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正面对“死亡”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二日】我刚走过“死亡”一个多星期,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的经历说给正面对“死亡”的同修,让我们一起跨越“死亡”,跟师父走到正法结束,圆满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我是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弟子,十九岁得法。讲述一下我这五年来的病业假相。

我是在怀二胎的时候得了妊娠糖尿病,而且是一型糖尿病,一型糖尿病世界无解,终生依靠胰岛素。只要离开胰岛素,长则几个月短则几天就会酮症酸中毒,几个小时之后就是面对死亡。

这五年我闯了六、七次,最后均以失败告终,每次都是肉体实在承受不住去医院進行抢救,怕自己死在家里给大法抹黑。我跟同修说,我是鲤鱼跳龙门,啥时候能跳过去呀?

在半年之前,也就是上次过关没过去之后,我跟师父说:“弟子这关不过了,真的过不去了。”我就这样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走到最后吧,但是又不甘心,即便是能圆满,世界也是残缺的,我如何面对让我毁掉的那部分众生!

这次又决定闯关的起因是前几天看了一篇同修的文章,说是旧势力偷走了他的内脏,师父瞬间给他换了新的内脏,我一下豁然开朗,原来师父可以给换上新的内脏呀,那我这没有胰岛功能的胰腺师父不也是可以给换上新的吗?对呀!前几年我就看过同修的文章说是师父给他换了一侧的骨架,没过几天另一侧也换了新的,我再次鼓起勇气决定这次一定要正念闯关,再苦再难也决不再动人念,生死关一定要闯过去,一定不能让自己的世界残缺,一定要保住这部分众生。我是神,自此没有老病死,只有吃苦,消业。之后师父也一直点化吃苦,消业。

十几天后魔难来了,我一天炼两遍功,长时间听法,神奇的是这次肉身的消业跟以前都不一样,痛苦不及每次的五分之一,症状也完全不一样,这次呼吸还是有烂苹果的味道,但是只拉稀不呕吐(以前是又拉又吐),心脏也没缺氧的窒息感,也没有酸中毒的全身疼痛,也没有临死之前各个脏器要停止工作的反应。胃里象喝了碳酸饮料一样,总是打嗝,往上排二氧化碳。而且我居然还有点力气感觉自己能下楼,我就要求丈夫还象每天一样一家四口出去发小册子。三天后症状消失,就是没力气,一个星期后身体比打胰岛素的时候还有劲,自此我知道在师尊的看护下我闯过了生死关。

我想跟正面对生死的同修交流一下自己的心得,其实人间的一切真的是幻象,包括疼痛的感觉,肢体的破损,眼睛看到的一切全是幻象,就象游乐场里的那个鬼屋,就是吓唬人的,就是让你害怕,让你恐惧,就看你动不动心,你动心,你就是人,他们就能下手,以前每次生死关头,总是动人念,因为业力对每个细胞的那种杀伤力,肉身的种种痛苦,我是真的承受不了。师父告诉我们:“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我认为人念带动肉身只能死扛,象我这种承受能力小的真扛不过去,只有动神念,才能带动肉身里的高能量物质,人念里的感觉感受也就发挥不了作用了。我认为对我来说生死这一关除了长期堆积的心性关之外,还是人神关,还有信师信法关。

最让我受益的两种学法方式,一个是背法,我是只往前背不复习,不图快,只要入心。每天都有所悟,都有所得。可以说我这么多年能走过来就是依靠背法。

另一种就是听法。除了吃饭,炼功,学法之外,其余时间,包括干活我都是在听法,只要大脑闲着我就是听法,一天就是同一讲,反反复复的听,每一句话都能听到好几遍,所以听的特别透彻。而且我发现晚上不能入睡的时候听法,效果也非常好,因为夜深人静,听法特别入心,而且白天也不困,最让我感到神奇的是静功这段时间总是迷糊,不清醒,从打晚上听法之后,炼静功一下就不困了。我觉的病业中的同修尤其是卧床不能学法的同修,可以二十四小时听法,二十四小时溶于法中。

面临“死亡”的同修别害怕,别相信症状,别相信感觉,要相信师父,要多学法。你可知道你在人世间的存在能挽救多少众生啊!

让我们肩并肩,手挽手,吃苦消业,向内找,一起跨越“死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