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解体洗脑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我是小学退休教师,今年六十三岁,一九九六年得法。现将三次解体洗脑班迫害的过程和大家交流。

二零零一年四月初,校长找到我说,教委通知让您下周参加学习班。我说是不是洗脑班?他说什么转化班不叫洗脑班。我说都一样,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的。我说您知道到那干什么吗?就是污蔑法轮功,污蔑我们师父,您说我能参加吗?他说这回我可帮不了您了。因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校长曾写过申请保释材料,他是非常有正义感的年轻校长。我说不是要您为我做什么,我只是告诉您我决不参加,让您有个思想准备。他又说您可是六一零(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点名必须参加的人。我说不管它点名不点名,我也不参加。

过了两天,校长又对我说,听说某某校的一个老师从课堂上就给带走了。我说您放心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咱们学校,我现在就去教委。

到了教委主任办公室,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便直入主题。我说洗脑班我决不会参加的。教委主任说:你是六一零特意点名的,不参加可不行。我说这是不是也是教委的意思?他又说某某校的一个老师不是从课堂上给带走了吗?我说我再问你一遍:是不是我不去不行?他说是。我说我有一个办法不用去,他让我坐下说给他听。我说办法很简单,因我字写不漂亮,回学校找个写大字漂亮的老师,我买块布写上法轮大法好,往兜里一揣到天安门广场去,坐在地上双腿一盤,再从兜里掏出横幅,我边说边做着动作,打开横幅举过头顶,高喊法轮大法好,马上就有警察围过来,我说你猜会怎么样。他睁大眼睛看着我,我说我是某某区的,教委主任某某叫我来的。你说我敢不敢去?当时他就吓得脸都白了,马上说:你敢,你敢。我说那还让我参加班吗?他连连说不参加了。

主任便让我给讲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跟他讲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是修真善忍的,您说修炼人能到天安门去自焚吗?再说了那是杀生,《转法轮》书中明确规定不能杀生,谁会去做违背师父的事呢。跟您说最简单的,您看那录像,那人衣服和脸都烧成那样了,头发完好无损,谁不知道头发沾火就着,那不明摆着是在骗人?他连连点头。他又问炼法轮功不让看病、不让吃药是怎么回事?我说您能找到《转法轮》的书,您认真仔细看看那上写着不让看病、不让吃药了吗?我再给您举个例子,哪有和尚念着经或打着坐,突然举手说:报告长老,我感冒了,我请假下山去看医生。没有吧!你得达到那个境界,身体自然就没有病了,谁还看病吃药呀。

他又问:“围攻中南海是怎么回事?”我说:“什么围攻中南海呀,那是胡编的。首先得知道盐打哪咸,醋打哪酸。其实是天津杂志登污蔑法轮功的文章,大法弟子去跟相关部门反应情况,当时天津公安派了三百多名警察,抓了数十名学员。其他学员听说了就去公安局要人,公安局说这事我们解决不了,你们得上国务院信访办才能解决。学员听说后我们就去了国务院信访办去反应情况。当时我听说后也去了信访办,一出西单地铁口,就有警察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是不是去信访办,然后就引导我们去了指定的地方。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围攻中南海。整个是一个预谋。当时选了五个代表進了中南海反应情况和提出诉求,最后朱镕基答应立刻释放法轮功学员。”他又问:那你们在那儿都干什么呢?我说有的看书,有的相互问问对方是怎么得法的,有的交流得法后的感受,没有随便走动的,也没有大声喧哗,没有乱扔东西的。所以我们离开现场时地面非常干净,好似无人去过一样。他又说那你们不饿也不渴啊?我说没有感觉到饿和渴。他又说你们离开现场怎么那么快呀,一万多人,半个小时就全部撤离,地面还如此干净。我说我们师父要求我们要做一个比英雄模范人物还要好的人。所以我们都非常自律,就连路过的行人和警察扔掉的烟头我们都给捡起来。

他说法轮功这么好,你就在家炼,别跟别人说,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说碰到有缘人我会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我离开时跟他说您一定要好好看一看转法轮这本书,他答应了。

大概一个月后,校长找我说下星期您到你们当地派出所去一趟,跟您要核实一些事情。我去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要办洗脑班。当时我看到派出所门前有很多我认识的学员,跟他们打招呼,谁也不敢理我。我对他们说,咱们谁也别去,这是要办洗脑班……并且到了那儿,会切断一切与外界的联系,千万别去。我正说着,这时一个小警察对我说我们所长找你有点事。我说等一下,我还没跟他们说完呢。他说所长让你马上去,你回来再说。我走时我跟同修说你们等我回来,千万不要上车,因旁边停着一辆大轿车门还开着。到了所长办公室,所长说你回家吧,我们给你请了一个星期假,你可以玩一个星期了。我说那不行,我今天不上班,明天我再去。他说你傻不傻呀,让你玩一个星期你非得上班,我说我不上你的当,一个星期后我上班你会跟我们校长说我参加你们洗脑班了,这是给法轮功抹黑。

