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巨难师救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十月六日有幸得大法的弟子,今年七十多岁。走过了近二十五年的修炼历程,在邪恶残酷、疯狂二十年的打压中,虽然坎坎坷坷、风风雨雨、酸甜苦辣,但是我最欣慰的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师尊的慈悲伟大和宇宙大法真、善、忍神奇的力量与无比的美好。我一直坚持不懈的学法、炼功、发正念、用各种方式救度众生,非常充实,无比的幸福,万分的荣幸。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日早晨同步炼完功、发完六点正念后,感觉喉咙一阵发热,有点恶心,我到卫生间去吐,一看是一口鲜血。我当时就说:“师父,我不害怕,可能是不好的东西解体了,是好事。”这一天,一会吐一口,一会吐一口,我没有当回事。

第二天,三点半起床就又开始吐,炼功时我把一包纸巾放在面前,叠扣小腹时间很短就结印了,赶紧抽几张纸吐完连看都不看,接着炼功。我发出强大的正念:“一切邪恶都解体,一切败物都清除,敬请师尊加持。”一边炼功、一边向内找,也没发现什么问题。早饭后,我就学法,双盘腿手捧《转法轮》,念力集中的读起来。读着读着一会儿吐一口血,我用纸包上,擦擦手继续学法,一上午学了两讲法。

做好了中午饭、摆在桌上后,我发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吃饭。”刚吃几口,感觉血从两个鼻孔往外流。我怕丈夫看见,赶紧捂着嘴、捏住鼻子往洗漱间去。下午一点多,同修来发正念,我和同修说了我的状况,同修也说可能是不好的东西解体了。

晚上六点五十分,我们小组三个女同修一起集体学法。我刚坐下就觉的往上返,我告诉她俩说:“帮我发正念!”就赶紧跑到洗漱间,一张嘴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我马上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心中不断的念发正念的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法正天地,现世现报。”[2]一边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一边打开水龙头冲洗吐的血。我左手扶着脸盆,右手拿着刷牙杯,吐一次血、倒一盆水冲掉,再漱漱口。

吐了很大一会儿,水龙头一直开着。我的头有点晕,浑身有点没劲。抬头看看镜子,嘴唇还挺红,我低声说:“师父,我没事,别叫家人看见。”吐了挺长时间还没停止,我又发出强大的正念:“立即定住让我吐血的邪恶,用大宝鼎扣住它,化成原始之气,停止吐血,我要学法。”“师父救救我!是师父安排的我就要,不是师父安排的我坚决不要。”我心中又背师父的诗词:“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3]。慢慢的缓下来了。我又背:“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4]。

我丈夫大声喊:“干啥呢?打开水龙头半个多小时了也不关。”我说:“没事儿,我洗洗。”这时我看到地上、墙上、毛巾上、水池子里外都有血,擦干净后就進屋了。同修们问:“没事吧?”我说:“没事儿,有师在、有法在,不会有事的,学法吧。”

第三天也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吐了一天,我照常出去发真相期刊和各种真相报纸,带的卫生纸没够用,最后用手捧着吐的血到楼外用土埋上。发完资料回家后,吐的越来越少了。发正念时,师尊让我看到一个景象:四沓白白的卫生纸,两沓上面有斑斑血迹;另两沓上面有条条的血迹。我告诉了同修,我俩都悟到马上要过去了。果真,第四天一点点,第五天一丝丝的。

第六天完全恢复正常了。在惊心动魄、生与死的考验面前,我没害怕、也没动心,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谢谢师尊为我承受了巨关巨难,我无以报答,只有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