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达人缘归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我出生在一个不受中共待见的家庭,从小听父母讲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邪恶,用他们的话讲就是“太过头”,所以从小对中共就没有什么好感。在我出生的那一年,父亲成为中共“文革”运动的牺牲品,丢掉了工作,回家务农。我在家中排行最小,据说一个算命先生告诉我父亲“收头结个大瓜”,意思是将来我会有出息,因此父亲对我寄予厚望。

一九九二年,我考取了一所重点大学。当我怀揣着对大学的美好憧憬来到大学校园,却发现与我理想中的大学完全不是一回事。这里除了枯燥的科学知识,很少有人文方面的传授;这里除了僵化的党文化灌输,很少有真正的思想碰撞。而且八九年“六·四”学潮之后,中共对大学的意识形态控制甚严,这一切让我感到非常失望!

渐渐的,我开始逃课,到图书馆去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主要是儒、释、道等国学方面的知识。越学越感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对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完美人格心存向往。通过对国学知识的不断自学,我更加对中共的教育彻底失望。我发现传统文化才是中华民族的真正宝藏,可是却被中共视为洪水猛兽,惨遭“文革”摧毁。我认识到中华的复兴首先必须是文化的复兴,可是中共的意识形态与传统文化水火不容,中共才是阻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真正障碍。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有了想要推翻中共政权的想法。尤其是在大学毕业前夕,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看到老家的天空上出现一条金色的巨龙。于是我更加自命不凡,踌躇满志,立志以推翻中共、复兴中华为己任,成就一番伟大事业,并把它作为自己毕生的目标。

参加工作后,我对社会上的各类民间活动挺感兴趣。后来又加入了某民主党派,想到其中去寻找志同道合的人,寻找机会。可是却发现中国的民主党派不过是中共的附庸,是中共用来装点门面的道具,这些民主党派的章程中都写明要拥护中国共产党。而且中共中央的大小会议精神,这些民主党派首先得组织学习学习,洗脑比普通老百姓还严重。我还了解到这些民主党派的创始人无一例外的被中共迫害过,什么“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纯属骗人的鬼话,中共对民主党派根本就不信任,控制非常严密,在这里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反共的机会。这哪是我想象的民主党派呀!于是我一度陷入迷惘,空有满腹大志,却看不到一点希望。

时间很快進入了二十一世纪,互联网开始在中国普及。那时我开始在网上寻找机会。一次,当我在某文学论坛里转发了一篇抨击现实的诗歌后,很快在论坛信箱里收到了一个好东西:自由门翻墙软件。通过它我突破了中共的网络封锁,从此打开了一扇通往自由、真相和希望的门户。我很快发现,墙外的世界很精彩!乃至震撼!

首先,让我震撼的就是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我以为法轮功在中国已经销声匿迹,我也以为“天安门自焚”是真的。可是动态网上有很多关于法轮功的文章,表明他们还活着,还存在。那个对“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分析视频,更是让我义愤填膺——原来中共是在骗我们啊!

同时通过翻墙,我还了解到许多海外民运的动态,国内反共人士的动态,以及许多揭露中共罪恶的文章,这些正合我的胃口,所以几乎每天我都要上动态网,浏览上面的各类文章。

二零零四年年底,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使我对中共的流氓本性有了前所未有的深刻认识。书中明确指出中共是一个邪灵,中共的统治就是邪灵附体。许多以前对中国社会道德乱象的困惑与不解,在书中都找到了答案。我感到法轮功真了不起,能够把中共说得那么深入透彻,看来法轮功中确有高人。《九评》发表后不久,经过慎重思考,我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发表了退团、队声明,正式退出了中共的一切组织。

二零零八年,中国过渡政府在美国成立,我仿佛看到了机会,一度在上面表现活跃。我选择在二零零九年新年,在未来中国论坛上发表了宣言。该宣言很快被删除,这对当时踌躇满志的我,犹如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甚至是感到了绝望,我不知道这条路该如何走下去。

也许冥冥中自有安排吧,壮志未酬的我,渐渐萌生了想進一步了解法轮功的想法。我开始上明慧网,开始想看大法书。一天我正在看《转法轮》这本书,忽然感到全身被一种神奇的能量包围,那种感觉非常真切、强烈和明显,绝非幻觉!那一刻,我切身感受到神佛的存在!我得法了!

随着不断的修炼,当我明白我得到的是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时,我不禁为自己曾经错过的那些时光扼腕叹息。其实早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之前,我就已经接触过大法,那时曾经在书摊上请过两本大法书,可是由于只挑自己感兴趣的看,没有系统的通读,所以未能得法。我还曾经下载了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完整看了一遍,可是由于当时自己建功立业的入世心切,佛性未出,所以依然未能得法。好在当我翻墙明白真相后,我很同情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并深深为法轮功弟子不畏强权、和平理性反迫害、大善大忍的精神所感动,对中共的无理镇压与残酷迫害予以了强烈抨击,多次在论坛上为法轮功发声。也许正是因为我的这些善举,才为自己奠定了宝贵的得法机缘,几经辗转,我终于走上了这条返本归真的修炼大道。

还记得在大学假期里的一个傍晚,我偶然仰望天空,看到天空上一个五颜六色的东西在旋转,但很快消失不见,心里怅然若失。现在想来,那时正是师父在全国各地传法的时期,我看到的很可能就是旋转的法轮。再就是在得法前的一个晚上,睡梦中似乎有人告诉我再不跟上就来不及了,醒来后我就爬起来打坐,当时还感到莫名其妙。

现在才知道,其实师父早就在管我了。师父为了让我得这个法,不知费了多少心血!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

以前看过一个叫“许由洗耳”的故事:在远古时期,尧帝为了更好的治理国家,遍访天下贤士,准备把帝位禅让于他。他听说一个叫许由的隐士很贤能。当他找到许由并说明来意后,没想到许由不但不肯接受,还跑到溪边用溪水洗耳,说尧帝的话弄脏了他的耳朵。那时的我,对许由的做法根本无法理解,甚至觉得他简直太傻了。

修炼大法后,我才明白了:许由把人世间的功名利禄视若秽物,是因为他是修炼的人,他有更高的生命目标与追求。正如大法师父教导的:“确确实实炼功人讲: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1]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是明白了人生真谛的人,是追求出世间的,是不会为人世间的一切动心的,哪怕是权倾天下的皇帝之位,也丝毫动摇不了他真修向道的心。政治在修炼人看来是肮脏的,这或许就是“许由洗耳”的缘故吧。

修炼后我严格按照大法“永远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2]的要求约束自己,断绝了一切政治活动与追求。师父说:“修炼人对人的权力没有诉求,相反,修炼人是放弃人对权力执著的欲望的。”[3]师父明示:“我们是修炼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出世间的、不求也不贪图世间各种名与利的。对恶人恶党的揭露,是为了制止邪恶的迫害,是对被邪恶欺骗的众生的唤醒与挽救。”[4]师父还讲:“其实这是制止迫害,不是搞政治,我们也没有政治图谋。”[4]

所以,有时在讲真相中,遇到一些对中共不满的人,表示想要加入我们。我都告诉他,我只是告诉你真相,希望你明白大法的美好,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至于搞政治,那是中共的谎言宣传,法轮功是修炼,不搞政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金刚永纯〉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再论政治〉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不是搞政治〉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