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修炼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一九九八年,我的一位朋友得了肺病,在省城大医院怎么都治不好,灰心丧气的到我家里来住几天。有位邻居大娘问我:“你家那个女的是谁?脸色那么不好。”我说:“是我的一位朋友,得了不治之症。”

那位大娘说:“现在医院治不好,你领她到公园后门土坡,那有炼法轮功的,有很多人都是医院看不好的病,炼法轮功都好了。”我听后就对我的朋友说了,她不信。我说:明天早上咱先去试试,人家也不要钱。

第二天,我俩就去了那里,人家就教我们第一套功法,炼第二套功法时,我朋友连站都站不住,教功的人说:“你们天天来,慢慢的就会好起来的。”

就这样,我俩天天去,不到一星期,朋友的精神也好起来了,也有劲了。后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的脸色也红润了,到医院一检查,什么病也没有了。同时,我的心肌缺血、腰痛、头晕的病也都好了。从此我就走入大法修炼。

我老公爹是常年的老病号,每年都得住三、五次医院。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对公爹说:“你看我的朋友医院都治不好的病都炼好了,你不会炼功,你就看书吧。”公爹也很听话,每天拿起大法书就看。公爹一直卧病在床,长期没有下过床。那一天,我们几个人正在堂屋说话,公爹突然拿着书也到堂屋来了,当时给我们吓一跳,惊喜的说:“你几年都没有下床,现在会走了!”他也高兴的不得了。从那时起,我公爹也走入大法修炼,能走能动,精神也好了,再也没有吃过药。

那时,我们天天学法炼功,有时间就出去洪法,浑身是劲,从不觉的累。

可是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XX因妒嫉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我们没有放弃修炼。二零零五年,因有人汇报我炼法轮功,警察闯到我家抄家,把我的大法书和私人物品都抄走了,警察说这是证据,将我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把我拉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从那时起,孩子没有人看,我丈夫精神受到严重的打击,我娘家哥为了我,也吓了一身病,不到一年也病故去世了。这都是中共邪党迫害善良人犯下的罪。

二零一五年,我向最高法、最高检控告江魔头迫害法轮功。两院也签收了,可是他们没有还我们公道,中共人员还经常的骚扰我们。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