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徒正念足 师尊慈悲护

记一次反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一九九八年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修炼前一身疾病,支气管炎、肺炎、关节炎、腰腿疼、心脏病等,修炼大法一个月后,一身疾病都消失了,真是无病一身轻。这坚定了我的正念,要一修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弟子的全面镇压和残酷迫害,真象天塌了一样,到处是邪恶,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还师父和大法清白,叫世人了解真相得救度,在精神上、物质上、身体上、经济上都经历着不同成度的迫害,我先后三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劳教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我又被绑架,送到拘留所。警察向家属勒索钱财,说不交钱就判刑。后来以交保释金为由,逼迫家人交了三千元钱才放我回家。可是刚过完年没几天,要开庭对我非法判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只得离家出走,有亲不能投,有家不能回,被迫流浪在外。

二零一七年邪党召开十九大前夕,在我暂住地,警察以查身份证为名,于十二月二十三日将我绑架,交家乡公安局。警察开始整理诬陷我的材料,我不配合他们,只想我是来救他们的,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佛法,大法弟子都是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修炼,做好人,首先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完全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宪法赋予每个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中国现行的法律没有任何一条说法轮功违法,警察指控法轮功的罪名都不成立,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对法轮功的诬陷。

警察拿不出法轮功违法的法律依据和条款,就说不跟我讲法律。我告诉他们:“公务员法”早就规定警察办案终生追责,警察不讲法律就是执法犯法,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江泽民才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现在全世界都在起诉江泽民,中国大陆已有超过二十万大法弟子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递交了起诉江泽民的控告状。你们警察是被江泽民欺骗、利用的,江泽民下台多少年了,你们还在替他卖命。大法弟子是在告诉你们真相,警察也是人,为了你们和家人的平安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愿你们拥有美好未来。

警察的所有问话我一律拒绝回答,他们叫我签字我一律拒签,强迫我签字,
我在他们的诬陷材料上签上:“法轮大法好!”并一直在心里发正念、背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1]。我深深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加持着弟子。

后来警察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关押在九监室,那个监室的人表现很邪恶,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开始谤佛、谤法,说些诬蔑大法师父和大法弟子的话,我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并发正念清除这些犯人背后干扰他们明白真相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他们了解真相得救度。

我和他们一点点沟通,有四个人就是捣乱,尤其那个组长,他叫我打扫卫生、擦厕所、擦玻璃,早、中、晚多次打扫,干净了也得打扫,不让我闲着,还说一些肮脏下流的话。我背法、发正念受到干扰,就求师父把他们几个人调走,让有缘人得救。第二天看守所所长就把那四个人调走了。当时监室里就有人说:“欺负你的人都走了,这回好了。”

我给监室里的人讲真相,叫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诚念就会得福报。一个十八岁因偷盗被抓来的小伙子,特别相信我讲的,经常念“法轮大法好”。本来他自己说得判二年半到三年,结果只判了十一个月,他特别高兴,知道是自己相信“法轮大法好”得了福报,再有几天他就可以回家。

一个偷盗的人原本应判三年,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结果只判了十四个月,年前就可以回家。这样的例子还有几个。

有一个犯人经常诬蔑大法,对大法师父不敬,原本应该判六到七年,结果判了十五年。

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心想,这个监室里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了,我不能老在一个监室啊,别的监室的人也得救啊!刚这么一想,第二天所长就把我调到了另一监室。

我继续背法,当背到这一首诗词:“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2],我开始向内找:我有怕心、争斗心、色欲心、怨恨心、显示心、爱面子心、指责人的心等,就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心,并继续背法、讲真相。有一次我背到“经修其心 功炼其身 它日圆满 真善忍存”[3],我就想:我得炼功啊,得改变本体啊,就求师父加持我开创一个炼功环境。我心生这一念,突然间就感到头晕脑袋疼,浑身难受,躺在床上不能动。警察闻讯,调来狱医,给我量血压、做心电图,一看我“病”的非常严重,就让我吃药,我坚决不吃,他们又写材料又做录像的,说不吃药出了问题要我自己负责。我说我自己负责,你就得让我炼功,我炼功就不会有病。他们说在监狱里不让炼功,我说你们不让炼功我就起不来,天天在床上躺着,出了问题你们要负责的。当然我心里明白,只要我不配合邪恶就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因为我有师父、有大法。

警察说那你炼功就不许躺着,我说我炼功就不会有病,当然就不会天天躺在床上了。

从此我开始堂堂正正的炼功了。后来警察给我检查身体,确实好了。我炼功一段时间以后,就有人开始捣乱,我一炼功,就有人使劲喊、有人使劲敲床,整个监室乱哄哄的,所长发现后就不让炼了。我想,这里不让炼功了,我就去别的监室,那里还有没得救的人。我就这么一想,没几天所长就把我调到了七监室。

我给七监室的犯人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多数人都很认可。过了几天我想还得炼功,就求师父加持。我找所长要求炼功,所长一听,说:“你还要上天啊,不许炼功。”中午我没吃饭就躺在床上,心里跟师父说:“师父,这里不让炼功,我不能呆在这里,求师父加持,我得出去,外面还有很多人要得救度。”就这样一想,躺在床上我就动不了了。

所长马上找来狱医给我量血压,量完血压他没说血压是多少,脸上却是一副特别震惊的样子,并马上给急救中心打电话,叫来救护车。跟车来的医生一检查说非常严重,马上得去急救中心抢救。到了急救中心,他们给我做B超、心电图、拍X光、量血压,我的血压竟然达到二百三十二,他们让我打针、吃药的,我坚决不打针、不吃药,警察又做笔录、又做录像,为推卸责任做证据。我说这事与你们看守所没关系,你们得让我回家。看守所怕担责任就给办案单位打电话,让办案单位把人接回去,办案单位来人一看,人真不行了,也怕担责任,不敢往回拉,就说让我的亲人来把我领走。

第二天我的一个亲戚来接我回家。警察让签字,说不签字不让走,我说:“我不签。不放就不放,那就在这里呆着吧,不回去了。”我心里知道,呆不呆在这里是师父说了算。他们一看我坚持不签字,就说:“你快回去吧!”就这样,我走出了看守所,又回到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师父的救度之恩无法报答,我只有以法为师,多学法,多救人,做好三件事,完成大法赋予的使命,兑现自己来世时的誓约,跟伟大的师尊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见真性〉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同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