什么?为什么?多少个为什么不得其解,在无望和痛苦中,我只想一觉睡去不再醒来!

一九九七年三月十日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日子。

这一天,经朋友介绍,我来到了公园炼功点学炼法轮功,因为去晚了,大家已经在炼第二套功法,我问了一位大姐,这是法轮功吗?她很热情、祥和的说:是。她让我和他们一块炼,我就双手抬起跟着炼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就坚持不住了,当我睁开眼时,却看到我对面一个看似八十多岁、裹着三寸金莲小脚的老奶奶,举到头顶的双手一动不动,精神抖擞的站着。我就想我还不如一个老奶奶吗?人家这么大岁数还能坚持,我也要坚持。我就这么一想,身体就有一点力气了。

当炼第三套“贯通两极法”功法时,感觉到两手掌心发热,眼睛虽然闭着,但也能看到两个手掌一片金光,当听到师父说:冲灌,我的手好象伸到了云彩里。我很激动,也感到很神奇,坚持到炼完第五套功法后,全身感到这么多年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愉悦。

第二天,我坚持到炼功点炼功。我请到了宝书《转法轮》,当我翻开第一页看到师父的照片时,我不禁呆了,我不停的搜索记忆:我在哪儿见过,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得法后一个星期不到,我全身的病痛就不翼而飞了,真正体验到什么是无病一身轻,我是多么的愉悦、轻快、幸福,全身有使不完的劲,我蹦啊、跳啊,我有师父了!我有师父管我了!幸福的感觉阵阵涌上心头,我是多么的幸运呀,得到了这么好的大法。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更知道了大法的珍贵。记的在得法没几天时,炼功点的辅导员让我去她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专心致志的看着师父讲法,忽然从辅导员家的阳台上哗哗的往下流水,只见她赶快拿了两个盆接着,一声不吭的不停的倒水、接水。我奇怪的说:你怎么不去楼上和他们家说一声:你家往我家漏大水了!她不说话,只和我摆摆手。

我当时呆了,心想:怎么那么傻,忽然心里若有所悟!这是不是就叫修!我只感到炼法轮功的人怎么这么好啊!我也要好好的修。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在回家的路上我是多么的轻盈、快乐,走路脚好象没在地上,好轻快、好轻快,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慈悲苦度,坚定实修,时时用法严格要求自己,一定跟师父回家。

在劳教所证实大法

第一次被绑架时,因师父早已点悟,让我转移大法书,警察来抄家,他们翻来翻去找不到大法的书籍,就问我;你把书藏到哪儿去了?我说:藏到哪儿了我会告诉你吗?要告诉你了我还藏了干嘛?他们无言以对。

在监号里,她们要我背监规,我说:我只会背我师父的大法,你们听吗?我背给你们听,她们说:听。我把记得的《洪吟》等大法经文背给她们听,给她们讲真相,她们都很爱听。后来监号长要我教她炼功,叫我教她背《论语》,她说她也要修炼了。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保护、加持下,在那邪恶的环境里,我每天教她炼功、背《论语》和一些经文。炼功时,监号的人员轮流给我们放哨,第一天炼功,她的天目就开了,她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还看到了她自己在天上是多么的美丽和年轻,她激动的对我说:大法是真的,是救度众生来了。我不会放弃,哪怕出不去我都不会放弃。

第二天早上,她和我说:她会背《论语》了,才一个晚上的时间,她就会背《论语》了,我真的很惊讶,更感到大法的超常。

一年以后(二零零一年),我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再次被绑架劳教。一天师父在梦中点悟我说,同监舍有一个和我缘份很大的人,要我让她得法。因同监舍的人都已明白真相,我不知是谁。

这时一个人跑过来跟我说:姐,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一个好帅的年轻男子,穿着西装、头发卷卷的、是蓝色、翠蓝翠蓝的,他叫我找你教我炼功,我一听好高兴、好激动,心想她缘份这么大呀,能看到师父的法身。我马上说:好,我教你背师父的法,因为当时的环境是不可能炼功的,她不认识字,我问她,你是怎么進来的,她说是借钱给一个吸毒的人,就稀里糊涂的被抓了。我说:你就是为今天要得法来了,你一定要好好学,就这样,我每天抽时间教她背师父的《洪吟》、《精進要旨》中的诗句,给她讲要如何修炼心性等。师父常常在梦中鼓励她,还把金光闪闪的《转法轮》宝书送给她,叫她一定不要放弃大法,好好修,跟师父回先天的家。

师父还跟她说:人中的父母只是给你一个肉身,只有给你生命的才是你真正的父母。她还跟我说:她经常在梦中和师父在一起,师父叫她往上飞、往上飞,好快乐、好幸福啊!我真为她能得大法、能在梦中和师父在一起而高兴!