周二回学校后见到校长,他非常吃惊,说你怎么回来了?我说我跟你说过,洗脑班我绝对不会参加的。问我怎么让我回来的,我就把事情叙述了一遍。第二次洗脑班迫害又解体了。

二零一六年四月居委会某人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领导要来看我。我说什么时候来呀?她说您要是没事我们一会就过去。当时我要去买菜,我说那你们过来吧。我马上给师父上香,请师父加持,让他们明真相,让他们有美好未来。大概半小时后一行三人两男一女来到我家,居委会介绍说这是我们的领导,当时我以为是居委会主任。她说这是咱们区综合治安办公室主任某某某,我说:噢,我还以为是居委会的,原来是臭名昭著的六一零。当时我心里一惊,心态有些不稳,但马上调整心态,同时师父的话回响在耳边,“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我给他们沏茶,同时迅速清除头脑中负面思维,心想不能触动他们恶的那一面,一定要善,要慈悲对待众生,他们也是被救度的人。他说我们想让您散散心,换个地儿,别老在家待着。我说什么意思,要办洗脑班啊?他说这话说的多难听啊,我们是为了您好,散散心,您得转变转变思想……我说我就说了一个洗脑班,你这老虎凳呀、上刑啊、灌食啊都上来了,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另一个社区六一零人员说您看,您一月份被人举报了,还被弄到派出所里了,这事上边都知道,我们不找您也不行啊。您的思想得转变转变。我说:怎么转变,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你让我转变,我往哪转,转哪去呀?难道好人越多不是越好吗?您说说我往哪转,怎么转?他说你是老师、你会说。我说不是我会说,“真善忍”三个字哪个字不好了?如果共产党不镇压法轮功,中国能是现在这样吗?共产党做了多少坏事,制造天安门自焚假案,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多邪恶呀!这时区六一零主任站起身来走到师父法像前说,你这还摆着呢?这柜子里都是你们的书吧?我当时严厉的说你别动,你是想给我们师父上香吗?他马上坐回原处。他态度有些不好的说你们家东西够多的。如果我打电话叫他们上来看你怎么办。我马上意识到我不够慈悲,我说你这么善良,会叫他们上来吗。他说我善吗?我说你本来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好人,只是你的工作把你推到了这一地步,你本性是善良的,你也非常孝顺你的父母。他听后脸色由阴转晴,说行了,我就把手机收起来,本来我们今天是想让您去洗脑班的,您是不是考虑考虑啊。我说这还用考虑吗,肯定不能去呀。他说今天就这样吧,您得考虑考虑啊,您想好了就给居委会打电话,到时候我派车接您来。我说不用您费心了,送他们出门。

临走时到门口,区六一零头目跟我说,你在家好好炼,别出去说去。我说碰见有缘人肯定会说。他又说,发资料别让人看见,别给我们找事。第二天,社区又来两人一男一女,问我考虑好了没有,他们好向社区汇报。我想这不是来听真相来了吗?于是边请他们喝茶边讲真相,我刚一开口其中一人就说,是应该给你洗洗脑了,拿着××党的钱还反对××党。我说不是我该洗脑,而是您中毒太深了。您想一想共产党的钱哪来的,不都是咱们纳税人的钱吗?咱们老百姓在养着共产党。您看看哪个贪官不是共产党员,如果没有这些贪官,咱老百姓的生活会比这好的多,社会也不会这么乱。

一说到贪官,他便滔滔不觉讲起来,谁谁贪污多少等。我便利用这一契机给他们讲真相。从天安门自焚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全球起诉江泽民及二十万人真名实姓向高检递交起诉江泽民的诉状。还讲了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二点七亿年的藏字石上面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及大法洪扬一百多个国家等,并劝退出邪党组织。虽然当时没有表示同意三退,但期间没插话都在认真听着。讲完真相后其中另外一人说,我们怎么跟社区汇报呢?我说你把他的电话给我,我给他打电话。他们走后我便打电话去,说我想跟他面谈,其实是想当面跟他讲真相。他马上拒绝,让我在电话里说。我说洗脑班不参加。他说这肯定不行。我说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他马上打断我的话,别跟我说这个,电话是被监听的。我说想跟您当面说,您不来,在电话说又怕被监听,我都不怕您怕什么呢?他说我就问你去不去。我说:“朝闻道,夕可死”。您说我这是什么决定。他当时就笑了,说我知道了。再次解体了邪恶对我的迫害。

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方法,能使人修心向善,道德升华。愿世人早日明真相,做出明智的选择,拥有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