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参加师父在哈尔滨的讲法传功班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0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一九九四年七月,我到哈尔滨哈师大艺术学院面授书法课一个月。

八月四号,我面授学习已接近尾声,我在校区看到很多人从外地赶来,我就上前搭讪问:你们这么多人从哪来的,有什么大型会议还是参加什么活动吗?他们说是来参加法轮功气功讲座的。我心里想:这么多人还是从外地来的,这气功一定很好,我一定要去听课。我又问在哪里上课,还能买到票么?他们说票不一定有了,我们都是提前订票的,你可以去冰球馆问一问。

第二天,我起来很早,准备去冰球馆买票,可是又不知道路经,也不知道能否买到票。不知是一种什么力量我一定要参加这个学习班。一路询问下,终于找到了冰球馆,虽然下车又走了很长小路,那个小路坑坑洼洼的,也不觉的累,精神十足,一進门看到十个人也在门前等待买票,一位工作人员出来说:你们排好队,九点售票,可很有限了,不一定都能买到。当我买到票时非常高兴也非常激动,当时我对法轮功全然不知,还以为气功就像打拳自然发出的动作很是羡慕,九十年代经常在电视里看到过气功打拳,因为我从小练过武术,对气功很感兴趣。

晚上六点半上课,大客车在哈师大出发定点接送,真是送到家门口了,非常方便,到了冰球馆看这么多人来听课,進入会场每个人都在找自己的座位,有些嘈杂,但不乱,有秩序,我的座位在前几排正前方就是师父讲话位置,位置朝前离师父很近。

快到六点半了,看到师父穿白色半袖衬衣,很高大,走上讲台,全场长时间热烈鼓掌欢迎师父的到来,这时师父的声音响彻了整个会场,特别清晰、特别洪亮,顿时会场人即刻消声寂静听师父讲课。师父的声音在会场立体声音问候大家好,然后介绍自己,我即刻被震住了,心想:好厉害!这四、五千人听课没有说话的,也没有吸烟的,心里佩服极了,觉的这个人这么伟大呢,在全国甚至全世界还没见到过这样的高人,不用稿子讲课,像个演说家又象总统就职演说,威力和威望极高,不是一般人所具备的。

第二天早上醒来还没睁开眼睛,我就被外面红彤彤布满眼前,耀眼、睁不开眼睛,还以为别人都能看到呢,问了同宿舍的人,都说没看到,后来知道是天目看到的。

第三天净化身体,第四天晚上有事回家一趟耽误了一课,很是遗憾。次日上午,我记得是周日上午加了一堂课,由于我来晚了知道来回走动会影响大家就没有回到座位,在一楼看到主席台有个位置就悄悄地坐了下来听课,师父讲课大约有半个小时发现了我,看了我一眼,我的心怦怦一跳,心里想:师父,我买票了,是来晚了,坐在这里,您可别撵我啊!

我是缘份很大,悟性极低的一个人,会场上师父说拿扇子的不妨放一放,我手里拿着很大一把扇子,还在来回扇动。我那时年轻,还想在常人中奋斗一番,爱好很多,什么太极武术、算卦、书法等等,目地是在常人中当个强者,执著名利,那种名利心好胜心极强,可修炼就是要去掉这些心,修炼要专一,修口,我顿时茫然了,心里想我还年轻,一下子要放下这些谈何容易,我身边有一位阿姨开了天目,看到很多师父打出来小法轮像雪花布满整个会场,落在学员身上。我很好奇,增加了修炼信心。

师父叫大家站起来,让每个学员都想一下子自己的病或亲人的病,师父洪亮亲切说:一、二、三先跺左脚下去,病就排出净化了身体,这时身体非常轻,旁边的阿姨看到了很大一个大火球从地上下去分别到每个人身上,到了教第四套法轮周天法时,师父下来在会场走一圈,到我们这儿时,看到我动作不标准,就叫身边教功人给我纠正,师父心很细,不落下一个人,面面俱到,很是辛苦。

在门外也受益 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婆婆腿疼,也跟我和女儿一起来,她们没买票,没進来,有几次课都是在外面等我上课结束,在门外等我,听完课带着婆婆去医院看病,大夫说没有什么毛病就这样回来了。婆婆觉的很奇怪,怎么到了哈尔滨腿就不疼了就好了,后来知道是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

结束那天,大家都很有秩序,我从小习惯好动,直奔前面越过不锈钢栏杆,穿过会场,提前出来外面为了能近距离见到师父,在门外师父经过的路上等师父来,这时师父高大伟岸慈祥、庄严,立掌向我们走来,我前面的几个同修主动跟师父握手,我没有伸手,因为我看到师父庄严高大,我有什么资格跟师父握手呢?!师父在我身边走过,我就很荣幸了。

我后面的一位同修也伸出手一握就不松开,师父就要進车里面了,他的手还不松开。这时师父的黑色轿车被前面的几辆大客车挡了路了,我也很着急,就上前指挥大客司机,让他们快点让开路。

那一天开始,我的身心被净化了,层次提高了,身体特别轻,似有腾空的感觉。二十七年过去了,这一幕一直难以忘却,历历在目,今日与同修交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