恶警不放松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除了每天的苦力劳动之外,还要承受着被邪恶洗脑、转化、恐吓等诸多压力,不停的让所谓的“专家”、“学者”向大法弟子灌输他们的那套歪理邪说,狡猾的软硬兼施,目地就是要“转化”你,放弃修炼,放弃大法,毁你。我的思想每天都象绷紧了的弦,一时一刻都不能放松,提醒自己主意识一定要强,不能被邪恶所压倒,你是师父所授予的宇宙中最荣耀的大法徒,我不断的背法,依靠着对法的正信,时时用法衡量自己、要求自己。在师父慈悲的保护和加持点悟下,我闯过了道道难关。

经过一段时间,邪恶“转化”不了我,它们又使出毒招,让我去下大田,我就想:我不是来被迫害的,我是来证实法的,来救度众生的。我脑海里出现了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我决定抗工。这样一来,我倒有了讲真相的机会了。其实我悟到是师父又给我开创了一个救度众生的条件和环境。虽有包夹,但她们也明白真相,所以我有了一定的时间和条件,我每天背法、向内找、严格用法要求自己,想办法接触人讲真相,每天都有很多的有缘人能明白真相,能得救。

因看不到时间,我们同修间约定好,每天中午集合时,集中一起同时发正念,有一天,我就在心里默默的和师父说:师父,对不起,因不知道时间,不能和全球大法弟子同时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就听到一个慈悲与理解的声音说:有一分光,就发一分热。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有一天一个劳教人员对我说:姐:我看你们留在这个队不“转化”的这些法轮功个个都那么好,那么善良,你把家里带给你的生活用品,都给我们,自己舍不得用,舍不得穿。我说:是啊!我们师父教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时时做一个为他人着想的好人。她说:电视上说的那些我不会相信了,而且越来越不相信了,怕是江××妒嫉有这么多人敬仰你们师父,没人听它的,它当然就要整你们了。我听了她的话,真为这个生命而高兴。我就说:你能说出这样的话,能有这样的认识,真了不起,你给自己的生命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突如其来的魔难 向内找再精進

我回家后,又投入到救度众生的行列中。二零零八年初,我全身长满了小红包,又疼又痒,象针一样的刺痛,让我难受的睡不了觉,整夜、整夜的起来学法、炼功,一时间瘦了许多,其实我在心里想:这时师父更痛,师父为弟子承受的更多!更多!那段时间,我出不了门,也上不了班,更没法去讲真相救人,我很苦恼,只有在家呆着,多学法、炼功、向内找,同时做小册子,光碟、真相币,大法书、护身符等资料,供同修发放。

有一天,一位同修来我家拿真相资料,突然对我说:你这个特务。我说:你说什么?她又重复了一遍:你这个特务。我当时傻了,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我,不但她说我是特务,就连当地同修也突然间对我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对我很冷漠,没有过去的热情与尊重。

因为在当地同修中,都公认我修的很好,只要一说起我,就认为我是师父的精進的弟子,哇!今天怎么啦?说我是特务,我差一点晕过去,因为这个词和我对不上号,我一时没忍住,就和她争执起来,我说:你看我象特务吗?她说:你就是特务。我更忍不住了,我说特务会在这里做资料给你吗?因为她一直很尊敬我,很佩服我,也常来我这里,今天她就死咬着说我是特务,我还不悟,还在和她争执,最后不欢而散。

她走后,我才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正因为象我所说:自认为我修的很好,在当地只要一说起我,就认为我是师父最精進的弟子,当地同修都很尊敬我,很佩服我,这不就是有问题了吗?从修炼以来,我不就是沉浸在这种赞扬声中吗?尽管自己在遇到同修时,一再说:要以法为师,修炼中师父说没有榜样,也时时提醒自己,不要飘飘然,也时刻用法来要求自己扎扎实实的修,心不为任何语言所动,但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居高临下,强加于人,说话中语气不善;争斗心、显示心、爱面子的心、不让人说的心、欢喜心等等,表面对人很谦卑,实质已经高高在上了,除了个别的同修外,基本没有同修会说我的不是。

我这才如梦方醒,这不是师父借同修的嘴,给我棒喝吗?师父说:“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3]真危险呀!今天要不说我是特务,我要到什么时候才会醒悟。我在心里默默的忏悔,跟师父说:师父!我真差劲,我还有这么多不好的人心,我下决心以后一定做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更难过的是,忽然之间,我女儿在经济上出了大问题,被人来家中逼债,真是一关未平,又来一关,我只有在心里默默的背诵着师父的经文:“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4]。

这还不算,另外空间的邪恶不断的往我思想中打進不好的信息,压的我神经绷的紧紧的,一刻都不敢放松,邪恶的目地就是要动摇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我不断的发正念,排斥。我这才深深的体会到修炼的严肃、艰难、不易。

我是一个外柔内刚而好强的人,这时也忍不住哭了,也感到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多年来修炼中我不会轻易的掉眼泪,而那天我哭了,我向内找自己,也在心里想: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难,是我哪不对劲了,还是自己的业力所致。后来我做了一个梦,梦境中,我曾经在历史上杀害过很多人,我女儿也是其中一个,也知道自己在那一世扮演的角色,就是武则天当政的那个时候。

知道了这些渊源关系后,我更加珍惜今天得法的机缘,多么的不易啊!为得大法,我们跟随伟大的师尊来到了这个可怕的、迷的空间,不断的造业,不断的迷失,历史中扮演过许许多多的角色,生生世世欠下过许许多多的业债,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一点一点的给我们洗净,为我们承受着无知中所造的无边罪业与整个宇宙众生所造的滔天巨难,还有我们无法知道的,为救度众生的无限付出与艰难。想到这,我就在心里默默的跟师父说:师父,您放心!有师在,有法在,难不倒我大法弟子,这点难算什么?

就这样,我不断的学法、炼功、向内找,在师父的慈悲看护、点悟与鼓励下,这一关,我整整过了一年的时间,我终于闯过来了。

在工作岗位中救度世人

我是搞舞蹈专业的,辅导工作面对的人很广,我搞少儿舞蹈教学,接触的学生,家长更多。我利用这个环境给孩子与家长们讲大法的美好与真相。

一天,我给一个家长讲真相,她做了三退后,又给了她神韵晚会光盘(注:那时是神韵晚会光盘在大陆散发的时期),第二天她来到教室里对我说:神韵晚会太好看了,在看第一个节目时,师父带着众生从天上下来的情景,很熟悉、很熟悉,她感到她也是其中的一员。我听后很高兴、也很感慨!众生啊!来到这可怕的迷的人世间,迷失了本性,忘记了为何而来,和来时的初衷。多可怜啊!要不是师尊来传宇宙大法,救度众生,哪有大法徒今天的圣缘,和众生能明白真相得救的今天?!

今年过年前,我的一个已经三退的学生有几天没来上课,一问才知道她出车祸了,七人座的面包车从她腰下面横压过去,衣服、裤子都碾烂了,内裤破碎成一包布渣,在场的人都吓坏了,想着,这孩子没命了,可幸运的是;孩子啥事都没有,只是屁股上拉伤了一小块皮,在场的人都惊叹!送到医院检查完后,都说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奇迹!奇迹!都没用住院,只开了点外伤药就回去了。用常规的思维,哪能理解得了,这就是孩子明白真相、三退后的福报!大法的神奇!感恩师尊的洪大慈悲与救度,又一个生命重获新生。

走过这些年,在风风雨雨中,在坎坎坷坷中,在魔难中,在伟大的师尊洪大的慈悲保护、点悟和为弟子承受我们难以想象的巨难中,弟子才能走过那所有的岁月,弟子难以回报师尊的洪恩!只有遥拜师尊!向师尊问候!师尊您辛苦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